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張德江】郭榮鏗:二零四七問題 今日開始共議

2016/5/23 — 13:14

資料圖片:郭榮鏗 facebook

資料圖片:郭榮鏗 facebook

【文:郭榮鏗(公民黨立法會議員)】

中國人有句哲言:人無遠慮,必有近憂。意思是人如果沒有長遠的考慮,眼前必定會出現憂患。

廣告

《中英聯合聲明》訂明,中國政府在聲明中臚列的各項對港基本方針政策「五十年內不變」;《基本法》第五條亦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

「五十年不變」的確是一把雙面刃:它在過渡時期發揮了穩定香港人心的作用,讓主權順利交接,但這也是一個時限,令香港人擔心五十年期限過去後,2047年的香港會變成怎樣?

廣告

香港回歸中國至今十九年,尚未及「五十年不變」的一半,離2047年還有三十一年,確實是一段長時間。可是它的回溯影響,即將出現。比如說下年買樓的市民,要是做三十年按揭的話,2047年剛好是他們供滿物業的重要日子,到時他們的業權可會與今日不同?再推前一點說,早幾年前已有一些法律界同業,如前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和港大法律學院教授陳文敏便指出,現存的土地契約中,有些是跨越2047年的,屆時那些土地業權的狀況又會如何?

由此可見,2047問題不是三十年後才發生,而是今日已經開始浮現,並且可以預期,越近這個「大限」,問題會越來越多,而且越來越複雜。2047年後香港何去何從,對正值少年至中青代的兩代人實在有巨大的影響,就如卅年前當香港人知道1997年要回歸中國時,很多人都做了一些影響其人生的重大決定一樣。由此大家應該明白,為何今日香港很多壯年人(包括筆者)和青年人都關心一個在未來三十年後才發生的事情,因為對於我們來說,這個問題是這麼遠又那麼近。

公民黨在人大委員長張德江訪港時,向他提出了要開始著手處理2047二次前途問題。有建制派議員卻冷嘲熱諷,說現在離2047年仍有一段長時間,討論這個問題無意義,而且到時張德江已不在位。這些說法,足以反映其人之苟且短視。按其思維,前中國領導人鄧小平大可不必早於1984年提出「一國兩制」以處理1997年主權交接,因為當香港回歸之時,他非但不在其位,甚至已經撒手人寰。預見問題,及早著手處理,這才是一個關心香港的人、一個稱職的從政者應做的事。

當然,我們不是說要讓上一代人去決定這一代人和下幾代人的命運,所以公民黨提倡的是籌組「港是會議」,讓在2047年的香港有份的各方人士 ─ 包括中央政府、特區政府和香港的有心人,共商港是。

這是關乎幾代人的大事,需要幾代人的時間來處理,始於今天,是其時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