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太過實際的梁文道先生:結局之路由此開始,然後呢?

2019/10/11 — 15:24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Daniel Tsui】

曾聽說過,昔日去廟街找師傅算命,對方一般會先問一句「先生/小姐你最近有心事?」繼而再問是否感情、人際關係等問題。聽者往往會嘖嘖稱奇,誤信算命師傅真有神通之能,能「算出」自己確有煩惱。殊不知,這只是心理學中「冷讀法」(Cold Reading)的一種,能去廟街找算命師傅,除了少部分人純屬好奇,其他自然是心事重重。而香港又幾乎沒有溫飽問題存在,一猜感情、事業或人際關係,自然容易估中。

細閱梁文道先生的文章〈結局之路由此開始〉,筆者竟不自禁聯想到廟街的算命師傅。文中提到,「兩年前仍然在此大膽推測,終有一天,從北京的角度來看,(香港)這道門戶其實是可以合起來的。」其實又何需「大膽推測」?早在鄧小平與英國談判之際,就已經為香港定下「50年不變」的界線。樂觀地想,「50年不變」算是中央的「體恤」,因應實際情況,讓香港用50年與內地接軌。難聽一點,「50年不變」卻是毛澤東、周恩來對港「長期打算,充分利用」的「2.0版本」,用50年時間,找另一個地方替代香港特殊的國際地位。

廣告

上海10年前設立自貿區,便聲稱要超越香港,到近年的粵港澳大灣區、深圳「先行示範區」,無一不以吸收香港功能、取代香港為目標。但既然中國有香港了,為什麼還要不斷強調需要一個超越香港的地方?如果一個超越香港的存在能在內地出現,取代香港的位置,香港還有被「長期打算,充份利用」的存在價值嗎?中央還會容忍這個潛在的「西方資助的反共基地」嗎?答案不言自明。

「終有一天,從北京的角度來看,這道門戶其實是可以合起來的。」這句話就有如聲言中國GDP終有一日超越美國,沒有人會認為這是大膽推測,因為從數據來看,是很有可能發生的(中國人口也是美國的4倍)。但問題在於實現的時間,是5年,10年,還是100年?既要假設北京終有一天「關門」,何不再大膽一點算上「關門」時間,和以怎樣的方式,是另起爐灶再建一道門,還是寧可忍受不能外出也要強硬把門關上?關門之路由此開始了,但什麼時候會正式關上?什麼時候推出宵禁,取消區議會選舉,甚至取消「一國兩制」,拆除港深關口?

廣告

但最令筆者驚奇的,不是文中將算命師傅級別的想法視作「大膽推測」,而是梁文道先生竟然為一群頭腦發熱的市民在一個商場集會,宣布成立臨時政府而震驚。事實證明,梁先生實在搞錯震驚的對象,事關「臨時政府」在示威者中的反響不大,在宣言的一兩日後已經被廣泛質疑真實性。示威者幾個月來一直堅守「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原則,梁先生卻認為「臨時政府」是「邁出貨真價實的港獨第一步」,又是否過份憂慮?

這種顯然而見的道理,難以相信身為讀書人,媒體人,馬來西亞、中國大陸及香港等地多份報刊專欄作者,在兩岸三地都吃得開的梁文道先生會不知道。筆者無法得知梁文道先生複雜的心思,但不得不同意「太過實際」這個自我定位。文中多句諸如「到了現在,這些人是否仍然相信勇武運動的升溫會帶來好結果?」的問題,似乎訴說了他的立場,但實際上只是反問,留下一幅「教精你」的嘴臉。萬一運動失敗,論者大可再扮作預言家,「我早就提過了」;萬一運動成功,也可以繼續以同樣的論調,作出預言家式的警示。

梁文道先生11年前所撰文章〈災難時期的自虐〉,曾經寫道「關於汶川地震最可怕的意見不是批評救災工作,也不是『過早』出現的重建監督,更不是對懷疑防震的程序有缺漏;而是那林林總總的『分化言論』……很多人都已正確地指出,天災面前,我們不需要更多的對立、分化與偏見了。」汶川地震和香港反修例示威,一是天災一是人禍,雖然性質不同,唯「救災工作」都是第一要務。令我不明白的是,梁文道先生〈結局之路由此開始〉的著眼點,卻偏偏是〈災難時期的自虐〉所批評的。除了上文提到將所謂「臨時政府」想成「港獨第一步」,文中借用建制人士的想法,稱「接下來,既然整場運動已經變質,依循同樣的邏輯,就更該推出宵禁,取消區議會選舉」,難道又不是刺激對立、分化與偏見了?

筆者自問也是「太過實際」的人,如果算命師傅能指出我的煩惱,肯定會再三追問「然後呢?我要怎樣做?」因為遇到問題,最重要是想方法解決,或找人指點迷津。提出更多問題?可免則免了!所以太過實際的梁文道先生呀,結局之路由此開始了,然後呢?

作者自我簡介:傳媒人,香港中文大學碩士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