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臨急臨忙給「玩 Telegram 的人」

2019/7/21 — 12:09

資料圖片 Eduardo Woo @ flickr —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資料圖片 Eduardo Woo @ flickr —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人微言輕,趕急之下,希望盡快寫點東西,本篇必定書面語及口語夾雜,也會有錯別字,純表意為主。「玩 Telegram 的年輕人」看到,你們不妨當讓我這類「過氣廢青」一步,不用仔細反駁,因為「任何不能說的(例如,營商的話,就是營商「策略」)都不應公開說出來」。懇請花點時間看完(也可直接跳至第 3 點),覺得是廢話的話,浪費了你們時間你們鬧幾句沒問題的,但如果有點意義,可傳送給其他「玩 Telegram 的年輕人」參詳。

先點出兩點背景﹕

1. 旅遊巴接載百計人馬到大埔連儂牆「重新佈置」,眾多分析已指向「建制動員正式啟動」;另一方面,不論根據網上 KOL 分析,還是按過去佔中後期經驗參考,有理由提防大量來歷不明的社團份子隨時出動,實行群眾鬥群眾之策。

廣告

2. 警方與示威者的敵視雖未可即時化解,但自身及其家屬始乎開始明白「以警棍解決政治問題(實際上也意識到林鄭政府的不是)」的不妥,隱隱約約瀰漫一種「為什麼我要上前線受靶」的氣氛。

基於這兩點,看法如下:

廣告

1.      必須申報我不是過去所有集會、遊行均出席,但也不是一個集會及遊行也不參與。我不敢擔保或百份百保證,自己的估計是真的有社團份子混入人群或在路邊伺機而動,他們也不至於挑釁或和長者、婦孺等打架,因為這樣的話只會為親政府陣營帶來「輿論災難」,除非是深藍至極度蠻不講理的人,否則也沒可能和挑釁、毆打長者、婦孺的老粗成為一伙,故犯不著在和平理性遊行中「搞大事」。年輕示烕者或築路障佔路的示威者卻是另一回事,因為這種打架未必可削弱同一陣營的人之支持,甚至乎或借勢高舉「出頭教訓」旗號進一步凝聚起來。因此,事前必須推想這些有可能出動的人之目標群組,屬目標群組一類的話宜想好怎樣應付,以免臨場躁動想不通如對方算計般「接戰」,群毆受傷。如果真的接JOB打架,打時落手會狠好多的。

2.      隨著警察及警察家屬亦開始對政府施壓,最理想當然是不再有任何人受傷的衝突發生,減少衝擊成份至沒有。沒大台情況下,任何人都沒可能憑一人之力叫停籌劃中的遊行後抗爭,但怎樣也好,都希望可至少發生頻率降低一些——即使年輕朋友願被打被傷豁出去,我也不想。和民間的社團人硬碰硬對抗,風險太大,變數太多。

3.     例如, 便衣探員混入示威者或遊行人士中,有經驗及觀察力足夠的人仍有一定機會分辨出來,但社團人混入隊伍中,打扮和一般平民百姓一樣,甚至乎跟足DRESS CODE,就像警察在新城市廣場的境況般,基本上沒可能分清「誰是誰」,是真同行者還是假同行者。留意到抗爭模式是衝突之中,也有分願前線衝、人鏈等不同部份,往往前線衝是最有能力保護自己的,問題是全副武裝警察可防(老遠佈防已看到),但若大批社團人打份成「同道」或其他圍觀者而又無法有效被驅分出來(有心驅分也極易分錯﹗真正「自己人鬥自己人」),真的前線起衝突時,最沒法保護自己的「後方人鏈組」忽然被暴力追打,混戰衝散(為打架重傷人而來的社團人有機大規模無顧忌動武的,不擇手段),這不單是後方最脆弱的人遭重創,前線沒後方物資傳送支援下更會被前後(對手佔據人鏈原有位置)圍困分割,社團人無限制動粗下我很擔人年輕人之受傷程度難以想像,血流滿地。

4.      每次遊行完都可預計地佔路、衝擊,真的付錢給社團人的幕後也可早早部署設局或事前進行精密行動規劃,停一停,當是減少自己受傷次數也好(我不想看見你們每星期被打),給自己抖抖氣有一、兩星期細想空間也好,當是突然想到營商策略中的「難以捉摸,不能預知我想怎樣」也好,年輕朋友未必有需要每星期都發起行動的。甚至乎,退一萬步想,當對方早早規劃,甚至乎付出金錢聘人開工時,自己停一停讓他們大熱天時呆呆戒備一場空,哄自己笑笑開心又如何?

多謝不嫌棄一邊想一邊速寫,沒多雕琢文字的這篇,再嚕唆一遍,宜有長期持續爭取的心理預備,一定是最好不要激烈衝突,以至肢體衝突。重看第 3 及 4 點,退足二萬步(第 4 點已叫讓我一萬步),儘管年輕人的集體智慧比我高,至少至少至少未想到妥善應對方法前,能否從手足方面看,仔細考慮,切勿倉卒發起行動?

由衷希望各人一切安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