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與其攬炒 不如自救:加拿大救兵引進公民選舉運動

2016/5/9 — 16:24

【文:朝雲】

黎明的歌聲繚繞中環海濱,遠至立會亦略有所聞。但這一帶是很多人的傷心地。警察在添馬公園射過幾多噴霧,揮過無數警棍,群眾不敵潰敗,從此結下血和仇恨。來日史書應該謹記,政總外的添馬公園,才是本土的發祥地,激進路線亦由此生根。

是故逾五十市民,寧願不與眾同樂,而在「煲底」聚首。他們俱深憂立會選情,群雄割據亂鬥,傘運的努力再次挫敗。

廣告

***

倡議者沒什麼大名氣,而是三位加拿大人。運動的名字,叫聰明選民。

廣告

其中一位發起人 Natalie,特地從加國來港。她強調聰明選民與戴耀廷的雷動計劃,互不從屬,而是互相合作,「係一個平台,唔係大台」。

各派各有盤算,初選和讓路皆一廂情願。新的運動情願斧底抽薪,不再指望黨派,妄求它們協調;應該由下而上,由選民主導。

***

第一階段 - 聰明選民

運動將廣邀全港選民,填寫問卷(見網站),徵詢他們認為重要的議題,排成列表。

議題由選民決定,比如「支不支持一地兩檢」、「支不支持香港獨立」等。由選民按重要程度,決定議題排序。

選民可將最重要的議題,列為「超級議題」。希望候選人夠就此議題綑綁投票,比如「支不支持重啟政改」。

諮詢期滿,運動將詢問所有非建制候選人,交代對議題的立場。

隨後運動便將候選人的答覆,回饋予全港選民。

第二階段--雷達系統

戴耀廷教授反省過「雷動計劃」,改為「雷達系統」,推出「公民聲納」網站。用戶可通過 Telegram 投票,得悉候選人的滾動民調。

為免有派系動員灌水,港大民意計劃的鍾庭耀,也會有隨機抽樣的民調,與網上民調互相比照。

雙方在選舉前不斷更新民調,連同「聰明選民」得到候選人的回答,便成為選民的投票指南。

***

前港視導演蔡錦源,加入聰明選民,成為義工之一。

他解釋運動的最大轉變,是再沒有什麼「自己人」、「同路人」,毋須接受調處,才可受惠於協調。

「聰明選民」強調選民自決,選民提出他們在乎的議題,各派候選人可自由作答,也可不予理會。好惡交由選民判斷。

另一方面,雷達系統則負責不斷更新選情。戴耀廷不會指令選民配票「救」任何人。他只希望找到若干認同運動的選民,願意等到入夜後,參考過民調才投票。到時應該策略性投票,抑或擇善固執,依然交予選民決定。

***

問:你幾時移民到加拿大?為何回港推動公民運動?

Natalie:96年我隨父母移民到加拿大。而家係加拿大政府,做公共政策研究。

依半年我決定休假,原意係想返大學讀 PhD。但申請休假時傘運還未開始,休假時就拋棄哂原定計劃。

我係加拿大有兩位朋友。Fenella 在香港跑新聞,當過港大的校友會主席。移民加拿大後,她為國會議員助選,議員當選後,負責管理他的國會辦事處,她熟悉民主國家的競選策略;Ivy 則是專研 Communications Design 的退休教授,研究公民運動如何傳播,影響社會。「聰明選民」的大鋼,就主要由 Ivy 執筆。

問:離開香港時你幾多歲?是什麼原因令你放棄原定規劃,還要回港幫手?

Natalie:去左加拿大廿年,條數好易計,咁問咪爆我年齡出嚟~

我最擁抱的身份是國際公民,第二身份是加拿大人,也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

香港人做左啲乜嘢,點解要承受咁嘅苦?香港人冇獅子開大口要習近平落台,民主係基本法本來所賦予。而家唔俾不特只,仲要打到香港人咁樣,我真係唔抵得。

香港比其他國家嘅人,已經順攤好多。國際公民可以關心非洲等各地的事,但人生苦短,我決定用下半生工餘的精力,關心中港台的民主自由。一齊努力,有幾多得幾多。

問:戴教授借鑒加拿大的公民運動,改變了雷動計劃,是不是受你們影響?

Natalie:係大半年前,我已經係咁係 fb,send messages 俾無論識唔識嘅人,分享自己資訊。我唔敢講有冇影響,也冇問過 Benny。

Benny 好有心,乜嘢都試吓。但我地係加拿大,兩屆選舉試過協調都唔 work。細黨想攞議席,有動機協調,但大黨根本沒有動力。若只有部份人肯協調,其他人不為所動,協調的人亦變得傻仔。

所以新版的「雷霆救兵」,參考加拿大的公民運動 Vote Together。想政黨協調嘥時間,應該由選民開波,要求候選人表態;由選民配票,唔再硬食候選人政綱。

我地希望運動改變選舉氣氛,提升選民和候選人質素,唔駛再含淚投票。

問:你即將返回加拿大,如何維繫運動?

Natalie:而家核心團隊有四個人。除了我們三個加拿大人,還有蔡錦源導演。好感激蔡導,只係同佢傾到一半,蔡導就主動問我,「要唔要搵李慧玲?」第二日就係 D100。

港島區義工:我地係上禮拜六的漂書活動偶然認識,一齊食艇仔粉,跟住就做左義工。

每次選舉,我地都被動睇候選人嘅宣傳,同選管會嘅名單,每次都係睇落對方應該係泛民,所以投佢,但結果都有啲失望。

依個運動想做嘅嘢,正正係每次選舉時嘅掙扎,唔知自己投得啱唔啱。所以我加入運動,希望有變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