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對罷工猶豫不決的劇場從業員:藝術是社會良心的底線

2019/7/29 — 11:55

致對罷工猶豫不決的劇場從業員:

如果你不介意,請聽我說一件2012年的事。當時,我受僱於一受資助藝團。夏初,有朋友決定參選同年立法會功能組別選舉,邀請我幫忙做選舉經理。考慮到未必能兼任兩份工作,我向藝團請辭。藝團原本想我留任,開出停薪留職到選舉後的條件;當發現我支持的是獨立(非建制)候選人之後,要我在一份「協議立即離職」同意書上簽名:實際上我被解僱,但文書上我自行離開,連一分錢代通知金都沒有。

以上事件只有很少人知道。七年後舊事重提,是因為我很清楚,特別是受資助藝團的高層,就算不談政治取向也會想「高調地站在政府對面,會影響將來獲資助的可能性」。他們會以「保護」藝團來合理化沉默。

廣告

曾有不少資源持有者以「bite the feeder's hand」來批評受資助者,企圖以道德標準蒙騙公眾對藝術的天職的理解。

如果我們配合,不正正是任由政府利用資助滅聲,用納稅人的錢來拑制市民的思想自由嗎?

廣告

的確,在歷史上,文藝擔當極權喉舌的情況並不罕見,以軟性方式吹捧政權換來位高權重者大有人在。但是我衷心相信,劇場從業員當中,絕大部分是因為受藝術感召而入行的。他們堅信在亂世中,藝術將繼續照見人性的高潔,讓我們在污穢中看到希望。劇場不是風花雪月的地方,演出不是為了娛樂有閒階級。如果你決定不罷工,那麼,請讓劇場做它應做的:給我們把世界看得更透徹的機會。不罷工,也不要用嘻閙堆砌一切如常的假象。

藝術,是社會良心的底線。

(如果講bite the feeder's hand,警狗何止咬市民的手?)

(文本無題,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