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聯盟才可執政-德國見聞之二

2015/3/5 — 20:26

(一)著名的德國國會大樓

  在柏林第二天,到訪聯邦國會,首先參觀了著名的德國國會大樓(Reichstagsgebäude)。大樓由飽受戰火摧殘的舊帝國議會改建而成,負責改建的是國際著名建築師Norman Foster,最令人津津樂道的是屋頂上新建的玻璃圓拱,參觀者可在此俯瞰整個國會議事大廳,象徵國會高度透明及人民可由上而下監察自己選出的代議士。香港興建新立法會大樓時也曾參考這個設計,開放的旁聽席、高層的可隔著玻璃俯瞰議事廳現場的觀察室、扇形的座位安排,以至座位的設計,處處都留有受德國國會大樓影響的痕跡(諷刺的是,立法會行政管理委員會近日建議大樓外增設三米圍欄及捲閘,與德國國會強調的開放透明成為極大對比)。現時,德國國會大樓已經成為柏林最具吸引力的建築物之一,每年前來參觀的遊客多達300萬。其實如果想參觀Norman Foster的建築設計,大家不妨在本地參觀赤鱲角機場或匯豐銀行總行,這兩座建築都是他的作品。

  德國國會大樓的重建象徵德國克服歷史包袱,邁向新生。它保存不少歷史,它的主體源自十九世紀普魯士帝國,牆上留下了二戰時蘇聯士兵的塗鴉,而全新透明的圓拱則為大樓注入新的理念。當地導遊介紹時指,設計師採用平實的灰色作為基調,以襯托大樓舊有的豐富的牆飾。然而,在議事大廳則一改當態,選用一種近乎紫色的藍色作佈置,令會議場地充滿一種有生命力的格調,亦因此成為國會大樓的標誌之一。

廣告

(二) 執政聯盟

  戰後西德及統一後的德國,由於採用「比例代表制」作為選舉方式(詳見德國見聞之一),多個政黨一同競逐國會議席,難以出現單一政黨取得議會多數議席,以單一政黨形式執政。這一點與英美兩國的「兩黨制」有著很大的分別,獲得最多議席的政黨往往需要與其他政黨合組「聯合政府」。例如由1949年至今,基督教民主聯盟(CDU)總共執政了12屆,曾經與包括自由民主黨(FDP)、社會民主黨(SPD),及德意志黨(DP)合組過聯合政府。其餘時間分別由社會民主黨(SPD)及自由民主黨(FDP)共同執政了4屆,以及自由民主黨(FDP)和綠黨所組成的兩屆聯合政府。現屆的內閣(Bundeskabinett),就是由基督教民主聯盟(CDU)及社會民主黨(SPD)所組成,並由基督教民主聯盟(CDU)的主席默克爾女士擔任總理。

廣告

  由於政黨須合組聯合政府,因此德國政黨之間需要進行大量協商。這一天參觀結束之後,我們會見了三組議員及官員。當中印象最為深刻的是與德國——中國議會友好組織的議員會面,該組織包括綠黨(Die Grünen)、基督教民主同盟(CDU)及社會民主黨(SPD)的議員。三位來自不同政黨的議員均認為,一個政府最危險的,是把權力集中在一個人身上,這明顯與德國曾被納粹統治的歷史經驗有關。他們又認為政黨之間經常要磋商、妥協,討價還價,在不同之中尋求合作的可能性。

  在香港,政制不民主,議會內缺乏共同的理念基礎,談不上協調與合作。但在德國這麼成熟的民主體制之中,政黨之間的互動是正常不過的事;而且政黨要執政,便必須與其他政黨合作,不可能完全自行其是。不過,堅持原則也是重要的。我問綠黨議員,對他而言,有什麼事是不能妥協的?他舉例說,如果政綱涉及歧視少數民族的成分,綠黨在這原則上是不可能退讓的。

  值得留意是,不論是議員,或者是官員,與我們見面的德國朋友均對香港的「雨傘運動」非常贊許。他們認為,市民關心社會事務是好事,香港市民在「雨傘運動」中所表現出的文明的程度以及對和平的執著,都令他們對香港巿民刮目相看,非常感動。這一點,我見過的歐洲駐港領事幾乎眾口一詞,可以說是西方社會的共識。有些人認為「雨傘運動」破壞了香港的國際形象,顯然站不住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