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胡國興一定輸硬?

2017/3/22 — 14:14

特首跑馬仔到了直路階段,不論公民黨、民主黨還是民主300+,都已經決定all-in曾俊華,把自己一手推入閘的胡國興棄之不顧,公民黨梁家傑更說胡官已經「完成任務」。泛民有這種棄保策略,說是因為薯片民望高企,這根本是籍口。當年梁家傑、何俊仁參選,民望從不高於對手,泛民仍是支持自己派出的人。

說到底,泛民 all-in 曾俊華的原因有三:(一)他們不再相信薯片是所謂「習近平の選」,林鄭很大機會當選;(二)薯片是一個比較珍惜羽毛的人,只要泛民向他施壓,他便會向後縮,他在政改立場上搬龍門,便是明證;(三)他們奢望着建制派當中的商界不會見風駛舵,到了關鍵時刻會有 274 以上的人投薯片。簡而言之,便是他們覺得胡國興必輸,商界不可能支持他,建制派鐵票不會流向他,胡官也喪失了充當泛民備胎的價值。

問題回來了,誰能保證胡國興輸定呢?不少人認為,梁振英放棄角逐連任,意味着北京調整治港策略,放棄過去強硬的「梁振英路線」。立場博客葉一知,在早幾天所寫的文章,還在說著這一點。另一部份人則認為, CY 無得連任,純粹是他個人得罪太多人,特別是商界,加上民主 300+ 搶閘成功,為免他拿不回 689 票,甚至出現流選,只好順應商界的 ABC 訴求,找一個 Anyone 代替 CY 。

廣告

真相如何,我們現在難以得知。然而,若北京調整治港策略,改行懷柔政策,為何要走回頭路,選一個「曾蔭權二世」上台呢?曾俊華上台,意味着經濟重回積極不干預主義,薯片改叫「休養生息」,只是換湯不換藥。其土地福利民生政策,亦會向著大孖沙傾斜,否則他不會反對標準工時、全民退保。大孖沙當然開心,但是貧富懸殊和社會流動性的問題,依然十分尖銳,泛民到時又可能走回「反對地產霸權」的老路。

換言之,這種用回煲呔黨的懷柔,只是安撫大商家和既得利益集團。這是自80年代香港出現回歸問題開始,中共用過的統戰老辦法,兼且事實證明行不通。對北京來說,回歸以來的歷史證明,那班既得利益地主階級如同白眼狼,你只要撼動他們的政商利益,他們咬起人來比誰都狠。既然行不通,用回老辦法有什麼意思?不如強硬到底,看誰不服打到服為止?

廣告

若北京真要改行懷柔政策,個人認為,源於中共「團結一大片,打擊一小片」的統戰思維,中共必定是回當日起家的那一套,主要是拉攏窮人,還有中產,反過來打擊香港的既得利益地主階級。另一方面,北京不信任泛民的根源,是覺得部份泛民領袖「勾結外國勢力」。他們一再強調「國家安全」,不肯落實真普選,堅持訂立國安法,原因也正在於此。

既然說懷柔,肯定有一個對北京有利的目的。因此,懷柔的終極目標只有一個:招安泛民。招安,當然不是招安幾個主流泛民領袖,而是整批泛民的基層組織成員,還有泛民的支持者。北京若能清楚分辨出,基層泛民及其支持者沒有「勾結外國勢力」,他們只是一批相信民主理念,支持人權自由,討厭政府官商勾結,慘被地產罷權剝削的群眾,他大可以找出,乃至複製一個沒有「勾結外國勢力」的泛民領袖,再讓他擔當香港的特首。這樣的話,他就能最大程度拉攏泛民支持者,達到真正的「團結一大片」。

那麼,找誰充當這個領袖呢?放眼四週,只有胡國興。既然北京懷柔的終極目的,是招安基層泛民和其支持者,使他們變成「忠誠反對派」,在沒有「勾結外國勢力」憂慮的情況下,真普選也沒有了所謂的「國家安全」問題。胡國興的三步走擴大提委會選民基礎,降低提委會提名門檻的溫和政改路線,北京自然能夠接受。同時,既然普選他們都可接受,胡國興提出普選後才推廿三條,北京自然也可採納,畢竟他們還有一條備而不用的《基本法》第18條。

與此同時,上面兩個問題北京可以讓步,其他民生福利土地政策,他們根本不太在意怎樣改,因為這些問題,並不影響北京的核心利益。只有香港那班既得利益商賈集團,才想港府死抱着積極不干預主義不放。況且,北京既然不用再買那班大孖沙的帳,泛民主派主張的全民退保,標準工時,取消 TSA 之類,又有什麼不能採用呢?

因此,若北京真是調整治港策略,改行懷柔政策,選曾俊華只是在走老路,一條已經失敗過一次的老套路。反過來,招安基層泛民和其支持者,吸納社會民主主義和凱恩斯主義的政策,利用他們的反對地產霸權思維,敲打香港既得利益地主階級,才是新套路。若是這樣,法官出身的胡國興,才是北京的不二之選。

問題是有可能嘛?這問題,要留待下篇再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