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腦袋缺陷

2019/2/27 — 20:15

梁振英

梁振英

必須承認我腦袋有缺陷,越來越難分真假。

林鄭的大灣區發展宣講會,讓人興奮莫名的,並不是她的雄圖偉略,而是那位貌似大灣區區長的梁振英在這樣的歷史時刻被蒸發了。但請不要幻想他會像銅鑼灣書店的店員們,被洗頭艇接去某處避風頭。

宣講會同日下午,有報道指梁振英已夥同香港的大地產商和中國央企的代表等組成「共享基金會」,進行國際人道救援工作。許多人對此摸不着頭腦,但我馬上聯想起汶川地震後,一位在當地參與統籌救災的年輕官員和我的一席話。

廣告

這位幹部當時想藉國際對中國救援工作的肯定,為國家開拓「救援外交」,計劃組織大規模民間救援隊,以備其他國家出現天災人禍,馬上派到海外參與救援,建立中國的人道主義形象。我對這種為政治服務的人道主義嗤之以鼻,當然沒參與,此事不了了之。

今天中國在一帶一路國家已投資一段時間,出口過剩產能,也同時將粗放發展模式的禍害帶到當地。一些中國企業在當地賄賂政客、剝削勞工、破壞環境,激起各方反應。中國在緬甸建設的水壩要停工、馬來西亞新政府叫停高鐵項目,而何志平淪為白手套行賄非洲官員在美落網,更嚴重破壞中國的國際形象。

廣告

梁振英的共享基金會,應是在亡羊補牢,配合國家對發展一帶一路的「共商、共建、共享」精神,他之前推動「一帶一路消除白內障致盲行動」便是前奏。但一個曾經以 87 枚催淚彈鎮壓手無寸鐵示威者的獨裁政客,如何在國際上推動人道主義?抑或這些都是煙幕,人道救援只是資金流轉的代名詞?我腦袋不好,看不懂。

沒有了梁振英,林鄭應可放手搞她心目中的大灣區整合。但林鄭也承認,在將香港融入大灣區過程中,如何保持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是重大挑戰。她談的,當然是香港「大陸化」的憂慮。

陳方安生當年中箭,其中一個死罪是阻住香港與珠江三角洲的整合。陳太擔心,香港過度依賴大陸,會慢慢失去其國際性格。經濟過度依賴大陸,有人歡喜有人愁。但法律和政治制度越來越大陸化,究竟誰會得益?我們的當權者會利用這種「一體化」趨勢去討好主子,抑或會戰戰兢兢守護一國兩制?我覺得最近有關逃犯引渡協議的爭論,最能試出這些政客是否在說真話。

明明是台灣與香港之間的瓜葛,一下子特區政府卻要將引渡協議擴展到中國大陸。由於大陸缺乏公平審訊,中港長久以來互不引渡所形成的法律屏障,是國際社會對香港仍能實行普通法的信心來源。但林鄭認為就此事諮詢公眾是太過「馬馬虎虎」。更甚者是行會成員湯家驊,認為長久以來香港只和其他國家有引渡協議,而未能與自己國家有相同的安排,是制度一大缺陷。

我們以往以為大陸沒有司法獨立和公平審訊是一種缺陷,現在變成不融入這種憲制新秩序才是缺陷。究竟是我腦袋有問題,不能明白香港權貴們口中的人道主義和法治,抑或是他們的良知有重大缺陷呢?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