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自我檢討:英雄主義,捉鬼上頭

2019/6/27 — 12:54

作者圖片

作者圖片

今日於和平集會結束時發生了一件事。我經人提醒,加以反省,覺得自己的行為很違反人權、法治的原則,也對運動不健康,覺得要公開自我檢討,警惕自己及同道。

話說在集會結尾,有一個女人走到我身邊細聲指出前方有個阿伯在集會期間不斷用手機拍攝示威場面。我覺得需要幫忙處理就上前,其時女人在身後大叫「係鬼啊!」我就開始喝罵並質問阿伯,「做乜要成晚係度影?」於是有示威者加入聲討。阿伯好緊張,解釋自己影的不是人樣,只是整體場面。我就發難,喝罵他要影有必要影全晚嗎?一位相識的朋友就上前,比較平和的詢問,是否可以看相,及是否可以刪除。我看見其中有一些的確是影到人樣的,於是就更激動,再喝罵他,要求他刪除。這時有朋友嘗試要我冷靜,建議找糾察來幫忙調解,但當時群情洶湧,我就沒有理朋友的建議,直接逼阿伯將相給我看,亦向在場人士表示大家一起看。阿伯好緊張的說自己可以讓我看他的片段,也願意即時刪除。結果我就查看了他的相及影片,並強逼他刪除了其中影到人樣的。

事後朋友指出,這種做法正好是我們口中講的黑警會做的事,逼人開鎖、展示手機內容,完全不尊重他人的私隱。而且以公審的形式逼阿伯就範,給我看相及刪除相片,也沒有真正的尋求真相,就預判了阿伯是鬼。

廣告

坦白的說,我當下有的就是英雄主義情緒,有人指控就認定有鬼,並出來教訓阿伯;另也覺得這種行為可疑,一定就是別有用心的鬼。但這種英雄主義障礙了我冷靜的判斷:我有沒有權力去要求阿伯給我看手機?有沒有權力去刪除他的相?我的態度自始至終也是非常霸道,沒有想要商量、溝通的意思。這種態度並不是為了處理問題,而是呈英雄、認叻而已。

我的情緒、衝動,令我拋棄了我平日珍視的價值:私隱作為人權,法治作為判別對錯的基礎。我沒有辦法開啟有意義的溝通,只是情緒化的責難。我經常說運動可以共同走下去,靠的是尊重和溝通。我也經常為今次運動中各派放下成見,放棄「捉鬼」,促成溝通的進步。但可悲的是,我自己卻成了那個為了「捉鬼」、逞英雄,而摧毀溝通和尊重的人。

廣告

事後想來,其實最好的方法還是平心靜氣去溝通。例如朋友們的做法:好言相詢,也得到阿伯允許看相,亦可以得到同意將部份相片刪除,或是找糾察,也可以考慮。重點是保持清醒,秉持原則,以真正解決事情為目標,不要被逞英雄心態帶走。

捉鬼心態的可怕,在於你一旦懷疑對方是鬼,一切尊重和溝通就完全消失,直接開罵攻擊。如果捉鬼盛行,結果就是許多人被誤會是鬼,被人身攻擊,不留情面。這絕對是對運動的破壞和消解。

所以要治鬼,也要治捉鬼。回到尊重和平正的理性溝通上,才是真正解決之道。有了尊重和溝通,對不是鬼的人,自然不構成傷害。對於鬼,如果他要扮人,那至少他當下會做理性的回應,例如知道有人擔心被拍攝就會刪除。如果堅持照做不當的事,經不起理性推敲,鬼的身份也自然敗露。這就可以既治鬼,又不會濫捉鬼。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