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沛敏

陳沛敏

新聞工作者

2019/8/31 - 15:36

自由之夏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八月最後一天,暑假來到尾聲。

夏天是屬於青春的,長高了,曬黑了,經歷的成為一生記憶。今夏卻屬於自由的;自由之夏,大家都說。這暑假,「遇怪魔即刻變大個」,全世界一起長大,還開了眼,重新發現自己 ─ 香港人和香港這個地方。

兩年前建制派修改議事規則進一步鞏固議會暴力,我在《蘋論》寫下這段結語:

廣告

「……政權有權勢用盡,有風駛盡?的結果,必然是所謂的『人心回歸』越行越遠,年輕人要不移民,要不選擇抗爭,屆時就不要再賴甚麼教育問題了。」

那時候,社會都在說「無力感」三個字。DQ、一地兩檢、國歌法,都無力抵抗。我當時相信,年輕人會選擇抗爭之路,卻從來沒有想過,他們會如此義無反顧(而政權也毫無新意地繼續賴教育問題)。

猶記得,三月底第一次反送中遊行,只得一萬多人參加。五個月後的今天,我們已經歷了多少次百萬人計、黑衣如海的遊行,抵禦過多少次催淚彈布袋彈橡膠彈放題,面對過元朗、荃灣的黑暗,見證過獅山上下手牽手的光明。

不會忘記,7.1 深夜重返立法會那個稚嫩女孩哭着說「一齊嚟一齊走。」

不會忘記,太古廣場上黃色雨衣的身影,以及所有逝去的年輕生命。

不會忘記,國泰機長那段溫柔的英語廣播,最後用廣東話說「香港人加油,萬事小心!」

不會忘記,黃大仙街坊萬眾一心喝退防暴,他們的蒸魚碟和人字拖。

不會忘記,連登巴絲驚人的眾籌和組織力,極速召喚世界的登報創舉。

不會忘記,港鐵站售票機上堆滿的碎銀。

不會忘記,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

不會忘記,每張撼動人心的文宣標語。

不會忘記,抗爭前線給在做直播的外國記者戴上頭盔的那份善良。

不會忘記,用肉身擋在左輪槍口前跪求警察不要開槍的那種勇氣。

不會忘記,我們犯過錯、嗌過交。

還有很多很多。流淚、感動、心痛,憤怒。

如果由 6 月 9 日開始計算,這場運動已走了 84 日,比五年前雨傘運動 79 天還要長。沒想過,我們可以走得這麼遠。

更沒想過,我們遠比自己想像的堅韌,遠比自己想像的愛香港,發夢可以發得如此精采、如此動人,赤手空拳試圖抵抗世界最大的獨裁政權國家機器。

2019 年 8 月最後一天,預期又是香港歷史的一天。隨之而來的還有全港罷課、罷工。夏天快將結束,凜冬隨時降臨,我們要靠得更緊。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