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聲援政治犯】梁天琦 / 黃台仰發言:望更多人關注被忽略的無名抗爭者

2017/8/20 — 20:30

黃台仰、梁天琦 (「東北告急,無你點得 ?」FB專頁圖片)

黃台仰、梁天琦 (「東北告急,無你點得 ?」FB專頁圖片)

(內容綜合轉載自「東北告急,無你點得 ?」FB及本土民主前線Telegram)

可能大家會問,點解我要出現喺度呢?今日坐低嗌完咪,聽朝咪又係朝九晚五咁返工,大家咪過返如常的生活,世界咪一樣如常?

呢半年,我不斷諗返,點解會有今時今日的梁天琦。

廣告

當我回望過去,我記得,我讀中學,8 年前喺呢度集會,反高鐵;7 年前喺呢度集會,反政改;呢兩次示威集會最後咩都冇用,最後咩都過哂,高鐵都係照樣起。但因為呢啲冇用的示威集會,我先至更有決心參與群眾運動,我今日先至有勇氣喺同樣地方同群眾講話,以前我會匿喺後面的花槽,唔敢衝,唔敢講嘢,咩都唔敢。

到今日,我哋係揹住暴動罪。

廣告

各位,我唔係希望更多人受到打壓,我只係希望,今日一個看似冇用的集會遊行,係可以繼續影響更加多人。

當我哋用手指指向我哋嘅上一代,話佢哋無做啲乜,令香港今時今日變成咁;我哋嘅下一代都會指向我哋呢代人,問我哋做過啲乜,點解香港 2047 變成咁?

有呢個自覺,我哋就知道,再唔係有用定無用嘅問題;而係生於當下,到底我哋有啲咩應該做,而又未做?

各位,今日個遊行好似係無用,聽日個社會一樣係如常,今日坐緊監嘅人到聽日依然係受苦。

我今日點解要出黎呢個集會,係希望更加多人關注過往一班被主流傳媒忽略的示威者、抗爭者。

因為旺角初一已經有 5 個十幾至二十幾歲嘅示威者而家坐緊三年監,有一個坐緊四年九個月。因為過往反對網絡廿三條,有一位抗爭者而家坐緊兩年監,法庭唔比佢保釋。

呢啲就係主流鎂光燈下,咁多 cam 一直忽略的一班無名氏、無名抗爭者。

但我相信佢哋嘅付出唔係為左搞散運動,佢哋唔係鬼,佢哋係香港命運共同體嘅一分子。

只要呢個共同體有人受到迫害,就係我受到迫害;只要有人受苦,就係我受苦。

我就要走出黎反抗呢一切,為佢哋發聲。

呢個就係生於當下慢慢向專制過渡嘅香港,我仍然可以做嘅唯一一件事。

我哋而家揹住暴動罪,咁多支 cam 返到去會話我哋係暴徒。

我想同大家講一個故事。

五十年前嘅今日,有一對小姊弟在北角看見汽車車頭蓋上有一個鐵罐,佢哋覺得好靚,拎起黎玩,結果這對小姐弟被炸到腸穿肚爛。

六七年嘅嗰場暴動,當日嘅真.暴.徒,今日成為左當權者。

當日治佢哋嘅果條暴動罪,今日佢哋成為當權者後,用黎治我哋呢班o靚仔。

我無任何價值觀嘅判斷,我只係平鋪直敘曾經發生的歷史。

點解我哋會知道呢段歷史,可以同我哋今日香港比較?點解我會知道呢一切,係因為有一個人係佢自己嘅崗位、盡佢自己嘅本份,就係《消失的檔案》嘅導演。

或者有好多人係佢自己嘅崗位唔能夠走出黎衝,唔能夠參與群眾運動,但只要佢喺自己嘅本份,做好自己應做的份內事,社會係因為咁而改變。

如果唔係佢,我哋唔會知道呢一班「真暴徒」,今日嘅當權者,佢哋當初做過啲咩嘢,佢哋今日做緊啲乜。

所以,最後,我講唔出啲乜嘢大道理,亦無辦法好好咁鼓勵大家,為大家充權。

因為好老實講,我連我自己都未鼓勵得到,我無辦法鼓勵更加多人。我連我自己嘅人生規劃都未規劃得到,我無法規劃香港社會運動嘅將來。

但係,做好自己,盡好本份;過得到自己,過得到人;對得住自己良心。知道將來我哋嘅下一代回望返我哋嘅時候,我哋係可以堂堂正正抬起頭同佢哋講:

我當年有付出過。

就係咁簡單。多謝你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