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香港黑道:與虎謀皮必然為虎所食——獨立的香港才能保護香港黑道

2019/7/25 — 13:55

2019.7.21夜,元朗街頭

2019.7.21夜,元朗街頭

【文:伊洛人】

前不久發生在元朗的白衣黑道無差別攻擊事件,顯然是中國政府指使的,對香港人和平示威反送中的報復。想必中國政府給予了黑道朋友大量好處,以激勵其對老弱婦孺,甚至孕婦大打出手。

在此我想提醒香港還有台灣的黑道朋友,與中國合作無異與虎謀皮,最終結果必然是為虎所食。如果你們稍微關注中國新聞,雖然中國政府掩蓋了華南大水等災難,但對於其近期政績,即成功打擊了「各省黑惡勢力」剛好在大肆宣傳。全中國各個省市縣鄉黑道,乃至村一級的「村匪惡霸」均被找到犯罪證據。警方不知為何,突然在其住宅院落,或參與施工的建築中發現屍體。顯然中國政府早已掌握相關證據,只是在今天才拿來用。

廣告

二十多年的時間裏,這些中國的「村匪惡霸」與香港的「愛國黑道」一樣,是中國政府的好朋友。各地警方給予他們保護傘以收取好處,而各級官員更需在土地開發項目中利用黑道威脅,奪取人民土地謀取暴利。這些黑道當年不僅像今日香港黑道,是中國政府的座上賓,更是村鄉乃至縣的首長,或各級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在行政級別上高於何議員的多如牛毛。然而不到半年時間內,他們連同與之合作的官員警察均被打倒。只因中國政府應對美中貿易戰引發的經濟危機,需要現金彌補虧空。順便以黑道駭人聽聞的罪行,偏轉民衆對經濟下滑的怒火。雖然中國政府的集中營和活摘器官更令人髮止,但大部分中國人只能看到政府想讓他們看到的。

香港黑道自以為和中國高官有交情便會安全,更是痴心妄想。倘若中國政府有殺雞儆猴的需要,即使結拜或認幹親也不能保全性命。因為深入派系的黑道在黨內鬥爭時是最好的靶子。井岡山土匪王佐袁文才收留紅軍殘部可謂力挽狂瀾,更與毛澤東結拜兄弟。但當王明得勢後立即遭到殺害。中共元老賀龍當年販賣私鹽,菜刀斬殺稅吏。後以土匪軍閥頭目身份投身革命,貴為十大開國元帥功成名就。直至文革,被冠以「大土匪」名義批鬥,迫害致死。試問香港黑幫大佬,哪個對中共貢獻之大,關係之深,能與井岡山上王佐,袁文才,或開國的賀龍元帥相提並論。

廣告

況且,人並非生下來就是黑道,黑道大佬也不一定想讓子女繼承黑道。大部分情況下當官僚壟斷或破壞了合法財富的來源,一些不甘心受窮或不想被餓死的人才去鋌而走險。可以說黑道的誕生必有離地的政府,特別是殖民政府。

發表反對港獨聲明的洪門,其前身的天地會剛好是反對滿清政府殖民統治的「明獨」「鄭獨」。而所謂孫文領導的辛亥革命,實際上是由各省實權派脫離清帝國的獨立運動。最後中華民國僅有的一點點民主,也在國共兩黨北伐後徹底消失,重新淪為實際上的殖民地。今日洪門與中國殖民政府同流合污,打壓在地人民權益的行徑,正是欺師滅祖。

而在香港元朗,財富近在咫尺,卻不能合法融入大英帝國和香港合法利益體系的元朗人,便像美國的墨西哥鄰居那樣成為了黑幫。但所謂的 97 回歸並沒有解決元朗人面對的困局。中國殖民政府尚且不如最後三十年的港英政府,香港的利益分配體系被地產商和借助香港進行骯髒交易的中國殖民者壟斷,元朗除了黃賭毒的買賣,也只剩下水貨客的走私生意。真正能讓子孫後代不再當黑道,站着掙錢,獲得有尊嚴且富足生活的方法,只能是建立由在地人民控制的政府,即香港的實質獨立。

縱觀全球,真正能夠洗白的黑道,必然加入了民族獨立和人民解放的運動,成為了建立新國家的英雄,或至少是反抗殖民者的烈士被人懷念。亞非拉和後來的東歐的民團組織頭目,均是靠武裝反抗殖民當局,成為新政府的成員而洗白的。上海黑道大佬杜月笙至今仍受人尊敬,只因其參與反抗日本殖民的行動,而非協助蔣介石鎮壓工人運動。

今日香港危機加重,本土黑道已經惡性累累。但在被中國完全殖民前,是龍是蟲,尚有一絲機會可選,希望黑道中的有識之士好自為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