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與警方濫武問題

2019/8/28 — 8:55

7.28 上環衝突被捕人士

7.28 上環衝突被捕人士

【文:Piya Muqit(Justice Centre Hong Kong 總監)】

在過去兩個多月的「反送中」運動裏,我們目睹了香港最美麗的風光,同時亦見證了香港歷史黑暗的一頁。這當中,警方濫用武力的情況令人憂慮:從高處向地面發射催淚彈、以橡膠子彈或布袋彈射擊市民及記者、近距離向人群發射胡椒球、在室内或人多密集地方發射催淚氣體等等的行徑令港人以及全世界咋舌。 

香港警察的行徑或者已涉及酷刑或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cruel, inhumane or degrading treatment or punishment”,簡稱 CIDTP)。

廣告

根據聯合國《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下稱《禁止酷刑公約》),酷刑是國家人員,包括警察,蓄意使他人在肉體或精神上遭受劇烈疼痛或痛苦的行為。酷刑和 CIDTP 可涵蓋警察在進行逮捕、攔截搜查或維持秩序等行動時所施行的武力;詳見聯合國報告《拘禁環境之外使用武力與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檔案編號 A/72/178 。 

《禁止酷刑公約》適用於香港。這意味香港政府有法定義務確保其公職人員沒有施行酷刑,以及確保酷刑沒有在其唆使、同意或默許下發生。同時,《香港人權法案條例》保障所有人免受酷刑以及 CIDTP 的基本權利。免受酷刑的人權是絕對的權利(absolute right),即當局不得以任何理由 — 例如警隊遭受龐大壓力、或示威者亦有訴諸武力等等 — 為等同酷刑或 CIDTP 的行徑進行辯解。免受酷刑的人權適用於所有身處香港的人,不論其是否香港居民。

廣告

警方濫武的情況以外,受傷示威者不敢求醫的問題亦教人擔憂。不少在運動中受傷的民衆因懼怕會在醫院遭逮捕而沒有求醫,繼而沒有把傷勢記錄在案,大大增加了日後向警方提出申訴的難度。根據《禁止酷刑公約》第 13 及 14 條,港府有責任確保遭受酷刑的人有權提出申訴(redress)以及盡量協助受害人復原(rehabilitation);這包括法律、醫療、心理及社會上的支援。

根據《禁止酷刑公約》第 12 條,如香港政府有合理理由相信公職人員的行為涉及酷刑或 CIDTP,則有責任立即設立獨立的調查機制,審視有關指控。換言之,就算政府沒有從正式的渠道收到投訴,它仍有責任展開持平、獨立、有效以及透徹的調查。聯合國人權高級專員辦事處已於本月 13 日呼籲港府儘快調查警方執行職務時懷疑違法國際標準及指引的指控。作為一所致力為酷刑或 CIDTP 受害人提供支援及協助其復康的機構,本會在此呼應社會各方要求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訴求,以確保所有受害者能提出申訴,尋求公義。

香港現正經歷前所未見的政治風暴。香港市民以及公民社會必須繼續監察政府,確保政府履行其本地及國際法律下的義務,並且為事件問責。另外,香港的人權狀況備受國際注目;如港府繼續無視社會的訴求,這只會對香港的經濟以及國際聲譽帶來負面影響。

但願香港的天空能雨過天晴。

 

筆者簡介:Piya Muqit 是 Justice Centre Hong Kong 的總監,她是一位具備 20 年經驗的酷刑復康專家。Justice Centre Hong Kong 是一所透過法律和心理支援、研究、倡議及政策工作推動人權的非牟利組織。我們致力令香港成為一個公正和公平的社會。Justice Centre Hong Kong 是香港唯一的酷刑復康機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