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家人們:18日的維園能看到你們嗎?

2019/8/16 — 13:29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祈吉果的少年】

致我所愛的屋企人,亦致所有以香港爲家的家人們:

最近香港動蕩不安,人人都捲入了鬥爭之中。面對大是大非,自然是想這周日的遊行中有更多同路人。但面對家人,實在不敢,更不忍爭辯。唯有寫這封信,希望能傳到你們手中。

廣告

在香港出生和長大算是比較安逸的。沒有戰火,少有迫害。自己在回歸過後,接近千禧年間出生,懂事時看到的已經是連鎖店林立,卻鮮有文化輸出的旅遊中心。沒看過旁人所說的 good old days,沒經歷時有耳聞的巨變,或許都算是我的幸運吧。但亦因此,我對香港的感情可謂淺薄。和很多香港人一樣,總是憧憬著一日能離開這城市,去別的地方生活。可是在動蕩中和城中的其他人一同奮鬥了兩個多月後,卻又不由得愛上了這個家。各區連儂墻,橋和隧道中迸發的創意,衆籌登報時發揮的團結,屢敗屢戰的熱血與堅持,不畏强權的勇氣,長輩們在示威集會中對我們年輕人的關愛與保護......令人感動的時刻實在太多。對所有遇到過的人的感激,說多少次多謝也不會足夠。

香港病了。這是個不爭的事實。長年來漠視民意,廢話謊話成癮的政府自然有病。原本是香港驕傲,保護市民的警隊亦不幸被傳染。而這病情惡化,已不再是簡單政見可以形容,而是如其他人所説的黑白是非之分。病徵太多,不能盡敘。只想問問,還記得 721 元朗白衣人無差別襲擊孕婦卻無人被起訴的可怕嗎?811 北角所謂愛國人士對途人和記者的攻擊和在場警員對他們的視而不見呢?當警察忙於對無人街道施放催淚彈時,還有人為 8 月 7 日荃灣被斬斷手筋脚筋的市民追查凶手嗎?同樣作爲女性,被警察當街非禮,辱駡甚至脫去内褲的女士們,特首有關心過嗎?被制伏後繼續被毆打至腦出血的市民,被警察使用「非致命武器」射爆眼球的護士,難道又是自作孽?身爲執法人員,在鏡頭底下把武器放到示威者背包中做僞證陷害的警隊,還有可信度可言嗎?

廣告

政治課上的教授説過,政府擁有著一個地方中唯一使用合法武力的權力。可當這份權力被濫用,又有誰來監督阻止?法治描述的是人人均需守法,著重的卻是當權者也必須受法律監管和約束。香港現有對警察的監督機制,包括監警會等,只能審視前綫,有顯示編號的警員。其他個案一概是「無法追查」,對警隊的建議更是多次被無視。相對地,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的範圍可以更廣更深,不僅可以調查前綫武力使用情況,更可以調查政府和高官們在這一系列事件角色和保護敢於作證的證人們。這些都是現有機制無法做到的,更是可以對政府和以林鄭為首的高官們帶來制衡和制裁的有效工具。特首拒絕接受監督,反指獨立調查委員會會只針對警隊,到底是在保護警隊那名存實亡的聲譽,還是自己?身爲政府首長卻不願意受監督,甚至以法治之名打壓示威者,豈不是對法治的最大傷害嗎?法治精神,可值得你用一日下午來守護?

尚-保羅 沙特説過,Man is condemned to be free 不論我們想不想,我們都擁有著自由意志。即使身爲警察,他們也是有著違抗不合理命令的自由,有著瞄準身體或四肢的自由,有著不濫用權力的自由。而隨著這份自由而來的,就是他們對自己所有行爲的,無可推搪的責任。同樣地年輕人們對於自己的行爲也有責任,他們亦因此道歉,改善。對自己行爲的責任不可逃避,對不願面對政治,裝睡的人們又何嘗不是?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沒有行動的良知是沒有意義的。面對警察和政府的濫權暴行,假若我們只是心中表態,口頭認同政府和警隊有錯,卻沒有任何實質行動,寧願窩在家中涼冷氣,又和那些對這一切視而不見的人有什麽區別?面對不公不義的視而不見,何嘗不是對惡行的肯定與鼓勵?唯有知行合一,才是真正的致良知。如何選擇,是我們每個人自己的自由和責任。唯懇請大家不要逃避,作出合乎自己所想所言的決定。

作爲和理非,你可能覺得示威者也有犯錯。比如說 13 號機場中似乎是失控的場面等。抗爭當中犯錯自然是不足爲奇的,當日確實有毆打他人,阻礙救護人員等事件發生,在此不多作辯解。然而即使雙方都有錯,也是有程度和背景之分的。示威者對疑似公安拳打脚踢,做成不足一日便可出院的瘀傷,和警察在街頭肆意使用禁止在戰爭中使用的催淚彈,刻意瞄準示威者和醫護人員頭部開槍,做成永久性傷殘的差距,又怎會是一句打和 super 可以了結?再者,示威者已經道歉改善。反觀警方,似乎被特首荼毒太深,不但卻絲毫不肯認錯,甚至指罵有意代他們道歉的司長。這種態度難道又值得鼓勵嗎?或許你不認同部分勇武示威者的行爲,或許你會害怕失控的場面再次發生。但這也不代表你不能走出來。除了勇武,還有當日會出現的和理非,醫護隊,物資組,甚至聖詩團,街坊隊等,他們同樣需要你的一份力!再者,覺得大家可以做得更好的話,不是更應該走出來和同路人們交流,甚至在必要時勸阻你不認同的事,為這場運動帶來你想看見的改變嗎?

我很明白你可能會有恐懼和包袱,不但害怕行出來,甚至連平日穿什麽顔色的衣服都要仔細斟酌。亦明白你説的話很多時是出於關心和擔心。老實説我自己也很害怕子彈會飛到我身上,或是有一天回家時被人襲擊,更害怕會失去自由。第一次面對催淚彈時,我也有想過要立刻逃離集會。可這正正就是需要我們展現勇氣,擇善固執的時候。我自己也不知道如何才能徹底剋服這份恐懼,只是希望我們都不會因爲恐懼而做錯決定,不會讓自己免於恐懼的自由被人輕易奪取。

作爲基督徒,我相信神才是最終掌權的。我們只需要盡力做好自己能做的,把結果留給上帝。因此我們才能在亂局之中高唱 hallelujah,堅守自己的盼望。基督教看重的,是我們要活出自己的信仰。把自己所信的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活出來。這點我想對其他人也是適用。若你仍然心存良知和黑白是非,相信著人權,自由和法治,你願意把這些信念活出來嗎?從小到大,父母一直教導我要做個正直,有道德的人。我自問正在和一衆香港人努力。8 月 18 日的路上,能看到你們嗎?
一個仍有夢想的年輕人謹啓

作者自我簡介:一個普普通通,渴求公義的大學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