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背棄的時代

2018/4/20 — 12:58

圖由作者拍攝

圖由作者拍攝

「後九七」是一個背棄的時代!近日我城沸沸揚揚,此起彼落討論黃秋生在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典禮上的發言,關於有沒有香港電影的問題,有否影射已經成為政協的成龍說過「祗有中國電影」的言說。那天晚上我坐在電視機前看直播,看到成龍出場頒獎,也看到古天樂語重心長勉勵電影人要團結起來,不要放棄香港電影,當然也聽到黃秋生說「年年都有香港電影」的話語。整個晚上,我的腦際縈繞幾個時空的拼貼,曾幾何時成龍號稱「成龍大哥」,在香港電影金像獎不受業界重視、明星沒有獎項便不出席的時候大義責難,在黑社會勢力入侵電影圈的時候振臂一呼,站在前線推動抗爭;也曾幾何時成龍的《A 計劃》系列、《警察故事》系列隱喻香港的殖民政治,即使他早期的《醉拳》與《蛇形刁手》也揭開了諧趣功夫片的先河;更曾幾何時「六四事件」的籌款活動中,他也位列其中……作為曾經是成龍電影的研究者,或許我要問的是為何他會這樣背棄這個城市,以及孕育他的香港電影工業,而更重要和悲哀的是這樣的「成龍」不止一個!

「九七」主權移交之後,許多人變臉了,看著網民二次創作的MV〈沒有張揚的命案〉中,剪輯了梁振英維護香港基本法、要求中國政府遵守承諾的畫面片段,還以為自己在看科幻或鬼片;看著網絡上搜尋一張又一張現任高官年輕時代走上街頭抗議不公義的照片,同樣也有難以置信的驚慄效應。這些人都是以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自己,而那個青澀的、單純的、義正言辭的「昨日自己」,偏偏又像是鬼魅般映照今時今日的猙獰嘴臉!曾經年輕的抗爭者,如今披上官袍,卻將新世代的抗爭者送入監獄;曾經捍衛本地電影工業的演員,一旦坐上了權力的位置,卻反過來否定香港電影的存在!我不知道這些「成龍們」如何看待這些自我的決裂與訣別,或許他/ 她們認為這是識時務者為俊傑的成長,但對於一個城市來說,卻是一種不幸,當利益和權力的慾望凌駕於良知、恐懼戰勝了公義,我們還剩下甚麼?

是的,後九七真是一個背叛、背棄和變臉的時代,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時窮節乃見,日久見人心,我們每個人都有被親人或朋友背棄的經驗,在哀傷與憤怒之後,其實也不失為一個看清人性面目的契機,而且我們必須做好心理準備,加強迎抗的意志和保存初心的力度,因為這樣的事情將會陸續出現,甚至在自己最親近的身邊!

廣告

 

作者 facebook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