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聯合國實習生遊行「討薪」:風光背後的尷尬

2015/10/19 — 20:34

【文/(轉載自)荷蘭在線】

【破土編者按】年輕人敲開第一份全職工作的大門之前,總免不了要經過一段時間的實習。然而,實習期間通常沒有什麼報酬,尤其是在政府機關、企事業單位的實習。無獨有偶,聯合國歐洲總部的實習生也遭遇了同樣的經歷。於是,他們開始了遊行討薪…

實習生成為新的經濟拮据人群。年輕人們怀揣著找到第一份全職工作的希望,一個接一個地做著實習,卻常常是無薪工作。問題在日內瓦的聯合國歐洲總部尤其嚴重。

廣告

布里安(化名)對此已忍無可忍。他說:「這是另一種形式的奴役。」這位擁有政治學碩士學位的年輕人實習經驗豐富:既為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OHCHR)等聯合國部門工作過,也在不同的非盈利組織做過實習。而這些大部分都是無薪酬工作。

做了幾年實習之後,布里安一直期望能夠在人權部門獲得一份全職工作。現在,他周旋在一份聯合國內部的兼職、博士學業和一份酒吧零工中間,收入剛剛夠補貼日內瓦的生活,這裡是全世界物價最高的城市之一。

廣告

「這些國際組織提供的工作很有意思,但是經常得不到一塊錢報酬,而且這兒乾半年,那兒乾半年,別的地兒再3個月,我真的快絕望了,這是一個惡性循環。 」布里安說。

處於這種困境中的年輕人不止布里安一人。五一那天,50名實習生冒雨參加了一年一度、穿越日內瓦老城的勞動節遊行。在遊行接近尾聲之時,這個由實習生、大學生和年輕職員組成的方陣決定成立一個名為「給實習生付薪」(Pay Your Interns)的聲討小組。這個小組現在在臉書上已經聚攏了700名支持者。

普遍存在的無薪實習

他們聲討的重點是,「聯合國及其他國際組織內無薪實習的歧視性現狀」。如今,聯合國日內瓦總部有幾個部門給實習生薪水,比如國際勞工組織(OIL),它從2011年起付給實習生1850瑞郎的月工資。但是,大部分部門都不付錢。日內瓦實習生協會2013年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實習生無酬勞​​動的比例高達48%。

「沒有工資,不能接受」,當遊行隊伍穿過Mont-Blanc橋時,遊行青年喊出這樣的口號。他們抗議說,這種體制是不公正的:只有家庭富足的畢業生能夠承受長期無薪工作的狀況。國際關係專業碩士畢業的卡米爾(化名)很長時間以來一直努力在日內瓦尋找一份帶薪工作。在做了12個月無償實習之後,經濟窘困的她不得不又住回了父母家。

遊行者心知肚明,在一個競爭極強的勞務市場上,各個雇主組織都意識到,用實習崗位來代替入門級職位,可以節約不少經費。

肖恩(化名)說到:「在我最後工作的那個組織裡,實習生是工作時間最長的。我們部門大概僱有20、30名實習生,他們負責回复信件,起草報告。我們做的是組織內部的基本工作。」

聯合國組織的負責人士否認了實習生是廉價勞動力的事實。他們表示,聯合國為年輕人提供了很多幫助,通過實習,畢業生了解到聯合國體系如何運轉,而這些經驗對於他們未來事業的展開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

初級職位減縮,而高級管理層膨脹

聯合國日內瓦信息服務署前署長Corinne Momal-Vanian在瑞士法語電視台最近的一檔紀錄片節目中承認:「我們是提供無薪實習職位。我們無權付給他們工資。這是聯合國大會的決定。我希望這種局面有一天會發生改變,因為公正合理地僱傭出類拔萃、工作優秀的年輕人,這變得越來越難。」

去年,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的代理處長Michael Moller在一次訪談中也對此予以證實,但聯合國各組織無能為力,因為這是聯合國大會成員國幾年前做的決定。 Moller同時明確說道,並非所有組織的狀況都相同。

遊行的年輕人說,經費可能是緊,但是錢應該能夠更合理的分配。讓他們當中很多人震驚的是:國際公務員制度委員會最近提出訴求,在要求減少年輕及中級管理層僱員薪酬的同時,提出增加高級管理人員工資。一位示威者表示:「其實,只要聯合國官員能夠決定不再乘坐一等艙客機旅行,就能省出實習生5、6個月的工資。」

聯合國傳統的金字塔等級結構正在發生著改變。 「聯合國的職位正在趨於資深化」, 聯合國僱員工會主席Ian Richards分析道:「聯合國各部門僅提供3%的入門級職位,幾乎等同於沒有。只有0.3%的正式僱員年齡低於25周歲。如果需要裁員,首先被解僱的是年輕人,而不是單位的「老人兒」;而當部門擴展時,他們增設的則更多的是高管職位。」

政治群體呼籲保障年輕人就業

不過,Richards認為年輕人在聯合國內部還是有他們的位置的,他說:「管理者需要剛走出校門的年輕人,他們有更新的想法。」他覺得,解決問題的辦法有兩個:要么付給實習生說得過去的工資,要么增設更多的新手崗位。

目前,日內瓦負責就業問題的官員及當地一些政治家已經開始關注實習生的命運。日內瓦綠黨黨員的Fran?ois Lefort向瑞士法語電視台表示:「我們現在的體係正在將整整一代人推向走投無路的境地:年輕人進入職場越來越晚,當他們獲得了高資質後,卻又得不到承認。」

綠黨已經向日內瓦議會提交議案,要求結束對實習生的剝削。這一提議也獲得沃州綠黨青年團的支持,該團也已提交向所有實習生繳付合理月工資的議案,要求本科生實習工資達到1100瑞郎,碩士以上學歷2200瑞郎。

日內瓦就業辦公室密切跟進,近距離監控不公僱傭關係,鼓勵實習生舉報問題狀況。不過,只有對那些為設立在瑞士的、非政府組織工作的實習生來說,這些舉措還或許有點意義,因為只有這些組織才需要服從瑞士的法律,而瑞士法規在此方面的規定通常來說更加公正。

而像聯合國這樣的國際組織,即使設址於瑞士,但都具有自身的域外管轄權,不受瑞士勞動法的製約。各州的就業辦公室也毫無干涉能力。聯合國及國際組織的法律問題及糾紛通常都是在內部解決。

體系的加強

可能,變革的時候到了,聯合國發言人Ahmad Fawzi影射道:「我支持聯合國大會對此進行重新審議。說不定,會有哪個成員國會為新的解決辦法提供贊助,以改變現狀。」

泰羅爾(化名)則認為問題不會在一夜之間得到解決。她的碩士學業接近尾聲,她也幸運地得到了一份薪酬相對較好的實習工作。在此之前,泰羅爾也經歷了幾年基本無薪工作的日子。

「這是一個規模大、運轉慢的官僚體系,要想改變,怎麼也得需要幾年時間,」泰羅爾說:「我家里人覺得’你為聯合國工作,真風光’,但事實並非如此。我對聯合國的運作規則厭惡至極,我現在在私營部門尋找機遇,這樣可以得到更多的就業保障。」

實習狀況調查

歐洲晴雨表統計對歐盟18-35歲的年輕人進行調查後公佈:46%的年輕人都有至少一次的實習經驗。而且,每5個實習中,就有2個不付薪酬。 50%的實習工資不足以滿足實習生的基本生活需要。

瑞士的實習生人數很難統計。據聯邦經濟事務秘書處提供的數字顯示,2004至2010年間,瑞士本土的新增實習崗位高達1.3萬個。

《時報》的最近一份報導透露,在「大學應聘網」上,2014年張貼的實習職位招聘廣告有661個,而固定崗位僅有357個。而實習職位中,僅有19%付酬。公開的實習生平均工資超過2000瑞郎,比前幾年的1600瑞郎有所上漲。

國際化的日內瓦

32家國際組織總部位於日內瓦,比如世界衛生組織、世界貿易組織及紅十字國際委員會。日內瓦的國際組織每年會給日內瓦州帶來30億瑞郎的收益。

總體來說,近4萬名外交官及國際組織官員居住在日內瓦,除此以外,2400名僱員受僱於250家非政府組織。為聯合國日內瓦總部工作的員工數量達到8500名,是聯合國全球員工最集中的地點,另有169個常駐聯合國的外交使團。落腳於日內瓦的跨國集團有近900家,為當地帶來7.6萬個工作崗位。

 

原刊於破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