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自衛還擊 一些提防

2019/9/23 — 19:48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SU】

談及街頭自衛還擊,坊間有人深表「治癒」,有人闡釋其前因後果與正當性(例如執法不公),然而不論任何計劃,筆者認為在一片支持聲與認同聲中,為免某些理念及方針「推進過急,頓失方寸」,總得有人嘗試抽離,適時提出一些「稍稍約束前進步伐」之見,以收多想多思之效。

1. 理解當人很有意欲做某事時,忽然遇到有人跳出來說一些「非屬全力支持類別」觀點,無疑易令聽者感覺不佳。客觀而言,大概誰都無法否定自衛還擊一定程度有著「讓一些意圖施襲者收斂」及「即場保護自己」之效(何謂法理層面的「合法自衛」留待法律專才演繹,供公眾參詳),亦得申明我不曾被警察及藍絲嚴重傷害過,情緒反應真的未必如當事人般強,但期望以下種種能激活思維。留意後文各點非屬必須跟從的真理,惟至少認為有參詳及提防價值的話,可把其融入自己的策略與防範意識中,以作更周詳應變。

廣告

2. 記得一段時間前曾有一名男生在連儂牆旁被藍絲連打超過十拳不還手,儘管他自稱懂卸力避免嚴重受傷,估計不少人認為那刻他若自衛還擊(固然有被警方「一律視作街頭打架」拘捕落案的風險),制止那位大叔繼續施襲亦屬合情合理的選擇之一。

「自衛還擊」、「以武制暴」...哪類形容詞都好,不宜空有名堂,而是操作層面上亦應有其制約。如果最後階段演變為意圖傷人者或打人者(撕走貼紙不算傷人)倒在地上,失去攻擊力下反被眾人圍毆至重傷,推測很多和理非都會覺得遠超自衛及制暴尺度,不符比例 — 警隊自六月起民心盡失,原因正是他們以「嚴正執法」為名,觀感上不算少的警員行私刑傷害示威者及被補者為實。特別提醒各方不宜單純寄望憑一句「不割蓆」口號便能驅使所有人「任何情況發生(是任何情況!)」都得為種種行徑大做文宣補救力挺,實際上也不是事事皆能靠文宣扭轉輿論壓力,事情本身的嚴重及錯誤程度方屬關鍵。舉個頗佳例子﹕

廣告

不論怎樣巧言令色或使出什麼公關手段,警察公共關係科都不可能解釋為什麼六、七個警員都沒法徒手制服一個沒持武器的大埔中學生,非要多人多棍打得他頭破血流不可,事發後即使搬出「之前場面混亂」、「那學生依然站著」等亦僅讓公眾覺得文過飾非,徒添厭惡感而已。誠希各位能從他人的錯誤中預先汲取教訓,時刻警惕免犯,和事後文宣解釋相比,事前步步為營委實重要得多。

3. 前文<輕舟過山﹕「跳閘」與「連儂牆」>已提到非示威者有機會混入嫁禍這點。不原文照錄重複,進一步補充假如某行為非集體或大規模出現在示威者的行動裡,未必容易做到嫁禍效果,例如某警下班時於警署外被斬傷,雖然警方(沒記錯的話,又是O記李桂華警司)指憑施襲者衣著什麼什麼判斷與反修例有關,但因這既不像示威者行事作風,兩三個人刻意穿黑衣以示威者裝扮示人亦非難事,民間普遍不會輕信或斷言那是示威者所為。可是,假如行動遠超「自衛」界線並成為群體慣常做法,則派數人混入示威者當中乘機故意打死及重傷年長藍絲嫁禍(當然假裝成錯手失誤)就會變得不顯眼,相對難讓人得出「頗有可能不是示威者」的推論。回想前文第2點,百辭莫辯下事後文宣很有可能無效,勿誤判屆時三言兩言「那人不是示威者」就可改變局面。

4. 另一種潛在做法是「混入者」不出手,但特意發放假資訊誘使其他人動手,最簡單的想像是忽然「認錯」某人並高呼其「先前打人」或「非禮女示威者」(甚至乎「女混入者」高呼被「上下其手」亦行)。問題癥結在於誰都預期他方大有機會混入借機破壞(民間形象或行動計劃),但本著「信任手足」共識及短時間內根本難以如神探般查明來龍去脈,任何人都得想想屆時該如何應對得宜,以至深入思考是否非匆匆回應不可。這不單因為聽見手足被欺時怒氣沖沖容易做出過火舉措,更重要的是倘若目標是一個「混入者」隨意點出、實際上確沒做過什麼的無辜路人 — 在場人士動手後將容易落入無差別攻擊途人的「7.21 白衣人式」或「8.31 警方太子站式」指控。

讀畢前述 4 點,看官打算跳到「『應做』與『不應做』」之討論還是「『做』之中該『如何做』」的思考,以至衍生其他念頭,悉隨尊便。很多個體的智慧與謀略都比筆者高,眾多個體形成的集體智慧更是力量驚人,有些事情單憑一己之力未能看透,然而嘗試把想到的值得留意之處點出來,也許各位可集思廣益想到提防或應變之法,加倍小心行事。「今次沒發生」不等於「下次不會發生」,一方鬆懈往往是他方的好時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