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各工料測量同仁之公開信:政治問題已變成良心問題! 業界別再裝睡 參與 8.5 大罷工

2019/8/2 — 15:37

呼籲 8.5 大罷工單張

呼籲 8.5 大罷工單張

致各工料測量師:

我們是一班由老、中、青組成並且熱愛香港的工料測量師。

今年,政府藉港台慘劇陳同佳案件且自恃受益於不公平的制度下,推行逃犯條例。在一片爭議聲下,政府不但沒有接納不同持份者和各專業界別之意見,更沒有釋除大眾疑慮。最後,特區政府更試圖快刀斬亂麻地將此議案在爭議聲通過,為六,七月的示威活動揭開序幕。「兼聽則明,偏聽則蔽。」政府長久充斥著處於「收成期」之流為其粉飾太平,事事護航,不單沒有掌握民意,更錯失平息干戈之最佳時機,最後更不能修補社會撕裂。然而,政府一直迴避市民訴求,讓紛爭愈演愈烈,社會撕裂日趨嚴重。

廣告

更甚,警隊與市民被政府置於對立面,政府亦疑似認同警隊於6.12的過度武力鎮壓,變相鼓吹武力鎮壓即正義的意念,同時奢望暴力能使香港回復昔日,最終促使大規模警察與香港市民的衝突。政府針對日益嚴重的警民衝突,只有不斷地嚴厲譴責香港市民,要求大家可以理性地對話。

毛澤東:「世上決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細讀毛主席的金句,不難明白意指凡事皆有因果。因此,香港人表達手法漸趨激進,全皆由以下的「因」:

廣告

1. 制度暴力壓制,逼使市民以抗爭為最後表達意願之手段

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未經DQ)的結果顯示:建制派取得87萬選票並於立法會佔有40議席;非建制取得120萬選票卻於立法會佔有30議席。其中,功能組別議席一直被建制派壟斷,長年缺乏競爭。最後,政府與建制派合力把持議會,建制派成為橡皮圖章,任何政策皆可無阻礙地通過。在人人平等的大原則下,傳統功能組別此等特權階級已經違反此普世原則。

政府和建制派更利用香港人和平的心,一直站在道德高地上呼籲大家重返議會,以和平理性去討論反對暴力。相信沒人會否認和平理性討論的必要性,但如果在一個不平等的制度和議會下,香港人又如何與政府重返議會,理性對話?

2. 警察專業不再?

在6月12日,警察展開第一次的粗暴清場行動。在多段新聞影片中,更拍攝到警察不斷使用胡椒噴霧和警棍對手無寸鐵的示威者和記者作出過量武力。附近有獲得不反對通知書的和平集會人士均無一幸免,接二連三的催淚淚彈攻擊令他們受到不必要的傷害。

自6月12日後,政府和警方隨之定性為「暴動」,企圖合法化暴力驅趕之行為。因此,香港人希望新增一個訴求 — 成立一個有認受性的獨立調查委員會。可惜,政府繼續「語言偽術」,佯稱現有機制可以調查和監察警方行為。不幸地,之後遊行衝突愈演愈烈,部分警員已情緒失控,更出現促意傷害示威者要害之行為(例如:警棍或橡膠子彈等攻擊頭部、插眼、折斷已被捕示威者手腕、腳踢示威者頭部等)和一些不文明的行為(例如:對記者舉中指、用強光燈照記者、用粗言穢語辱罵示威者和記者等)。儘管有現行機制,警方在不配帶委任證和不顯示警員編號下,如何將一眾警隊中的害群之馬抽出來?

作為一群專業的工料測量師,我們自當明白專業人士有其專業守則,不能因私人情緒等原因違反學會守則。正如醫生不能因病人之職業、身份、地位等而出現醫療判斷的偏差。反觀警方,明顯地將因示威者帶來的工作量和情緒轉化為武力,實有違其專業,這絕不是我等專業人士之典範。

3. 警黑合作,創造香港新秩序

7月21日於港島區遊行活動結束後,發生震驚全港的恐怖襲擊 — 一群「白衫人」(疑似黑社會人士)帶同武器(生果刀、木棍、籐條並鑲上鋼珠等等)於元朗西鐵站內大規模無差別地襲擊市民。於恐怖襲擊期間,警方雖然接到大量求助電話,但他們沒有立即回應,巡經附近的軍裝警員看到罪行發生後,亦施施然回頭離開。更嚴重的是,警署重門深鎖,不讓市民內進,警車車更拒絕市民求助,直接開走,任由居民絕望地留留在原地。最後,多名市民亦有指出報案中心職員曾惡惡言相向或掛斷市民緊急求助的來電。

在「白衫人」的淫威過後,警方終於到達「平亂」。可惜,他們的行為更令全港市民心寒,由不同新聞片段清楚拍攝到疑似黑社會成員與警察指揮官於恐襲後互相噓寒問暖,言談甚歡,甚至有警員在眾目睽睽下將手持武器「白衫人」放行。最後,警方聲稱努力搜查後,沒有發現任何可疑人士和手持武器的人士。同時,警方亦都解釋離去的軍裝警員是在等支援,令香港人驚訝配備手槍和已接受相關訓練之警員,竟然無能力阻止罪行發生,實有愧對安全城市美名。

直到今天,警方僅以非法集結拘捕了了12人,全部人士可獲保釋侯查。相比起示威者被指控的暴動罪並且不能保釋,待遇相差甚遠。除了了警方的放生,建制派立法會議員及區議員疑似在現場指揮,建制派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更被拍攝到稱讚「白衫人」為英雄。種種徵象和事實很難不得不令人臆測整件事件乃政黑警合謀的一場驚人陰謀,試圖滅聲。

事發至此,政府無道,警權過大,導致數名前途光明的青年人先後以死相諫。可憐他們身上的肉爛血盡,亦未能使政府就市民訴求作出正面回應。同時,青年人不斷為政府施政失敗進行抗爭而身陷囹圄,公義不得彰顯。現在香港問題已由政治問題變成良心問題!

現懇求各測量界的同仁,別再裝睡,撫心自問為什麼我們還可以在冷氣房內吃「人血饅頭」— 任由青年人為我們受傷、犧牲和死亡,以換取我們的自由、繁榮和安定。我等希望各同仁齊心一致以實名聯聯署促請政府回應市民的以下訴求,包括:1.成立有認受性的獨立調查委員會、2.正式撤回引渡條例議案、3.廢除功能組別、4.實行真普選及5.全面收回所有暴動定義及撤銷被捕示威者控罪。同時,我等邀請各同仁參參與8月5日的行動,逼使政府回應市民訴求。

我等在此告誡政府別奢望以暴力將香港人滅聲和解決香港撕裂問題。事實上,示威者人數多寡是取決於政府的施政和判斷,別將自己錯失諉過他人,甚至要年青人承擔惡果。

為了了香港,我們絕不放棄!

 

熱愛香港的工料測量師謹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