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年輕的同路人

2016/2/11 — 11:02

大年初一晚上,前線上的年輕人與警員對峙,各不相讓。(圖片來源:朝雲)

大年初一晚上,前線上的年輕人與警員對峙,各不相讓。(圖片來源:朝雲)

【文:薯頭】

希望這個稱呼不會讓你們生氣,因此筆者不曉得自己有沒有稱你們為同路人的資格。

廣告

筆者良久沒試過打開word不是為了工作緣故。

星期一的半夜,筆者並不在現場,然而看著網上不停更新著的畫面,思緒不由得回到兩年前吸入第一口催淚彈的記憶。

廣告

不知何時,香港變得如此陌生。各種荒謬的事情登上每日頭條,一件又一件,頻繁到使人心力交瘁的地步。

放催淚彈的那一夜,筆者覺得這個世界就要結束了,香港要完了,沒想到第二天卻遍地開花,開展了一場史無前例的雨傘運動。原本的心灰意冷又再燃起希望,覺得也許香港還沒到絕望的地步。但是漫長的七十九日足以消磨人的意志,我們沒等到像太陽花運動般的成果,而情況在之後兩年,更一步步將香港迫向深淵。

能走的,一個個移居外地;不能走的,看著街頭的露宿者,為了自己和家人不要成為「被洗街」的一群,唯有拼命地賺錢,不賺錢,要如何在高昂的消費中生存?

我們漸漸再無力去爭取活著應。有。的。尊。嚴。

有時候,不想麻木,但情況絕望到叫你放棄。有些人就像癮君子一樣,為了忘記香港變得愈來愈不堪的殘酷事實,唯有用工作和消費去麻醉自己,有了穩定的工作,兒女上到名牌學校,偶爾去去旅行,這一來也許就能在幻覺中看到跟那。群。人在電視和訪問口中所描繪的美好景象——沒有所謂的大白象,只有阻礙政府的議員;沒有大陸公安來港執法,只有屬於個別事件的銅鑼灣五子。

年輕人們,請不要成為這。樣。的。大。人。

筆者不會說星期一晚做的事情是對的,然而,甚麼都沒有做過,對社會不公義不。聞。不。問。的。人,也沒有作出批評的立場。

大人應該要感到抱歉的,因為我們沒有盡力建造一個能讓年輕人期待的社會,也沒有在風暴中站在前面為他們遮風擋雨,迫得他們要自己走上街頭。

年輕人,你們有的是絕境中的勇氣,看不見未來仍抱著希望去反抗,然而不要讓一時的憤怒蒙蔽雙眼,讓仇恨去主導你的行動。要跟錢和資源比你多,而且歷練十足的大人對抗,你要小心下每一步棋,因為你的對手很強大,而這不是遊戲,一子錯,滿盤皆落索的結局不一定可以關機重來。選舉年間,警察和你們的血只會成為某些人天秤上的法碼,甚至隨時視之為棄子。聖經有句話說要「靈巧像蛇,純良像鴿子」。讓自己成為對方不能忽視的對手,才能真正進行有勝算的博奕。

所謂寧欺白頭翁,莫欺少年窮。不要叫人小看你年輕,請繼續懷抱著這份純粹勇氣和對公義的堅持前進。因為就算此刻輸得一敗塗地,你們還是有一項無法被奪去的優勢——你們會活得比我們長,而未來是屬於你們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