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與五歲小孩談郊野公園

2015/1/17 — 22:56

郊野最平坦之處,就是水塘,你要鏟平它起樓嗎?

郊野最平坦之處,就是水塘,你要鏟平它起樓嗎?

行山時,我經常想,如果今天幼稚園的小朋友問︰「行山長官,郊野公園佔香港四成土地,如果全部都不能發展,我長大後住在哪裡啊?」我如何回答。

我會答︰「儍豬,你年紀還少,行山行得少,香港的郊野公園全部都是山,平地極少,如何起樓?新界原居民幾百年前已來新界定居耕田,遲來的客家人,要在偏遠的谷地上建村,幾乎所有平地都已有人用,剩下的,都是山,不容易發展啊。常聽人說,新加坡有八、九成土地可用作發展,為何香港要留四成土地作郊野公園?這又是誤導了,新加坡沒有甚麼高山啊,九成都是平地,自然有很多土地可以發展,怎可以類比?」

不要睇少五歲小孩,他們都很smart,問得出這麼有遠見的問題,一定聽得明白。

廣告

有一次,我到萬宜水庫附近行山時,又想到,如果今天幼稚園的小朋友問︰「行山長官,這裡明明很平啊,山也不高,為何不可以發展起樓啊?」

我看著萬宜水庫,自言自語地答︰「沒錯,有些水塘旁邊,還是有較平緩的斜坡,要起樓,建豪華別墅,技術上當然可以,但這些都是集水區啊。你知道嗎,水塘周邊很多路,都是禁區,嚴禁普通車輛進入,連踩單車都不可以,就是為了保持水源清潔,令大家有乾淨的食水啊,在水塘四周起樓,我們是不是要犧牲香港的食水安全呢?」

廣告

世事真的很奇怪,前幾個月,我在烏蛟騰行上吊燈籠,途中竟然碰到一位獨行的五歲小朋友,我以前想像的情景,光天化日,活靈活現地出現,五歲小孩子比我想像中更smart,他指著下面郊野公園內一大片平地,問︰

「行山長官,那處明明有一大片平地,沒有村落,這些郊野公園的平地,可以發展吧,如果全部都不能發展,我長大後住在哪裡啊?」看著那位五歲小孩,他擔心得快要掉下淚來。五歲就想這些問題,現在的小孩真命苦。

五歲小孩很smart,從吊燈籠下望,他留意到烏蛟騰有一大塊平地,應該可以發展。

五歲小孩很smart,從吊燈籠下望,他留意到烏蛟騰有一大塊平地,應該可以發展。

我們要切實回應這五歲小朋友的問題。於是,我拿出地圖,找到烏蛟騰村,把地圖與眼前地型對照,依法切實回應︰「請看清楚,那些平地,其實不是郊野公園範圍,屬於烏蛟騰內的鄉村用地,你若見到郊野有些空地平地未發展,那些地大部分都屬郊野公園範圍外,或被郊野公園包圍的「飛地」,主要是鄉村用地,未發展,多是因為村民人去樓空,交通不便等理由。那些地方,根本不屬於郊野公園啊!而且,按規劃原則,就算發展,都是小型屋宇,不可能是大型屋邨啊。」

這位五歲小孩,老是常出現。有一次,我到山頂看夜景,盧吉道朦朧夜色中,又碰見他,他又追問我︰「你說高山很難起樓,山頂這裡,不是起滿樓嗎?科技先進,郊野公園的山,一定可以起樓啊,如果全部都不能發展,我長大後住在哪裡啊?」

我答道︰「山頂山腰,當然可以起樓,但地皮面積少,山路崎嶇,只可以建豪宅,所以,若要在郊野公園發展,只能發展低密度豪宅,說甚麼發展郊野公園可以降低全港租金、甚至說改善普通市民居住面積、減少劏房,都是自欺欺人,因為就算發展郊野公園,都與普通人的居住問題無關啊。」

五歲小孩似乎滿意了,請我為他拍一張照。於是,我就以香港夜色做背景,拍了一張五歲小孩的照片。

五歲小孩滿心歡喜,我為他拍了一張照,背景是維港夜色。

五歲小孩滿心歡喜,我為他拍了一張照,背景是維港夜色。

我與這位五歲孩子真的有緣,沒多久,我從九龍塘步行上廣播道時,又碰到他。他又問︰「行政長官說,覓地起樓是施政重中之重,旁邊這塊是甚麼地啊?我剛才走進去看過,不見人影,又無車出入,霸了很大塊地,如果連這些市中心地方,全部都不能發展,我長大後住在哪裡啊?」

我望著五歲小孩,大惑不解,他怎可能走進軍事用地?這塊地,正是解放軍九龍東軍營,我告訴五歲小孩︰「其實,要發展,這些市區的解放軍軍營,方便得多了,土地既平,面積又大,而且位處交通要道,出入方便,是熟到爛的「熟地」。你知道嗎,以前港英殖民地時代,怕人作反,廣播道口,要駐紥重兵,防止有人奪權,搶佔電視台與電台,於是在這裡設軍營。現時,廣播道的電視台與電台,已搬得七七八八,根本沒有甚麼軍事需要,這些市區軍營,才是最有發展價值呢。」

五歲小孩又問︰「我前幾天去過新界,見到很多荒廢農地、很多污煙障氣的貨櫃場、粉嶺的高爾夫球場,地很平,用的人很少;還有邊境河套區,很大塊地,那些地,為何全部都不發展,我長大後住在哪裡啊?」

這位五歲小孩果然不能小覷,我說︰「這就是問題了,政府開口埋口說發展郊野公園,其實新界很多地未物盡其用,管理不善;說發展郊野公園,其實只是轉移視線,首先是難度極高,而且香港還有一成半土地是「綠化地帶」,作為城市與郊野公園的緩衝,政府盲搶地,目標其實是這些綠化地帶啊!」

我和五歲小孩走到浸會醫院後門附近,小孩說︰「我要回去了,byebye!」

一定有人質疑,我常常碰到這位五歲小孩,若非患上非暴力型反社會人格障礙講大話不眨眼,就一定是思覺失調、精神分裂、或是接觸墳場新聞總編輯太多而撞鬼、也可能是因為沒有朋友而想像一個朋友出來陪我行山談天。

我想告訴大家,我同意那位姓李的行政會議成員所講︰「相信就見到」。信者則見,遊戲原來係咁玩的。

***   ***   ***
相關文章︰
人人都講「五歲孩子」的故事,其實我一早就講過「五歲孩子」,唔好抄我。「五歲價值」其中一項,係「不講大話」︰新年祝願:齊來擁抱五歲價值  、  「五歲價值」看六四

遊郊野公園︰我們兩天賺了39萬

如果你不清楚「五歲孩子」的故事,請重溫梁特首振英給我「幻想成真」的啟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