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臺灣人在香港前線的愛與革命:「四菜一湯缺一不可」

2019/9/5 — 11:42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SY】

我是臺灣人,只是對香港一直都有著莫名深厚的情感,也許是來自政治、廣東話、文學、影像以及音樂,各方面的接觸所累積的吧,於是我一想起香港便會感到無限的浪漫和悲傷。多年來一路看著各種風風雨雨,直至今年六月的反修例活動越演越烈,我的情緒問題也變得嚴重,無時無刻盯著連登、Telegram、Twitter、Facebook 以及各個香港傳媒的直播,我感覺許多東西將一去不復返,而當我八月終於帶上裝備要前往香港時,我交代了失聯處理方式與個人資料,對方除了請我萬事小心之外,更多的是無法理解甚至認為我發瘋了,但我知道自己是十分清醒的,原來,我也是一個陸上行舟的人。

初次見到我的夥伴 T 時,對他的印象只是一位有著書生樣貌的香港青年,而當我們一起站在最前線時,卻發現他也是個不折不扣的勇武,時不時讓我聯想到梁天琦。第一天的行動開始前,我與 T 在旺角集合,觀察完狀況便決定跟著移動的人群往前,走了一段路之後,前方傳來數聲「黑旗」的呼喊,我們只來得及戴上防毒面具,頭盔和護目鏡都還沒拿出來,就要面對突如其來的催淚彈,我們流著淚撤到一旁的住家門口,T 說:「妳知道剛剛子彈從妳耳邊飛過嗎?嚇死我了。」我在香港的抗爭就是這樣揭開序幕的,事後我才從別人口中得知 T 的手臂被催淚彈射中了,只是他選擇不告訴我,同時間我也確認了一件事:我是真的做好萬全的心理準備了。

廣告

到後來次次都身處在前線的我,總是保持在一種異常平靜的狀態,或許是來到憤怒與理性的平衡點之後,就不會感到害怕了。最先習慣的是催淚彈的味道與聲響,接著習慣跳閘、開傘、封路、滅催淚彈、丟磚頭、噴漆、砸警車還有最疲憊的——被防暴警察追擊,始終都無法習慣的就只是「不自由」而已吧,而這就是我們為何在此的原因,今日我們蒙面偽裝出來抗爭,是為了明日再也沒有人需要這樣做。

我在這期間難得休息的一天,逛完書店後與一位嫁到香港的朋友相約在深水埗,準備離開時碰上了方仲賢因買雷射筆被捕,與朋友告別之後,我加入了包圍警署的行動,看著警方出來不知所云的樣子,答不出以什麼罪行逮捕他,答不出他身處何處,民眾的憤怒和夏日的氣溫都不斷升高,但真正令我感到窒息的不是這些,而是香港的法治早已蕩然無存。

廣告

這晚也在現場巧遇了剛吃完飯的 T 和他的朋友 G,有位記者聽見了我們用國語交談,得知我是臺灣人之後他提出採訪邀請,我確認了是哪間傳媒後便答應了,結束後他向我表示對臺灣人前來參與的感動,也希望臺灣加油。因為難得可以見到大家完整的臉和日常穿著,T 和 G 笑著說我們今天都是真正的路人呢,是的,現場幾乎都是路人以及附近的居民,有裝備的人是極少數,然而迎接我們的仍是無數的催淚彈,有一顆就在我們身旁爆開,T馬上拉著我往後退,接著出現在我們眼前的就是防暴警察了,這一切都已成為了香港人的日常,而這夜最終也讓我流了鼻血,止住了之後,我在想的是:香港的血何時才會止住呢?

我並不打算去浪漫化整件事,因為現實中港警的濫捕濫暴是無比殘酷,只是在現場感受到的溫暖也同樣重要,各種年齡、膚色、職業、性別和信仰的人都走了出來,所有人都互不相識卻理所當然的幫忙,許多人說這真是太反常了,但我認為香港人的勇氣、友善以及團結,其實一直都在這裡,只是被生活中一層濃厚的霧給掩蓋,當大家一起伸出手便撥開了,每個人都應該看看的。我不僅是無法路過這些痛苦轉身離去,更要用力張開眼睛無論美醜的去記憶,有人會說我又不住在香港,更不是香港人,但在我心中有我愛的香港,在香港有我愛的人,除了捍衛民主自由之外,我也想要盡力去保護這一切,就算只是我一廂情願的愛與革命。嘿,我也在這裡奮鬥著。

「我遲十五分鐘走就會被打。」港警在太子站進行無差別攻擊的那晚,看著直播流淚的我收到了這樣的訊息,我所愛的人每天都要承受這樣的風險,我的無力感又再次升級了。我花了好大的心力去適應這些只能隔著螢幕的生活,因為更多時候的我並無法親自去到香港的抗爭現場,但我明白臺灣也有自己的仗要打,於是我積極傳播資訊,也試圖與各種立場的人進行有效溝通,我相信深植公民意識的重要性,大家一起將種子散播出去,互相討論學習就能成長,也讓更多人培養獨立思考的習慣。如果你也曾經在腦中描繪過理想的國度,你就該開始為了實現它而做出改變,不要小看自己的力量,最可怕的從來都是冷漠。

這場運動即將邁入第三個月,香港所經歷的一切傷痛難以細數,如今,林鄭宣布「動議」撤回條例草案,仍是拒絕回應任何訴求,並繼續譴責示威者,當我感到憤怒的同時,連登上「四菜一湯缺一不可」的文章還是讓我會心一笑了,無論是如何絕望的狀況下,幽默感總是不可或缺的重要調劑,請再次告訴自己,抗爭尚未結束,五大訴求是缺一不可,任何生命也都是缺一不可,別忘了,我們是會哭也會笑並且追求自由的人類呀,所有人一起努力走下去才能夠對抗怪物,所有人,缺一不可。

我聽見了香港的哭聲,我們感到痛的位置是一樣的,總有一天我們會流下自由的眼淚,同時擁抱所有自由的靈魂。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為「香港前線,愛與革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