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自立自主,香港才有下一個十年

2016/4/6 — 13:12

【文:方志恒 (《香港革新論》主編)】

《十年》獲獎,真正值得香港人深思的,是爾冬陞導演所揭示的自我審查,到底如何侵蝕了香港電影業的自主?

主權移交前,香港電影業以「華南文化圈」(港澳台星馬)為腹地、面向全球華人巿場,建立了東方荷里活,也成就了我城的文化軟實力。

廣告

主權移交後,CEPA帶動了合拍片潮流,卻成了香港電影的催命符 ── 龐大的中國大陸巿場所附帶的,是大陸當局對題材的審查和限制,結果當香港電影業一頭裁進大陸巿場後,香港電影亦變得不再「香港」,日漸失去以往的本土題材及特色。「經濟吸納」(Economicco-option)以外,自然也少不了「政治吸納」(Political co-option),成龍(全國政協)、洪金寶(雲浮巿政協)、曾志偉(江門巿政協)、周星馳(廣東省政協)等明星,以及洪祖星(南平巿政協)、吳思遠(上海巿政協)、唐季禮(雲南省政協)等電影人,一個接一個走上廟堂,更不要提林建岳(全國政協)等電影投資人了。

香港電影業是一面鏡子,映照著我城的困局。當香港電影界被「中國因素」吸納了,我城的文化自主也就失去了;同樣地,當香港經濟各行業被「中國因素」吞噬了,我城的經濟自主也同樣消逝。誠然,香港永遠無法完全排拒「中國因素」,但假如香港的定位只是「中國香港」,而不是「世界香港」的話,失去了經濟自主和文化自主之後,即使有一天「真普選」實現了,香港也不可能真正自治。

廣告

要自立自主,香港需要的不單是政治革新,更需要經濟和文化上的革新。

 

 

▋延伸閱讀

要自治,就要走我們自己的路/方志恒

南望「華南文化圈」── 從電影業看香港的區域發展戰略/方志恒

香港革新論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