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我臉書上本土派的朋友

2015/6/5 — 20:57

【 文:多多 】

昨天有人發了謝曬皮的STATUS給我看,其中有一句, 說支聯會孕育了李卓人和蔡耀昌這種出賣港人的政客。說支聯會是為了拿光環和政治資源。我知道這些說話,很多人都講過很多次了,也有很多人回應過。 但這一年這種論點,連在嚴重自我過濾的臉書上我都看到不少(有中同也有大同share),所以我想用一個朋友的身份,跟我臉書上支持這些論點的朋友分享我的一點意見。

今年是我第一年參與外國的六四紀念活動。這裡沒有燭光,人也比香港少多了。活動中,有些人走出來,讀出死難者的名字和1989年在北京死亡的位置。有些有全名和年齡;有些只有姓;有些,是‘unknown'。就像艾未未和網民讀汶川地震中的遇難學生的名單一樣,他們的名字提醒我們,這些死去的人,是有血有肉的人。看到倫敦集會的規模,更感覺到香港維園集會的可貴。

廣告

謝曬皮說支聯會「孕育」 出賣港人的政客,實在是無視了過去二十多年每一個透過支聯會支持民運和平反六四的人。我對她這句特別不敢苟同,一是因為這句說話基於錯誤事實,二是因為她把公民社會想像成個別領袖統領一切的鐵板一塊。

你可以不同意蔡耀昌在社聯做的一些事,或是李卓人在某些議題上的立場,但並不代表你可以把一個人對某些議題的表態,和其他他有參與的團體綑綁起來,而且把一個人代表一整個團體。這樣的理解根本是把各種不同的議題和理念(中國民主/香港民生/香港政治改革)混為一談,忽視了每個議題背後真正需要處理的問題。比如說,入境審批權的討論,跟我們的身分認同和是否支持建設民主中國有關係嗎?把所有問題歸咎于身分認同,只會讓始作俑者繼續躲在中港身份衝突的後面,無需要面對任何實質的指責,也無需再政策上做任何實質改變。

廣告

再者,我真的很想知道她說蔡和李得到的「利益」,到底是什麼利益 ?我真的很想求證。 否則她這些指控,就像愛港之聲之流說泛民和學生收受美帝利益一樣空洞無力。

說支聯會拿「道德光環」 和 「政治資源」 的人,根本是在侮辱每一個在當天,或是在之前更多的時間,都在為平反六四努力的支聯會義工和職員。所有「形式」,所有「大會安排」,你在維園看到「二十年如一天」的事,都是一些人日復日、年復年承存下來的。過去二十幾年,這個強大的政權每一天都用盡一切方法抹去八九年的血漬-封鎖、利誘、否認。記憶能保存下來,不靠一霎那的衝擊,是靠年年月月,用不同的方法去感染和傳承。支聯會不只有六四晚會,他們做的教育、記錄和聲援的工作,不在鎂光燈下,但不代表沒有做過(更可況這些其實上去他們的網站就可以看到了…)。面對如此強大的力量想要抹掉我們的記憶,要牢牢記住,其實需要很大的力氣。更需要的,是堅持。

說六四(或任何大型集會)「沒新意」、「沒創新」的人,對政治和社會改變的想像,是否如電影V煞一樣? 會有一個英雄出來召喚大家,11月5日炸掉國會,一聲令下,革命成功? 現實是,6月4日不會有英雄,7月1日不會有,任何時候也不會有。我在大學四年學到的是,政治和社會的改變,都是漫長和充滿未知,更多時候是滿滿的失望。十年二十年,最後推翻政權的一場,只是無數前人努力過後的最終章。面對巨大的國家機器,為了內地伙伴的安全或是為了要順利的完成一些工作,不少事情只能很低調的做。沒有即時的「爆點」或「改變」是否就等於沒用? 不斷的「階段性勝利」,是因為這根本就不是容易的事,也不是三五年能做到的事,更不是一定會成功的事。

會說支聯會為了「道德光環」 才去堅持平反六四的人,恕我大膽假設,應該是沒有真正的面對過這個極權政府。過去算是稍微做過中國人權的工作,在大後方尚可以感覺都中共控制無時無刻的存在,更何況是站在最前方堅持平反六四的人?我說的控制,是遭監聽、遭恐嚇、被抹黑,還有可能影響你最親的人。這些白色恐怖,抵一兩年都已經夠痛苦,更何況是不間斷的抵上十幾二十年?請記住,做這些事的人,不是聖人,他們也只是人,或是比其他人多一些執著,但終究也是像你和我一樣。這些壓力的「光環」,誰會享受?

在是否支持建立民主中國的這個事情上,我覺得如果支持獨立就要把這個城市和中國所有議題切割,簡直等於把頭藏在沙堆裡。這一年跟一些內地參與維權活動的朋友聊香港獨立的問題,得到不少啓發。他們都很支持香港獨立,但並不是因為他們覺得香港有民主,中國就會有民主,而是他們真的認為談香港獨立是對香港民主進程討論一個很好的衝擊。問題是,什麼是獨立?獨立於什麼?需要討論獨立的前提是,我們根本不獨立。政治現實是,我們沒有同意過,就被成為中國的一部分。要脫離,是否需要人民自決?需要人民自決,其中一個策略是否需要盡量指出專制者一切非法和暴力的控制手段,讓它失去統治的合法性和正當性?若果是的話,平反六四是否能做到?

可能你的答案是不能做到,但我的另外一個問題是,那,其他本土派現在提供的方法,是否能做到?

不要誤會,這不是一篇為支聯會背書的文章,我也知道這個團體絕對有它需要改革的地方。 這也不是反對本土派的文章。只是,支持本土,支持獨立,是否等於我們需要瓦解現在一切公民社會的基礎?

我想說的是,我知道香港過去幾年每況愈下的生活和政治環境讓大家很不滿、很無力,但作為一個公民社會的參與者,我們共同的期望,是增加我們的力量,推翻專制。批評現有的公民社會團體、消滅對公民運動的信任、製造「有你沒我」的對立討論,到底是否在增加我們的力量?這樣的策略是在爭取民主還是權鬥?

理想一點說,民主的精神是求同存異,多不同意一些人,也不等於要消滅別人。更何況,瓦解市民對公民社會和運動的信任,是否就等於「醒覺」?我只是希望,大家看到一些對公民團體(不只是對傳統的「大佬」,也包括對本土派的團體)的批評時,可以先求證一下真偽。 很多網上的批評,都是基於片面的理解或印象。我們至少可以做的,是盡量理解。

昨天到現在,思緒很混亂,這些是我嘗試整理後的一些感覺和意見,sorry for 1999。但我真的覺得,現在在公民團體之間,求同,才是我們能擺脫無力感和找出路的方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