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香港前線警察的家人

2019/7/21 — 10:41

7 月 14 日沙田遊行後,大批示威者未有散去,警員在場戒備。

7 月 14 日沙田遊行後,大批示威者未有散去,警員在場戒備。

【文:林日筠】

我的未婚夫是一名記者。他學歷高但工時長薪金低,我不介意。他的職責是報導事情真相,讓市民能監察政府或私人機構,對維護香港法治甚有貢獻。他工作有滿足感,我也以他的職業為榮。

由於近年間中週末就有遊行示威,他要加班不能陪我,我也不介意,只提醒他要注意補充水份別中暑。工作時他既不保護示威者,也不阻礙警察維持秩序。所以當我知道他間中受不禮貌待遇時,我是有點介意的。

廣告

但最近兩個月,我竟然要提醒他工作時記緊穿記者螢光背心、戴頭盔!每次有示威,我就要擔心一整天,食不下嚥睡不著,直至他深夜歸家。天呀,我要嫁的明明不是戰地記者!這樣我真的很介意。

但是我心知,擔心家人的,又何止我一人?無數的示威者、警察、救護員、記者等等的家人,最近也是受著同樣的煎熬吧?那麼到底誰是罪魁禍首呢?

廣告

我曾有一刻埋怨過某些使用暴力的示威者。只要有一小撮人用暴力,警方就有理由用武力去清場,傷及無辜的記者。但當我看到他們在立法會噴上「是你教我們和平遊行是沒用的」時,想起政府在一百萬人和平遊行後堅持繼續二讀「逃犯條例」修訂,又想起廣大市民被制度暴力欺負了多年 — DQ大家選出來的議員、不查鉛水、通過眾多超支工程的撥款、發展新界東北⋯ 又怎忍心怪他們終於按耐不住呢?作為80後「和理非」的我,也很驚訝自己對暴力的接受程度。

回顧最近示威的警察報陣,例如中信大廈和新城市廣場,很明顯是警隊高層希望引起前線警員和示威者的衝突,政府實在陰毒。說到底,示威者要控訴的是政府而非警察,而我也相信前線警員無理由渴望主動襲擊市民。

既然法案已「暫緩」,只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便可暫時舒緩社會各界的疑慮,修補社會的撕裂。很明顯政府非為保護前線警員,而是要掩飾其高層指揮出錯。

其實問問身邊的朋友就知,參與6月12日的遊行的人數眾多,原因是很多一向支持政府的市民也反對修例,多了很多「首行族」。其後政府一直挑撥各方的矛盾,就是希望大家忘了曾有的共識,已「壽終正寢」的法案就可以「借屍還魂」。

林鄭口口聲聲「不會出賣警隊」,但來日如果大家不極度克制,萬一有示威者不幸喪生,你估警方需不需要交出前線同事「祭旗」?即使最近警員出動時制服上沒有編號,真能沒人負責嗎?最後還不是會變成朱經緯第二?即使不用坐牢,受傷又值得嗎?盧偉聰和李家超倒是會繼續嘆冷氣,退休後加盟財團發大財啊。

我相信各位的家人加入警隊時的志願也是維護正義,除暴安良,而不是加害於受政權壓迫的市民。雖然不幸地我們不仁不義的政府將前線警員推到一個兩難的位置,但希望有智慧的各位能提醒家人,時刻都保持專業,在不違反上級命令的情況下,冷靜地處理任何危機,別中政府的離間計,別犧牲自己的寶貴前途作為高層升官發財的籌碼。

不論今後政局發展如何,衷心希望各位的家人和所有市民每晚都能平平安安整整齊齊地歸家。

林日筠 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