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自由的勇氣

2016/6/20 — 9:57

資料圖片:默克爾,圖:維基百科

資料圖片:默克爾,圖:維基百科

Norman Rockwell是我喜歡的美國畫家之一,大部份的作品都洋溢着生活趣味和幽默,然最激動人心的卻始終是四幅傳世之作,亦是根據75年前羅斯福總統的重要演說《Four Freedoms》而繪。四種自由分別是言論、信仰、不虞匱乏和免於恐懼的自由。這篇演說傳遞的重要訊息非但影響了整個二戰的局面,戰後1948年聯合國發表的《世界人權宣言》及世界各地有關保障基本自由的文獻,同附這篇演說的自由影子。

而免於恐懼,當時所指的其實是戰爭威脅,然今天卻可引用到其他方面,包括可以如常地工作、生活、表達意見和參與社會……縱使自己所持的是與當權有違的異見,或是少眾聲音,亦毋須擔驚受怕會遭受無理打壓、箝制、恐嚇,威逼,甚至人身自由亦被剝奪,個人安全同受威脅,且要禍及無關的身邊人。

回歸前,港人就算未能盡享民主(其實在彭定康當年被定性為「三違反」的政改之下,港人且曾暫享由來最大的民主政制),總也是生活在一個自由之都。今日,我們的民主步伐固然舉步維艱,該是以退為進,甚至連僅有的自由亦與日俱滅,且每下愈況。年初的警民衝突是看得見的矛盾,並為社會不穩鳴起警號,然更大的喪鐘卻因接踵而來的「銅鑼灣書店」事件而敲響。

廣告

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其實早隨中央插手,直接干預香港事務而名存實亡,但仍有人睜眼堅稱一切既按本子辦事,河水未犯井水,井旁村民每有應聲附和,繼續日作日息,搵食至上。直到明張目膽發生跨境擄人,內地「強力部門」,或已知的「中央專案組」完全漠視香港法紀,河決淹井,公然干犯政治擄劫,我們且連最後一條的人身安全底線也告失守。自由轉瞬可逝,安危只在旦夕,試問怎還可掩耳盜鈴,自甘揸頸就命?

猶記電影《十年》智叔的一句:「千祈唔可以慣。」慣咗亦即係認命,「係咁嘅喇,唔係點啫?」對自己的人身自由尚且好整以暇,置身度外,夫復無言。剝花生、說風涼話,一己貪安也罷,惟對置個人安危於度外,敢於挺身指證,道出真相的抗命者卻諸多揶揄,百般嘲諷,實教人義憤填膺。更不要說言之鑿鑿,認定其中必有陰謀者,更是其心可誅。

廣告

插贜、污衊、誣陷、抹黑、目的不外乎就是人格謀殺及轉移視線。骯髒的思維和處事手段本是專制政權及其代行者的專利,今日卻亦淪為另有所圖、藉機渾水摸魚的政客所用。身為亂世中的港人,我寧信世界仍有面對極權的勇氣,負隅亦有頑抗,縱使妥協、姑息、順受、認命是大勢所趨,總該有人不識時務,不知抬舉。再者,亦怪自己太簡單,常天真,所以更會為「不亢不卑的風骨,不徐不疾的交代,不畏不懼的挺身,不節不扣的漢子」而受鼓舞,共勉之餘並以此為鑑,警惕自己「佢都可以,點解我唔可以?」

德國總理默克爾也有經典一句:「自由的秘密是勇氣。」而所謂勇氣,不過就是面對恐懼仍要一往直前。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