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中國「種花家星辰大海一代」— 請直面我們這片焦土

2016/2/16 — 21:24

大年初一晚,警民對峙持續多個小時。《TVB新聞節目〈新聞透視〉截圖》

大年初一晚,警民對峙持續多個小時。《TVB新聞節目〈新聞透視〉截圖》

【文:去留肝膽兩崑崙】

中國大陸的四位朋友們:

你們好,前幾天知道有四位年輕人連發三封公開信勸導香港人好自為之。有些人很喜歡動不動代表其他人,我不會,我只代表我自己,一個來自香港的80後,向你們四位高屋建瓴的年輕人送上一封回信,一封半公開信。

廣告

誒?什麼叫半公開信?

廣告

我們來打個賭吧,這封信,在香港,直到保存這封信的網站服務器被拔掉電源為止,還是會繼續存在的。而同樣的一封信,across the great wall you cannot reach it anymore. 說不定在哪天忽然就“嗷”一下消失了,看不到了,你們說呢?所以,這可不可以算是半公開信?

你們當然是做了功課的,知道香港和中國的現代化進程是不可分割的,無論是1930年代你的中國你的黨草創時期,來自香港源源不絕的捐輸,還是1960年大逃港年代,香港以一個城市之力,救濟了幾十萬乃至上百萬災民,甚至咱們再往前推一下,孫中山先生1923年演講時,特意提到,他的革命思想,就是從香港得來。

這條清單可以不斷延續下去,咱們不講其他的,把時空聚焦到再近年些, 2008年汶川地震時期,香港捐款的數額是多少? 220億港元,比全世界所有,是的,是全世界所有其他國家地區捐款的總額加在一起,還要多。這是一個城市,這是一個打從被割讓給英國開始,就一直努力捐輸,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儘自己一切能力幫助祖國強盛的城市。

我就想問你們一個問題,是什麼,讓中港兩地,走到了今天這個局面的?

是什麼讓一個人均GDP排名世界第六、失業率維持在3.3%,人均壽命世界第一的高度發展城市,接二連三地爆發了十幾萬幾十萬人大散步,乃至曠日持久的佔領運動,甚至發生了1967年後僅有的騷亂事件?

是因為香港人數典忘祖,不知道中央對香港做出過的承諾嗎?

是因為香港人閉目塞聽,不知道供港菜場、東江水的存在嗎?

是因為香港人好高騖遠,一味追求被你們定義為不適合港情的西式民主嗎?

這個問題的答案說簡單也簡單,說複雜,我這就和你說一說:

是因為一票頂一萬票,一張否決票就能擋下直選議員全票通過的動議的功能組別;

是因為正式宣告了民主回歸派心願破產的831;

是因為殺氣騰騰的一國兩制白皮書;

是因為一百年來從未有過的司法界黑衣默站;

是因為活著就顯得祖國的包容的議員們;

是因為與人鬥其樂無窮的689;

是因為無底深潭的高鐵工程,全世界最貴的機場跑道;

是因為隨口扯謊的張文康,白白犧牲的謝婉雯;

是因為使用率一度爆升到超過100%的公立醫院產房病床;

是因為上水街頭無縫不入,烏煙瘴氣卻無人理會的水貨客;

是因為抱著孩子哭訴自己為甚麼讀不了當區幼兒園的母親;

是因為要求學生互評愛國心、強制記錄愛國活動的國民教育;

是因為流浮山小桃園那場無法細說的飯局;

是因為警察面前晃刀子也能安然離開的青年關愛協會;

是因為和老爺們杯觥交錯,靠著技術細節脫了關係的湯顯明;

是因為那些"沒有我們的恩賜,你們死定了"的普通遊客;

是因為是是旦旦,終至喉舌的大台新聞部;

是因為莫名其妙就被坐洗頭艇的五條書局友;

是因為揮向劉進圖的刀光,丟向黎智英的燃燒彈;

是因為那個連我們都覺得莫名其妙,為甚麼連想看個電視都要搞得十幾萬人上街的秋天;

清單很長,而且可以繼續擴展下去,就此打住吧。

你們不想,也不願意去理解香港回歸後這十幾年來發生的事情。你們炫耀中國這十幾年來取得的經濟成就,不解香港為何還在固守自己的一畝三分地,死活不肯融入社會主義高歌夢緊的星辰大海大家庭。對啊,祖國這麼好,香港咋不領情呢?中國市場這麼大,台灣人怎麼就嗷的一聲反服貿了呢?上海合作組織這麼牛,怎麼美國搞的TPP咻的一下就環形包圍圈了呢?

回歸以來,我們這些回歸一代,見證了香港民主發展的舉步維艱,目擊了言論自由的急速淪喪,驚嘆了司法界最後堡壘的搖搖欲墜,乃至眼看著畸形經濟發展模式的肆虐卻只能眼白白地看著劣幣驅逐良幣。

如果說你們還想強行辯解什麼特區內部事務,和種花家又有什麼干係,我懇請你們多少學習一下曹二寶老兄說的第二支管治力量,研究一下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說的“中央如果進一步干預,將令一國兩制名存實亡”的說法,再思考一下為什麼連關鍵時刻出賣香港利益眼也不眨一下的英國都正式指出一國兩制在中央干預下受到破壞。

而如今你們故作訝異地說我們的不滿是鏡花水月,為啥不和你們一起高唱盛世如花。

李芮環曾經說過,香港像一把紫砂茶壺,迫不及待地把茶垢洗掉,既是無知,也是狂妄。而如今,你們一邊拿出鋼刷來拼命洗刷,一邊批評這把茶壺奇形怪狀,和身旁的淘寶爆款格格不入。你們聽過甚麼叫歷史虛無主義麼?

一位去過西方很多國家的長者說過,一國兩制是井水不犯河水,河水不犯井水。如今河水聲勢百倍,還時常直灌入井,河邊的居民卻嘲諷井水不自量力為何不盡快棄井投河。你們既忘記了一百年以來,這口井水毫不間斷地一直為這條河推波助瀾,你們也不願預計,未來這口井,會不會還有派上用場的時候。

“歌頌美好明天!歌唱樹上的冬瓜 歌頌偉大領袖!不唱不讓走!”

“讚美鯪魚罐頭!讚美海里莊稼!讚美幸福生活!不唱不讓走!”

用腳踢著老王在地上,翻滾以前進。

跟上隊伍。

跟上驢的節奏。

老王半身遂,笑的很甜。

而我們不願做老王。

 

一個來自大陸,長在香港,

曾經深愛中華文化的80後

 

p.s. 來猜猜這篇文章的轉發鍵,乃至這個微博賬號什麼時候會消失?我猜兩天。

p.p.s. 特此鳴謝特師,已打錢。

 

作者簡介:80後,90年代喺大陸移民來香港,喺得呢個地方度大,預咗係呢個地方度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