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自決派,小心你們的議席!

2016/11/16 — 15:24

劉小麗、羅冠聰、朱凱迪被視為地區直選的「自決派」立法會議員

劉小麗、羅冠聰、朱凱迪被視為地區直選的「自決派」立法會議員

【文:游將鳴】

正如各傳媒人所預料,梁頌恆以及游蕙禎被高等法院以「拒絕宣誓」為理由禠奪立法會議席。

筆者估計,自決派的議員,很大可能會在下一輪的訴訟﹙即一名疑為親建制派的的士司機入稟要求取消自決派三人的資格﹚,被禠奪立法會議席。

廣告

首先,在筆者之前所寫的文章〈自決派勿遭統戰〉中,筆者已經指出中共政權,不論是任何派系,也將本土派和自決派為同一陣營,將兩者均劃為「分離派」。而且自決派本身的反共立場遠比泛民主派為深,中共政權,不論是任何派系,亦會將其視為眼中釘,視他們為與本土派無異的「分離派」。因此,我個人覺得,中共政權本次目的旨在「試水溫」,測試禠奪立法會議席會否導致自決派反對。如自決派不進行反對,中共政權必變本加勵,將自決派的三個議席均一一禠奪。

另外,青年新政東九龍社區關注組同盟只得到八萬票,卻取得了兩個議席。對於中共政權來說,以只得罪八萬人的代價,禠奪青年新政兩名議員的議席是十分划算的。因此,本次司法覆核禠奪兩名青年新政議員的議席,是為刀仔鋸大樹。今次梁頌恆以及游蕙禎的宣誓頗具爭議性,受到不少抱持大中華思想的人所遣責。中共政權素來以「輿論先行」的手法與其敵人鬥爭。由於青年新政為一本土派組織,其反共立場極為鮮明,且抗爭手法頗為激進,未必受大多數香港人所認同,因此,中共本次得以統一戰線,令主流輿論,甚至本土派內部,一致遣責梁頌恆及游蕙禎,終成功禠奪兩者的議席。相比之下,自決派得到了多於十五萬票,支持率遠高於青年新政,反共立場較本土派淡,抗爭手法亦較本土派溫和,中共難以以「輿論先行」的手法遣責自決派三位議員的宣誓。

廣告

下一步,中共很大可能會再以宣誓為籍口,待現時輿論冷卻後,將三位自決派議員再以「拒絕宣誓」為由,以青年新政案的案例,取消自決派三人的議員資格。

那自決派應如何自處?難道坐以待斃?

首先,自決派如需自保,他們必須堅決反對本次議席禠奪以及先前的人大釋法,同時堅決反對政府進行補選。本次的議席禠奪,雖由法官所判,然而,這次議席禠奪很大可能受到人大釋法的干預。自決派若姑息,只會變成默許本次事件的發生,禠奪自決派資格將很大機會發生。

另外,梁頌恆以及游蕙禎現在需要五百萬元支付上訴費。雖然,青年新政這個組織非常可疑,竟能在中國銀行開戶,然而,本次兩位議員如無法上訴,判決將成為案例,並且遺害香港政界。自決派將來的路將會更難走,順利當選議員更成為不可能的事。因此,自決派應該協助梁頌恆以及游蕙禎進行籌款,令他們能夠上訴,望能推翻高等法院的裁決。

最後,自決派應在社區搶佔輿論陣地。現時,社區中的區議會多被建制派壟斷,建制派多番宣傳釋法與禠奪資格的必要性,容易將本次裁決合理快,令香港人被蒙蔽。自決派應聯同本土派落區宣傳,力陳本次判決的影響,務求令平日不會上網的人均能得悉本次釋法的嚴重後果。

自決派,原本就是本土派的左翼版本。在反覆無常、時左時右的中共政權眼中,你們與本土派根本無異。現在不與你們鬥爭,只是援宜之計,自決派不要上當。祝你們能成功保住自己的議席!

 

作者簡介:一名九十後中環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