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聲聲入耳的球迷噓聲

2017/10/17 — 15:05

10月10日,香港舉行亞洲盃足球外圍賽,香港隊主場迎戰馬來西亞隊。現場有香港球迷「噓」(喝倒采)中國國歌,也有人高舉「香港獨立」旗幟,甚至在賽前那首歌奏起時,背向球場,或者直竪中指。保安人員呼籲球迷不要對那首歌喝倒采,當然無效。球迷施先生表示:「這是無可厚非的行為,香港足球隊出賽未必就要奏起中國國歌。」球迷鍾先生表示:「我們不認同中國人的身份,我們噓國歌是為了表達自己的立場和態度,這是否違法呢?」

這是繼剛剛10月5日香港對老撾(寮國)的足球友誼賽、2015年世界盃外圍賽之後,再有香港球迷噓「那首歌」,足見「那首歌」有多麼不受歡迎。香港特區專制政府聲稱將會為中國《國歌法》在香港推動「本地立法」,甚至可能規定有「追溯力」,用以回到過去,處罰上述噓那首歌的香港球迷。

一、追溯

廣告

我在先前的文章中已經詳細評論過那首歌和香港立法的問題。想不到現在竟然有人,例如梁美芬之流,提出要考慮在香港本地立法中,規定處罰要有追溯力,亦即自今年10月1日中共國《國歌法》施行日起,視為已經在香港同日生效,足以追溯處罰噓歌當時(10月5日、10日)根本沒有違反任何香港法律的噓歌球迷,重演2016年中國人大釋法後香港法院開除六位立法會議員的追溯惡例,再次嚴重踐踏「法治」當中很重要的「不溯及既往原則」,所作所為形同歷史上納粹德國暴政當年的司法手段(有興趣的讀者可以自行查究)。由此看來,美國前白宮策略師班農,先前把當今中國形容為納粹德國的這個評斷,如今同樣可以適用在香港。抱持這種主張的人基本上全是「法盲」,對著掌握權力的中共政權搖尾垂涎,對著手無寸鐵的香港球迷頤指氣使,十足奴才。枉稱教徒,拜神無用,等候審判。

二、黨媒

廣告

10月12日,中共黨媒《環球時報》發表社評《香港球場出了一群意識形態二流子》,稱呼噓歌的香港球迷是「二流子們」(好吃懶做、不務正業的閒散人士),建議「香港當地的立法應及時跟上,使處罰噓國歌行為有法可依,這是一國兩制下的基本邏輯」云云。文章還繼續說:「至於香港回歸的那個國家的榮譽,真不是那群二流子想羞辱時就能夠得著的。」既然這麼坦然,表示了噓歌的香港球迷根本「羞辱不著」中國政權的「榮譽」,確認了完全沒有造成傷害,就連危險都沒有,那還能犯甚麼法呢?《環球時報》社評執筆者的智商是不是「九流子」?畢竟這種智商直接反映出習近平的智商程度,已無疑義。

文章還說:「它不是香港可能失控的訊號,也不是中央力量衰弱的徵兆。香港球場有點亂對一國兩制來說並不是意外的,那裏會有市井的二流子,也會有政治和意識形態上的二流子,他們會對一國兩制搞捉迷藏,打擦邊球,甚至會滿地打滾耍無賴。」事實上,真正針對「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五十年不變、五十年後也不用變」而「搞捉迷藏、打擦邊球、滿地打滾耍無賴」的「二流子」,根本從來不是香港球迷,而是以習近平為核心的中共暴政流氓集團及其幫閒與奴才。

怎樣「搞捉迷藏」?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羅哲斯(Benedict Rogers)入境香港被拒,身為律師的何俊仁查詢入境處後趕往機場,意圖協助向自己求援的羅哲斯,及後連打八次電話竟然無人接聽,被入境處人員故意擱置接聽電話一個小時後,終於告訴何俊仁:羅哲斯已經飛走了,你看不到他了。當時的這個話其實只差四個大字而已:哈哈哈哈。

怎樣「打擦邊球」?特首林鄭月娥事後解釋說:拒絕入境,事涉機密,不評論個案,不透露原因,一副很秘密的樣子。但她卻無端開始「擦起邊來」,在洩密與保密之間玩火,公開暗示那位英國人「攻擊香港司法系統,誣蔑法官受政治干預,對香港非常不公道」。她這樣說,簡直就是自爆中國政權干預香港入境決策的底蘊,擦著習近平的鞋邊,擦到濺出刺眼火光。

怎樣「滿地打滾耍無賴」?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聲稱英國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高調要求中國政府交代事件,根本是他嚴重干涉中國內政,彷彿中國內政因被干預而痛得「滿地打滾」,必須聲稱「堅決反對」,然後開始「大耍無賴」,反客為主,竟然反過來向英國政府提出「嚴正交涉」。

反之,香港球迷在球場上一切嘘歌、舉牌、轉身、手勢,都是公開、坦蕩、真誠、無畏,既沒有「搞捉迷藏」,也沒有「打擦邊球」,更沒有「滿地打滾耍無賴」。只有裝作憤怒而提議追溯處罰香港球迷的梁美芬大律師,才是真正「搞法律條文捉迷藏、打追溯處罰擦邊球、跟隨共產黨滿地打滾耍無賴」。

三、圖騰

中共政權的所謂「國歌」,現在被習近平捧了上天,成為了他要求全世界所有「中國人」都必須頂禮膜拜的「圖騰」,而習近平的所作所為,正好如同一位原始部落的酋長。「習酋」認為香港人也是「中國人」,同樣必須拜倒在這個「圖騰」之下。你說:未有香港法律依據!「習酋」會說:你不用管那麼多!先有政策,後有法律,要多少有多少,要多快有多快,要不到就視為已經有!這就是中國「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奴婢林鄭月娥盡得其精粹。她主張香港本地立法禁止大家噓那首歌,畢竟何時立法都不成問題,因為一立即追,一追必溯,一溯必究。這就是充滿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下的「不走樣、不變形」。

關於這個「圖騰」,由於我向來不信奉中共邪教,而且對那首歌充滿厭惡,因此聽別人唱那首歌,其實跟聽別人講粗言穢語沒有分別。電視一播那首歌,我立即轉台,絕不妥協,毫不含糊。所有歌頌這個沾滿人血政權的歌曲,猶如魔音。勸君少聽為妙,以免慢性洗腦。我不會浪費時間和精力去侮辱那首歌,但不會接受那首歌反過來侮辱我。當有人播放或者唱出那首歌而令我感到受辱,我會行使正當防衛權利,根據實際情況,謝、停、封(辭謝、關停、隔封)。

被香港球迷噓的「圖騰」,猶如鵝頸橋下被老婦猛打的「小人」。政府立法處罰「噓國歌」,跟立法處罰「打小人」,同樣滑稽可笑。噓聲、標語、轉身、手勢,當然不會直接令共產黨倒台,但卻令香港人聚氣,令中國人學習,令世界人了解,而這些效果正是共產黨最害怕的地方。古往今來,獨裁政權樹立及標榜不同的「圖騰」,往往是雙刄毒劍,時機成熟,結聚民氣,群情蜂起,適得其反。「圖騰」越多,不表示習近平越安全,只表示習近平把自己越來越大的恐慌公開展示在世人面前,而他的「痛處」也只會越來越多。

今天的「圖騰」是國旗、區旗,明天的「圖騰」是國歌,後天的「圖騰」可能是黨旗、領袖肖像及聲譽、領袖家族的肖像及聲譽,以至所有革命紅歌、紅色視頻、紅色戲劇、紅色電影、紅色馬桶。「圖騰」清單條目富有彈性,可以隨時不斷增加,要求大家頂禮膜拜,要求大家不准侮辱。依我看來,除非用以象徵憲政民主政體及成就,否則「圖騰」往往是一個虛怯暴戾政權的邪惡延伸,彰顯自己多麼有權力和威望,進而識別誰是順服的奴才(中共稱之為「人民」)、誰是拒絕為奴的人(中共稱之為「敵人」),亦即分辨敵我。古今中外,所有獨裁政權的「圖騰」從瑪雅文明、納粹黨到共產黨,沒有一個是好東西。

如果是法治和民主的社會,一定數量的「圖騰」雖然仍會繼續存在,以滿足某些人的某種感性需要,但至少不會散播毒性,不會猶如利刄般被當權者用來攻擊異議人士。君不見台灣近日舉行「中華民國雙十國慶大典」,循例也要在總統府前起立頌唱中華民國國歌。不唱國歌會怎樣?亂唱國歌會怎樣?當然不會有被行政拘留15天的法律風險。大家還是笑口常開,照常生活。君不見行政院長賴清德、台北市長柯文哲僅微張口,貌似輕唱,實情不詳。既然他們都不是國民黨員,怎會唱得出「三民主義,吾黨所宗」?為甚麼非要他們唱不可?此外,前總統府資政、獨派大老辜寬敏,在眾人唱國歌及向孫文遺像鞠躬時,怡然自得地坐著,獨善其身,跟其他人形成強烈對比。這就是自由、法治、民主、包容的台灣。

需知道即使沒有了「圖騰」,或者更換了「圖騰」,台灣的民主法治制度還是會繼續健在,不會轟然倒塌。但是如果發生在中國,中國的獨裁專政機器就會被民間強烈質疑,然後轟然爆炸。當沒有人再害怕共產黨,共產黨立即土崩瓦解。這也解釋了為甚麼毛魔的臭乾屍還是要冰冷地擺放在北京天安門廣場某個角落公開展示。到頭來,這些「圖騰」不會成為獨裁者的救命稻草,只不過是獨裁者的裹屍臭布。

四、變陣

當有一天中國的那首歌成為了被香港立法「保護」的「寶貝」,迫令香港人「尊重」那首歌,不准大家「在公共場合,故意篡改國歌歌詞、曲譜,以歪曲、貶損方式奏唱國歌,或者以其他方式侮辱國歌」的時候,其實我們還是有很多方法,在不硬衝這條垃圾禁令的大前提下,達成許多香港球迷原本的願望。一開始萬山不許一溪奔,到最後堂堂溪水出前村。

舉凡《東方紅》、《大海航行靠舵手》、《翻身農奴把歌唱》、《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以至最近央視廣播網為了「喜迎十九大」而每天播放的所謂「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系列垃圾洗腦歌曲,其實每首歌都可以由任何香港人,在合法的前提下,發揮創意,二次創作,作為「全面準確」地奚落、嘲諷、批判、唾棄中共政權的「踏腳石」。修改歌詞,推陳出新,大孚眾望,功不唐捐。網民自可盡情發揮創意,把以習近平為核心的獨裁暴政真相,以及這個政權對香港人的欺凌醜態,呈現在世人面前。

香港球迷大可在球賽開場前(奏那首歌前)頌唱這些被二次創作的歌曲,甚至加唱《海闊天空》。然後,當大會奏起「那首歌」時,把上面打了大交叉的中共黨旗(斧頭幫旗)和上面寫上「獨裁暴君」的習近平肖像,在觀眾席上後排高處舉起來。然後,大家華麗轉身,面向上述中共黨旗和習近平肖像,背向球場,沉默肅立,不發一言,待音樂奏完,上面的人就乾脆把上述黨旗和習近平肖像分別撕成兩半,然後大家開始觀賽。

背向球場,不是為了侮辱那首歌,而是為了防止那首歌侮辱自己。撕旗裂像,不是為了羞辱那首歌,而是為了羞辱騎在香港人頭上的獨裁集團和匪首。如果政府鎮壓這些行為,那就只能意味著「共產黨加習近平等於中國」、「愛國等於擁共親習」。香港人到時應該猛醒,丟掉任何不切實際的幻想,正式跟這種「納粹中國」一刀兩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