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張德江】陳淑莊:保育香港 建立自主未來第一步

2016/5/20 — 6:42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page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page

【文:陳淑莊(公民黨副主席)】

「香港人」三字,是一份歸屬感和自主的堅持。香港傳奇的歷史,創造出我們獨特的文化面貌和社會生命力,保護育孕育本土身份認同的一切,即是保護香港未來。可惜自回歸以來,香港政府不斷利用重建的名義,肆意將這些舊日回憶摧毀。2010年政府總部即將搬往添馬艦,港府打算只保留政府合署中座和東座,西座則拆卸重建、賣地賺錢。

其時「政府山關注組」足足與政府抗爭了兩年,多番奔走,甚至引起了國際古蹟遺址理事會的關注,不但親自來港評估,更罕有地發出文物警示,批評拆卸西座的做法。最終2012年12月,政府終於將西座列為一級歷史建築,放棄拆卸及重新興建的計劃。有幸參與是次抗爭,是因為我堅信守護政府山建築物群組的完整,即是守護它背後本土歷史的完整。

廣告

以發展之名鏟去歷史,例子不勝枚舉。2007年半山景賢里、2010年上環永利街等等,但抗爭結局卻不是每一次都能成功。保育的工作曠持日久,以政府為首的破壞卻是接踵而來,最近中環閣麟街民房遺址保育工作在民間正逐漸沸騰。屬巿建局卑利街/嘉咸街重建項目範圍的中環閣麟街/吉士笠街,早在十九世紀末已有華人聚集從事買賣活動,傳奇人物如「受保護婦女」紅毛嬌、地位顯赫的富商何東亦曾居於此地,不出300米的街巷更隱藏著碩果僅存的「背靠背」民房遺址。

廣告

如此重要的古蹟,政府就遺址向古諮會提交的研究報告卻自相矛盾,委員僅花七分鐘在會議議程的「其他事項」中倉促討論,便以「不予評級」作結。市建局不但沒有按《市區重建策略》列明其需承擔文物保育工作的角色,就遺址制定任何保育方案,更冷淡地將之稱為「石塊及磚塊」,建議拆卸再安置。如此不尊重歷史及輕視保育工作,任由這段寶貴的社會發跡史隨意煙滅,這是外行管內行,抑或刻意為發展鏟除生活史?

隨發展商加快收購而面臨清拆的北角皇都戲院大廈,頂部巨型飛拱設計全球獨有,外牆的「蟬迷董卓」大型藝術浮雕裝飾,更是只此一家,既得到國際保育組織重視及肯定,亦是當區地標。見證幾許浮光,承載社區人情和電影歷史的大戲院,差點因古蹟辦及歷史建築評審小組粗疏的研究及文物價值評估報告,被建議評級最低級別的三級歷史建築。莫非在政府眼中,藝術與回憶的價值永遠也不及發展商的銀碼?讓香港人足以自豪的建築,最終只能成為遍地碎瓦?

從國際上無數大城巿的經驗得知,文化保育與經濟發展絕對可以並行不悖,甚或相輔相成。偏偏香港政府刻意將兩者對立,一味「重發展、輕保育」。保育政策落後、行政措施乏力,文物保育策略、制度、資源運用及監察機制等範疇都有缺失,長遠而言只會令本土歷史、價值及文化不斷被消失。歷史建築是承載文化、在地人民集體回憶的現場,若我們仍對危機漠不關心,香港不止失去記憶與個性,香港人的身份認同亦無從紥根。

尊重歷史及認識過去,是建立自主未來的關鍵;讓下一代以自己的土地和文化為榮,才是真正的公民教育。因此我們必需守護文化遺跡,守護社會的歷史真相,透過保育承傳歷史,建立自主的第一步,建構一個屬於香港人的未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