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胡國興破局

2016/10/27 — 12:36

作者按:

文章是昨天寫的,還未有關於胡國興參選的具體報道和資料。我的最新判斷是,胡國興應是法律界推舉出來的候選人,並非中央授意,但已經由馮巍(注意,並非其他治港京官)向中央打招呼,中央沒有贊成,也沒有反對(體制上,因着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規定,也不能公開反對),目的明顯是要破局,不容梁振英利用所謂「支那宣誓風波」搞局下去。就像跑馬一樣,胡官率先出閘是定步速,有利曾俊華出閘,所以習系傳媒立即放出財政司司長上周已去信中央辭職,準備宣布參選。

把胡國興參選目的說是旨在𠝹曾俊華票的分析根本錯誤,因為我確信梁振英已經出局,連入閘的機會也沒有。他唯一翻身的機會是搞出暴亂,但他們的利益團夥已經沒有政治能量,所以再跟隨兩名小學雞議員的爛秀搞下去,都是無意義的行徑。

兩名青政𡃁模是小學雞,一眾反對派議員努力政治表現,無非只是向公眾表示:我們堅持民主原則,我們不是雞啊!

是的,你們不是雞,但卻連小學雞也不如,只是一群不知所謂也不知何去何從的雞蟲。

繼上周立法會在建制派的搞局下流會後,本周三復會,中聯辦一手抬捧上台的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在建制派壓力下出爾反爾,自毀長城,決定不准兩名青年新政議員宣誓,卻全無能力駕馭大會,一輪擾攘後,又是休會收場。

可以想像,如果建制派及非建制立場不變,又無新策略解困,下周三復會,就只會重複現狀,沒完沒了,直至十一月三日法院就689政權提出的司法覆核作出裁决後,才有可能出現轉機。但不管裁決結果如何,雙方都會繼續上訢,直到終審法院,肯定曠日持久,難道立法會就永無休止地休會或流會下去嗎?

廣告

作為抗衡建制派的民主派及本土派議員,背負120多萬選民的期望,如果只會被動地回應政局轉變,擺擺姿態,算是向選民交待,卻全無能力扭轉局面,反守為攻,設定議題,逼迫建制派之餘,更直搗黃龍,在689的貪腐濫權問題上窮追猛打,就廉署風波、UGL受賄和橫洲官商鄕黑勾結事件,利用議會機制全面追殺梁振英,斷絕他企圖爭取競選連任的機會,就肯定辜負選民的期望,票也是白投的了。立法會議員未來的角色,恐怕連政客也不如,將與形象日益低落的立法會一起淪亡,成為無所事事的行屍走肉。建制派也好,非建制派亦罷,在廣州大市民心目中,只是一群尸位素餐呃飯吃的政棍而已。

民主派和本土派議員望天打掛,墨守成規,不懂破局,出手扭轉乾坤的反而是在六中全會後名正言順獨攬大權的習近平。六中全會一結束,香港即有人宣布參選,而此君卻非傳媒輿論和公眾一早認定的梁振英、曾俊華、曾鈺成、林鄭月娥、葉劉淑儀以至梁錦松,而是出人意表的胡國興。

廣告

先不論胡國興的勝算問題。此時此刻,一個過去完全不動聲息卻打破所謂禁忌(中央未有明確指令)的潛規則率先宣布參選特首的人物,沒有大權在握的習近平授意,有可能出現嗎?消息一出,最直接的效應就是立即扭轉社會議題和大眾焦點,再沒有人理會兩名小學雞能否出任議員及法院就司法覆核的裁決結果,而689的陰謀詭計,也就不攻自破,消失於無形。

梁振英肯定已經出局,連入閘的機會也沒有。「成報」漢江泄說得對,梁振英受命全力撲殺兩隻小學雞,不是邀功,而是補過,港獨這個假命題既是他搞出來的,自然要他負責收拾。餘下的問題,只是他會否倖免於難,毋須為自己的貪腐濫權行徑負上刑責而已。但以習近平的作風和六中全會經已為治黨從嚴定調,答案不言而喻。

至於目下689政權煞有介事要撲滅的港獨思潮問題,也不必操心。樹倒猢猻散,梁振英下台之日,也就是港獨壽終正寢之時。且看一群不知所謂為港獨嗚鑼打鼓的知識份子如何唾面自乾吧。

「政治經濟學」「大紀元時報」2016.10.28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