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與其為楊光解畫,也請吳康民校監為前學生說句公道話

2015/5/20 — 12:52

【文、圖:羅恩惠,紀錄片導演】

培僑吳康民校監為楊光說「公道話」,指楊光「一切聽指揮」,自己並無決策權。文章標題是《還六七真相》 (明報觀點版 19-5-2015)。

自從五八年培僑第二任校長杜伯奎被指從事政治活動被遞解出境後,吳康民即走馬上任,領導培僑至今,仍擔當顧問角色。港英年代,愛國學校用自編教材、不參加公開試、拒絕教育署緊密監督;結果被長期針對,政治部探員在學校附近監視,申請擴建校舍及資助困難重重,教員薪金比外間少得多。各項挑戰加上極左思潮,學生們很容易受鼓動。

11.6.1967 《大公報》 左派發動「聯合大罷工」。楊光發言。

11.6.1967 《大公報》 左派發動「聯合大罷工」。楊光發言。

廣告

 

廣告

六七暴動期間之培僑校園,集會不斷。
摘自《我們必勝 港英必敗》

六七暴動期間之培僑校園,集會不斷。
摘自《我們必勝 港英必敗》

 

培僑學生活動。摘自《培僑校刊》

培僑學生活動。摘自《培僑校刊》

 



關於「反英抗暴」,吳校長2001年在明報寫的最深刻是下面兩段。

反英抗暴剖白 吳康民 明報 31.7.2001

六七年的事件中,我並沒有扮演重要角色,但港英當局,卻視我為重要人物。多次搜捕,以至誤中副車,逮捕我的副手、司機並加判刑。我則因「狡兔三窟」,得以逃過大難,否則個人歷史將會重寫。 不應嘲笑和歧視參加者 「反英抗暴鬥爭」在得不到港人支持以及北京基於對香港的利用大原則下宣告結束。但是當年的參加者的「抗暴」意識和愛國家愛民族的赤子之心還是需要肯定。這場鬥爭是一個歷史悲劇。廣大的基層參加者絕大部分是好人而不是暴民,他們不應受到嘲笑和歧視。他們是被運動的群眾,更不是既得利益者。當年他們失去職業,受盡歧視,直到今天垂垂老矣,生活也改善不了多少。由於他們對事件缺乏更高層次的分析,所以當有人以譏嘲的態度揭開這個傷疤時,他們本能地會進行反擊。這也是傳統左派不願公開評價這場鬥爭的原因。 

上文小結如下:

 1. 吳校長自謙並非六七暴動的重要推手。
 2. 要理解參加者之無私並予人道關懷。

 2012年12月,「反英抗暴」時被判「非法集會」入獄的香島中五學生曾宇雄,向特首梁振英請願要求翻案。前《新晚報》總編輯羅孚之子羅海雷,亦以培僑校友身分向時任培僑校長及鬥委會委員的吳康民發信,希望得到當年左派學校的師生支持。 羅海雷又指,「當年在那些被捕的學生釋放後,左派學校可以高調地打鑼打鼓的迎接,為什麼回歸以後就像縮頭烏龜,什麼都不敢說,為他們維權? 就算六七事件大方向是錯誤的,參與運動的左派人士如果沒有放炸彈,只是遊行示威,派傳單,沒有任何暴力行為,依然受到港英政府嚴厲的鎮壓是否合理?」 

 

4.12.2012 羅海雷致吳康民公開信

4.12.2012 羅海雷致吳康民公開信



8.12.2012 吳康民回前學生的公開信,指出「此事不能心急。美國和澳洲都有一些逼害少數民族的往年舊帳,涉及上百年前的事,至今仍未了結。」

8.12.2012 吳康民回前學生的公開信,指出「此事不能心急。美國和澳洲都有一些逼害少數民族的往年舊帳,涉及上百年前的事,至今仍未了結。」

 

究竟愛國學校的參與有多深? 吳康民是否「沒有扮演重要角色」。我又試圖在資料中找線索。

培僑一直是左校的龍頭大哥,操場上、舞台上都走在時代尖端。在吳校長的領導下,十三歲學生被驅使放炸彈 (10.10.1967),另有學生因藏有煽動性標語被判囚十八個月 (14.10.1967)。

 

11.10.1967 《華僑日報》
十三歲培僑學生被驅使放炸彈

11.10.1967 《華僑日報》
十三歲培僑學生被驅使放炸彈

 

14-10-67 《華僑日報》
培僑女生藏煽動性標語判囚十八個月

14-10-67 《華僑日報》
培僑女生藏煽動性標語判囚十八個月

 

9.9.1967 《大公報》

9.9.1967 《大公報》

 

23.10.1967 《大公報》
對著毛主席像莊嚴宣誓:決將熱血和青春獻給偉大的抗暴鬥爭。

23.10.1967 《大公報》
對著毛主席像莊嚴宣誓:決將熱血和青春獻給偉大的抗暴鬥爭。



當年愛國學校早上都是讀報時刻,黨報鼓吹的都是「戰無不勝」。兩例正好說明有因才有果。

與其焦急為楊光解畫,以吳校監今日之地位,是否也該為跟著大隊走的學生們說句公道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