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胡國雄與我

2015/6/16 — 14:19

有一本開始了寫,但始終沒法完成的書,是關於1975年亞洲盃外圍賽香港對北韓的故事。我的童年生長在於受保護環境,記憶不深刻,但有一件事,我很記得,是在床上聽收音機,聽這場不肯完結的賽事。

幾年前,呂大樂寫七十年代,提出這場賽事對香港的重要性。在香港土地上,第一次有香港球迷齊聲高呼:「香港,加油!」之前,香港人沒有香港隊的概念,最好的球員都代表中華民國出賽。那年代賀歲波焦點都是中華民國或加入外援的港聯,香港隊被視為最渣。1975年,這一夜,香港隊令香港人如痴如醉。怎痴怎醉?小巴的士司機停低聽收音機,屋邨上上下下為每一個入球大合奏式歡呼,一個11歲小孩在被窩裡睡不著......

廣告

這場賽事對我影響很深,為此我找呂大樂談,告訴他我打算寫這本書,他答應幫手。我花了很長時間在圖書館,搜尋原始資料。經過莫逸風介紹,我訪問了多位參與者,包括朱國權,鍾楚維,何鑑江,梁守志等。我最想見胡國雄,但莫逸風解釋,他那時候狀態欠佳,時機可能不是太好。

作者的藉口總是「忙」,這本書一直在我應完成工作的雜物堆中。一年,又一年,差不多忘記了,書始終停留在草稿階段。

廣告

40年過去,很多人,包括參與者也弄錯,以為是胡國雄射失十二碼而輸掉這場球賽,事實是施建𤋮最後射失。胡國雄在賽事中大顯光芒,射入兩球,其中一球是世界波。眾多訪問中,最令我感動是朱國權回憶加時下半場最後一分鐘,被北韓追平三比三的一球。這一球當時一致被認為是「大哥如」鄭潤如向朱國權交醫院波,三十幾年後朱國權對我説,他也要負上一定責任,那年代龍門習慣站近底線,不似近代龍門,像另一名後衞。

我最近距離接觸胡國雄,是86年他的退休告別賽,賽後他坐車繞場一週,球迷湧出跑道,為胡國雄歡呼,感謝他多年來為球迷帶來的美麗回憶。胡國雄與我只有一欄之隔。

 

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