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吳克儉:五千蚊?你今日洗咗未?

2016/3/26 — 18:54

教育局局長吳克儉

教育局局長吳克儉

【文:王非@ 進步會師】

尊貴嘅教育局局長近日話有見學生輕生問題嚴重,故特意批港幣五百萬元一次性撥款,協助各學校搞搞生命教育。其情或可嘉,但須知各處鄉村各處例,要談生命教育,就好似談世界各國宗教一樣,各地有自己的一套信念和標準,很難好似玻璃心咁「凝聚共識」。就算只放眼本地,奉行較精英主義的國際學校,跟較小康的本地中文中學,或青少年困惱較多的第三組別中學,已經大為不同。坦白一點,在薄扶林和慈雲山的生命體驗,總有明顯出入吧!

廣告

隨手谷哥,看15-16年度(14-15年度也舉辦過!)香港教育學院「協助中學規劃生命教育計劃」,重點字眼不外乎是「建立正確價值觀」、「提升抗逆能力」、「海外地區交流考察」、「分享經驗」和「校本規劃」等[1]。真係牛津嘅順嫂(牛頭角街坊福利會津貼小學嘅家長)都噏得出。有好友正任教中學,亦有一兩位表弟妹仲讀緊中學,問他們學校領導怎麼辦生命教育?答案一律是:「未聽過。」

講真,一次過港幣五百萬,全港四百幾間中學,勞師動眾,咁多校長、副校長、高級學位教師等,淨係數人頭,每月人工已經過一千萬港幣 ─ 仲未計各大專院校講師!這「價值連城」的「生命教育計劃」說穿了就只係一班教育機構管理專才,自己圍埋開會交流,閉門造車、坐井觀天。若問局長和校長們,上一次跟學生坦誠傾偈係幾時?答案大概係:「做局長/校長之前。」根本連學生最缺係乜,有咩過咗龍,一律唔知;又或者知道學生嘅需要同學校嘅問題,但淆底唔肯承認。

廣告

看《那一天我們會飛》,1992年,蘇博文同餘鳳芝講,佢physics識曬,所以老師批准佢用上堂時間做飛行學會工作。試問今天2016年,有邊個校長或老師夠膽咁做?而家整個香港教學團隊(局方、校長、老師、家長和學生)始終缺乏互信,有任何incident都只會找個weakest link入對方數。資訊科技發達,連局長都在私家車上用智能電話進行日常公務,但大部份中學卻始終謝絕學生㩦帶手提電話,皆因校長老師都怕學生肆意拍片、打機、上社交網站 ─ 講到尾,都係不信任。為何不信任學生?學生為何偶有作反的衝動?無他,你唔聽我講,我點會睬你啫。

一個處理學生攜帶手機的決定,或能為學生帶來安全感;一個學會、學生自選的課外活動,能為學生帶來成功感、使命感;一個受學生愛戴的教授出任副校長,足以增強學生對學校的歸屬感。可惜嘅係,現實中學生不斷的「被補課」、教育局局長不接受學生的請願信、校方亦營造不信任學生的學習環境等等,令「協助中學規劃生命教育計劃」只能充當「銀河艦隊」尾巴上的耀眼星塵。

吳克儉,其實你明唔明,要學生愛惜生命,並唔係要搞好「生命教育計劃」,更加唔係要你派俾每間學校嗰五千大洋,而係你點樣可以營造出一個可增強社會流動性嘅教育制度和關愛學生嘅環境氛圍。作為一局之長,貼近社會、掌握民情、制定方案、確切執行係必要嘅 quality,可惜嘅係,吳局長你在今次事件上冇樣及格,試問我哋又點可以將代表著香港未來嘅學生交到你手上?

本周人人都問:「每間學校資助港幣五千蚊可以點洗?」老生常談,買起校長每月1.5日的工資,或者買局長1/2日的工資,請他們脫下西裝,換上校服,在校園不同角落坐返九至十個小時,晚上寫篇《校園日記暨生命體驗錄》還來得實際。

[1] 宗教教育與心靈教育中心,香港教育學院。取自這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