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自己捉蟲怪不得人

2016/5/23 — 14:52

倒數機 Countdown Machine (2016) 首晚播放情況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倒數機 Countdown Machine (2016) 首晚播放情況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藝發局深夜發聲明,以「違反協議」,以及「危害業界,損害專業」為由,終止「倒數機2016」(原名「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六十秒的朋友」)於ICC 外牆的展示。

很明顯,藝術家在作品展示的前一刻,突然轉變對藝術品的論述,乃是其作品的一部分。藝發局未有洞察得出,是自身的問題。原來的題目「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六十秒的朋友」,借用了王家衛電影「阿飛正傳」中的對白。張國榮飾演的旭仔,對由張曼玉飾演的蘇麗珍,說「一九六零年四月十六號下午三點之前的一分鐘你和我在一起,因為你我會記住這一分鐘。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一分鐘的朋友,這是事實,你改變不了,因為已經過去了。」

看來無心的手法,其實已經暗藏玄機。有無數王家衛電影的評論和甚至學術研究,都已經指出1997年回歸,和2047年「五十年不變」終結的「期限」,一直是王家衛電影的中心思想。「阿飛正傳」之中「六十秒的朋友」所設下的「期限」,根本就是對1997回歸以及「50年不變」的暗喻。「重慶森林」金城武的罐頭如是,「2046」中的2046號房,以及逃離「一切事物永不改變」的2046年的時間列車,亦同樣地王家衛對97前後的香港人的精神狀態之描寫,以及對於「期限」這個課題的回應。因此「倒數機2016」,無論是改名後,還是改名前的「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六十秒的朋友」,都由始至終是關於香港的政治狀態的「期限」的藝術作品。藝發局若果未能預先看得出來,老實說,怪不得人。藝發局抽起作品這一著,很愚蠢。因為抽起作品的動作,正正為藝術家的論述推波助瀾,完滿了這個作品。

廣告

文藝復興藝術作品,如米高安哲勞等,亦處處流露出對教廷的幽默和譏諷。藝術從來都是處於和社會政治的對話之中。封建時代容得下暗地反叛的藝術家,未有將米高安哲勞架上十字架燒死。今日香港,卻將「倒數」示為「大害」夾硬抽起,還諉過於兩位藝術家林志輝與黃宇軒。當中的反智,難免會被國際藝術界恥笑一番。香港發展藝術,看到還是搞多幾次「呃巴嫂」罷了。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