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自上而下 只講經濟 港人怎會擁抱大灣區規劃

2019/2/26 — 16:41

作為一個整體地區性的,涉及整個華南經濟板塊的大灣區規劃,不可能不考慮香港,不可能不把香港納入這個發展規劃內。但是這一種只是自上而下的規劃,完全沒有把香港人的意見及看法先在綱要出台之前充分考慮,也沒有在構想過程當中融入不同界别的、一般市民的意見,這本身已經不符合今天香港人對公共事務的要求。市民覺得「被規劃」,因而對這個發展綱領要產生抗拒就變得無可避免了。

另一方面,整個發展綱要只重視經濟發展,這又與香港人的今天的人文心態及發展訴求嚴重脫節。經過了幾十年的政治動盪,及後又在中共的宣傳與片面強調經濟發展的政策下,大躍進時代的那種「超英趕美」的浮誇與盲目,雖然已經不再留在口號上,但其實仍然存在於人心中。在高舉大國發展觀及以我為主的國際新秩序觀念下,盲目的民族浮誇心態其實可能比以往更是變本加厲。因此,就算是同樣抱持國內政治走向清明的期望,對香港的民主訴求也不是完全排斥,但國內有不少知識分子仍然難以理解,為什麼香港人會如此負面地回應大灣區規劃綱要。

在這方面,香港社會顯然比中國大陸走得前。幾十年來,北京當局的目標只是要抓緊共產黨的權力,讓自己可以繼續坐江山,好讓披上社會主義信徒包裝的貪官污吏繼續化公為私,也好讓高官及權貴家族可以繼續發財。

廣告

在處理香港的政策上,北京當局還以為這一種在國內可以順風順水的策略對香港同樣有效。因此,不時强調只要做好經濟工作,改善民生,便可以爭取到香港人對中港兩地政府的支持,就可以令香港人人心回歸,所有政治問題、社會爭議都可以自然解決,大家只要有飯可開、有股樓可炒、有財可發,就不會再想其他。這也是對香港社會及民心民情的嚴重錯判。

首先,政策經濟發展與社會發展,在起步階段可能有所偏重,但隨着經濟發展達到某個水平,人心中對經濟發展與社會發展平衡點會有所轉變。最簡單例子就如經濟發展早期,大家都會接受較大程度的環境污染及破壞,但當經濟發展得較為成熟,社會就會轉而接受在經濟增長上作出妥協,以保育自然環境。在香港,越來越多人不認為賺大錢是人生的最重要目標,社會的公平、較為合理公平的社會人民生活環境,及政治上的文明開放同樣重要。

廣告

如果仍然以為只要搞好經濟民生便可以消減政治爭議,這種說法完全不符合經過幾十年經濟高速增長而形成的今天這個香港社會的民情。今天北京當局對香港的政策只是越來越落後於形勢,才會令社會爭議不斷,市民的訴求及政治願望得不到滿足,對中港兩地政府的信任不斷降低,對這個大灣區規劃也不會收貨。以為把香港地位抬升、「明益香港」,香港人便會收貨,這也是把香港人看得太扁。

其次,片面強調經濟發展,但經濟發展的效益分配是極之不平等的時候,其吸引力便會下跌。香港目前面對的情況正是這樣,因為政治制度的扭曲,政治權力上的不平等,令人大部分經濟發展的利益都落入少數在政治上處於優越地位的人或集團的口袋中。中資財團、本地的傳統工商勢力,憑藉政治上不平等對他們的好處,把推動經濟發展變成了合法分贓的平台。填海也好、土地發展也好、大白象工程建設也好,總之就是利益佔盡。對於這個大灣區規劃,誰人會乘機搵着數?誰人要付出代價?香港人心裏有數。

其三,當規劃與經濟發展不再被視為提升自己生活質素及令自己生活有改善的方法的時候,對發展自然就有抗拒。一般小市民就算收入仍有增長,但大部份都會被樓價及屋租的上升、生活壓力及對社會服務資源的競逐越趨激烈、各方面的競爭越來越大、生活空間受到擠壓、看不到前景等種種問題,令整體的生活滿足感及幸福感降低,年輕的一代就更是看不到希望,覺得自己的未來受到不斷掠奪。這個情況下,香港社會存在廣泛的不滿情緒,現在完全漠視這些。這樣的一個片面講經濟發展,而不講分配、不講平衡、不講社會發展的這個大灣區規劃,對一般香港人究竟還有幾大吸引力?

而且,綱要中確實有很多地方會引起香港人的疑慮,特首及香港那些親中人士的推介方式也實在是賣相太差,加深了香港人這個發展構想的疑慮和反感,對這個規劃綱要的抗拒情緒也難以消除。特首回答不了部份議員及市民提出的疑問,只是口號式的把北京當局的說法重申一次,一方面是說服不了香港人,另一方面是把自己作為代表香港人的特首這個角色進一步淡化,只更活脫脫地把自己蛻變成為北京駐港的幹部,進一步打擊政府的管治威信,要說服香港人就更是難上加難了。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