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自決抑或自我解決?對自決主張的幾點批判

2016/9/13 — 20:54

【文:裕也】

今屆立法會選舉有五名主張香港前途前決的候選人當選,主要陣營有青年新政的「民族自決」和眾志列陣的「民主自決」。這篇文章旨在批判自決理念充滿漏洞及虛無飄渺,不可作為本土運動的綱領。

自決公投的發動方式及可行性

廣告

先弄清楚甚麼是自決。理想中的自決是一個覆蓋全港選民,就香港應否獨立的全民公投。

香港現行策動公投有三個方法:一是民間公投,二是設立公投法,三是五區總辭。

廣告

1)民間公投由於缺乏有效的選民資格審查,政府的宣傳機器,以及具公信力的官方機構監督,不能成為強而有力的民意代表。例如622民間公投曾被揭露系統有大量漏洞,包括用假身分證投票,被人洗票等。

2)公投法的設立需要得到立法會的通過。公投法是比民主改革更激進的。今日港共政權依然把持議會,民主改革做不了,自決派如何說服市民他們能在體制內設立公投法?抑或「爭取」民主不果,轉為「爭取」自決,又再蹉跎多三十年歲月?

3)五區總辭其實是體制內最接近公投,而且最容易策動的形式。它一來覆蓋所有選民,二來官方要為其做全港宣傳,三來只要五個議席就做到。缺點是五區公投不是一個YES/NO的投票,及有可能會被保皇黨或某些泛民杯葛。雖然如此,只要操作得宜,它仍是現行體制內最能製造強力民意代表的方式。可是,自決派中,尚未有組織明確表示有意策動五區公投。

明顯自決派在發動公投上的論述,沒有給出令人滿意的答案,仍然是得個講字。

自決公投後的政治操作

自決派並沒有提出方法令這個公投的結果會得到中共認可。無論公投結果如何,對中關係是一個不能逃避的問題。

倘若投票結果出來是「獨立」,那麼自決派打算怎樣啟動香港獨立的程序呢?誰負責做獨立的程序?(特區政府?)中國不是歐盟,法律上沒有脫中的機制。現在也可斷言中國必定不會承認港獨。那餘下的路就只有革命了。高呼自決的政黨也要想想,你們打算怎樣就公投結果行動?自決派中沒有一個人有為公投選項提出旗幟鮮明的立場的,我們能信任他們會為公投結果負責到底嗎?

一國一制非選項,港中區隔是基本

香港前途自決是需要道德基礎的。有「自我」才可以「自決」。不然為甚麼沙田不可以自決?旺角不可以自決?但香港可以自決?

本土主義的論述必然指向香港擁有主體性的結論。例如,陳雲《香港城邦論》論證香港是擁有主體性及高度自治的城邦;學苑《香港民族論》以民族主義描述香港人的自主意識;安德烈《香港文化論》用文化哲學證成香港擁有文化自我。

基於擁有主體意識,香港族群才有權自決前途。因此,香港自治必然是本土主義最基本的目標。一國一制作為公投選項是極為荒謬的。這不關乎一國一制到時是否比香港自治更有利益,又或者是民意應當被尊重的問題,而是一國一制本身就與自決的邏輯互相矛盾。根據本土主義的理論,香港要以自治政體存於世上,一國兩制也好,邦聯也好,民族國家也好,但一定不是一國一制。

青年新政召集人梁頌恆[1],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2]曾經分別指出,儘管個人不支持,「一國一制」會是自決的選項。

錫金和克里米亞就是分別被印度和俄羅斯主導全民公投,消滅它們的主權。香港決不可重蹈歷史的覆轍。可惜,今日兩邊的自決派居然高呼一國一制可作為選項,實乃源於他們論述錯漏百出,於是原則欠奉,成事不足,為香港主體覆滅打開了缺口。

「民主自決」立論怪異

引述《端傳媒》對候任議員朱凱廸的專訪[3]:

“「如果右翼本土派要發展族群意識,講『民族自決』,我就要發展『民主自決』。」朱凱廸說,在他看來,「民族自決」的提法是一個危險的信號:「你將來自中共的壓迫,轉化成香港不同族群之間的壓迫,不make sense(合理)。右翼本土派是將族群放先於民主,去畫一些十個人有十個人標準的線,對我來說,如果香港要民主的話,這條路是不通的,它會令我們下一代忘記民主,多於相信民主,因為我們不會再用溝通去說服大家。」”

朱凱廸忽視了關於香港現狀的問題:

1)特區政府現在沒有單程證審批權,不能控制中國族群移入香港;

2)特區政府沒有推出保護香港語文的政策,甚至推廣普教中,全方位大力宣揚香港人是中國人的意識;

3)由於香港政府被境外政權操控不得自主,加上港人族群意識未完全覺醒,結果理應以香港人做主中國人為客的文化交流和自願融合,變成了中國人做主香港人為客,變相侵害了香港族群的文化主體,香港人慢慢消失。

一個詞語去概括這個現象就是「赤化」,而近年的本土運動就是香港族群對赤化的反撲。既然朱凱廸認為中共壓迫是民權問題,而不是族群主權問題,那麼他訴諸主權的民主自決運動到底有甚麼道德基礎?爭取民主自決是否可以解決中共壓迫民權的問題?(我認為自決解決不了中共壓迫的問題)再說,他是基於甚麼邏輯,怎樣由「族群放先於民主」跳到「令我們下一代忘記民主,多於相信民主」?「民族」違反「民主」嗎?高舉族群意識就不能溝通嗎?明明「民族自決」也是透過協商再全民公投的,為甚麼會不夠「民主自決」民主?朱凱廸整套自決理念的立論和觀點,是荒誕得令人匪夷所思的。

時日無多,香港需要指路人

香港不需要一班人來叫:「喂你地自己決定點行啦。」負責任的從政者要有遠見,為港人指一條出路,為香港可以千秋萬世做長遠打算。尤其是現在面對中共強權壓境,香港前景未明,民主遙不可及,政治缺乏希望,更需要一個有強烈主張的人物做領導。就算主張自決,也需要就選項給出旗幟鮮明的立場和理由。你可以為港獨而自決,也可以為歸中而自決,但不可以為自決而自決。香港政界流行開空頭支票,民主派2004年爭取民主,2008年爭取民主,2012年爭取民主,2016年繼續爭取民主,每每失敗而不重新規劃論述,修訂鬥爭路線,坐擁主流反對派之位而尸位素餐;其實自決派也是一樣的,面目模糊口蜜腹劍,明知自決權是不可能在體制內透過「爭取」得到的,偏偏承諾一些冠冕堂皇但做不到的事,騙取了選票和議席,下屆選舉又可以繼續搞。這是有效的反對嗎?香港還有時間折騰嗎?

 

如果自決派要服眾,必需告訴市民:

1)自決道義上,現實上有甚麼好處?自決怎樣解決社會問題?

2)自決的理論是甚麼?原則是甚麼?甚麼人擁有自決權?

3)怎樣發動公投?

4)自決派對自決有甚麼立場?

5)自決派怎樣為每條出路做社會規劃?

起碼要答好這些問題才算一個合格的自決派。當然現時議會內的自決派,根據至今他們的政綱和發言,沒有一個是能全部問題都答得清清楚楚的。他們水平如此之低卻又高票當選,我對香港政治前景感到十分悲觀。

註[1] ;註[2];註[3]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