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能走出去的話,千萬不要回來」

2016/1/24 — 18:08

【文:三九大盜】

最近,身邊有好幾位長輩和朋友跟我說:「能走出去的話,千萬不要回來」。幾次聽到,都驚訝得好一會說不出話來。香港人什麼時候變得如此悲觀?

希望是一個抽象的政治指標,但對於一個社會的前景非常重要。越有希望的人,越容易看到眼前問題的解決方法和社會上長遠的需要,越願意接受短期的痛苦以換取長遠的利益。相反,假如香港人對社會前景的希望越趨悲觀,那麼社會上埋怨、挖苦的聲音對比起積極的聲音只會比現在的更大。這種負面的情緒很容易就會演變成排外、短視的民粹主義,一發不可收拾。

廣告

社會希望的根基有兩個:第一,港人需要相信未來會更好;第二,港人需要相信自己的行為對未來有一定的影響力。不幸的是,種種跡象顯示,港人(尤其是年輕人)心中的希望越來越黯淡。

今天的香港真的相信未來會更好嗎?無論是從數據、或者是社會上的語氣看來,香港對未來的觀感都難言樂觀。港大民意調查顯示,香港人對前途的信心已經下滑至10年來的低位。有人可能會說,經濟好起來的話,民心自然會回歸。但比起2007年金融海嘯的時候,香港經濟的確好了(人均出口總值從07年到13年增長百分之二十四),但訪問中有信心的港人反從07年高位的百分之七十九大跌至最近的百分之四十八。在網上社交媒體上,不難發現年輕人的留言都非常負面。受歡迎的新媒體,例如毛記電視等,都是走挖苦公眾人物、挖苦政府的路線。

廣告

在第二點上,香港有一部分的年輕人今天對自己努力的看法可以用一句話總括:「成功需父幹」。因為樓價繼續高企,社會流動性又有減弱的跡象,香港有一些年輕人卻越來越不相信自己努力能改善自己的未來,也不相信港府有誠意、有能力扭轉乾坤。在這方面,政府實在是責無旁貸。在政治事件上,(如最近書店店東失蹤事件等大是大非的事情上)政府擺出愛理不理的姿態,比起推行具爭議性的政策時用的力度觀感上差別很大,直接令年輕人懷疑政府最關心的到底是自己在中央眼裡的形象,還是港人的未來。在政策層面上,政府民生政策上推行又進度不足;加上部分建制派議員連連出醜,更令政府顯得左支右絀,好像僅靠幾個滿口胡言、發言刻薄的小丑盲目支撐。

香港人對未來失去信心,社會上的聲音自自然然趨向負面。政府在大小政策上不是沒有努力,但在負面的社會氣氛下,每一個討論的機會都被標籤成對政府認受性的終極投票。「政府建議」變成每一個議題最大的毒藥,事倍功半。年輕一代討論的不是一個政策本身的優缺點,而是行政長官如何不民主,建制派的幾位小丑出的洋相。這樣下去,香港被自己的恐懼、不滿所困住,前景更加堪憂。

香港政府推行的政策通過、成功推行與否當然對香港的未來有重要的影響。但這任政府成功與否的關鍵不在於能否把下一個方案成功通過立法會,而在於能否重建港人對港府的希望,對未來的希望。到了這個地步,這不是政策,而是形象、觀感上的問題。

但願香港不會在中國追逐中國夢的大前提下,一步一步的踏進自己的惡夢當中。


(作者簡介:沒有腳的小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