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與卡洛斯對談賽馬的國際標準

2015/4/30 — 12:16

我和著名資深馬評人卡洛斯(下稱卡兄)在同一天生日,同是喜歡看賽馬,同樣對不知賽馬為何事便大放厥詞、亂作批評的人沒有任何好感。但恕晚輩無法完全認同卡兄近日在港人講地的宣傳片段中,以賽馬的比喻來說明高門檻篩選特首候選人的正當性的理據。卡兄向來在評論賽馬的話鋒中藏著睿智,如果晚輩只與卡兄對談政治,不談賽馬,難免對卡兄有失尊重。故此,讓我們一起從國際大賽中察看端倪吧! 

在賽馬上,不同地區的國際大賽或許有些細節上的差異。例如有些賽事的途程是1600米,有些是1777米,有些是1500米;有些賽道是左轉,有些是右轉。即使是舉辦相同途程的大賽,有些賽道是馬匹出閘不久便要轉個急彎,有些則是馬匹起步後有一條長直路場讓各騎師有充裕的時間取位。各大賽的場地掛牌亦要因應當日的天氣而定。但要舉辦真正的國際級別賽事,相關機構或多或少都也要根據國際賽馬聯盟的參考標準辦事,至少不能偏離得太遠,否則賽事便無法升格為國際賽級別,如是者便難以吸引到真正的佳駟報名參賽。愛彼錶女皇盃剛成為全球首20名的大賽,以及「步步友」在四月份登上了世界第一,都是按國際評分標準所得的結果。至於參賽的馬匹是否全部都具同等的級數,這實屬後話。有時在賽前被看好的馬匹,在賽事中竟然表現得碌碌無為。但亦有不少馬匹能夠一戰揚(正)名。這正是公平競技最引人入勝之處。

廣告

另外,我們完全清楚高多芬集團在全球大賽中的戰績非常彪炳,亦知道大摩在香港享有大賽「盃王」的美譽。然而,我們從未看過任何一場只有高多芬集團或大摩陣營馬匹出賽的大賽。當年前香港馬王「爪皇凌雨」在揚威杜拜的過程中,便擊敗了數匹高多芬集團的參賽馬。而在剛舉行的女皇盃賽事中,頭四熱門的馬匹分別是2.5倍的「模範駒」、3.9倍的「威爾頓」、6.5倍的「喜蓮歡星」和9.7倍的「軍事出擊」,當中有兩匹隸屬大摩馬房。但是,跑入冠亞軍的分別是15倍的「將男」和18倍的「善得福」,當中沒有一匹是來自大摩。同日的香港二級賽短途錦標更是由此賽前未曾在短途大賽交出接近表現的「誰可拼」奪標。無論是從評分中最高還是賠率最熱中挑選三匹馬,恐怕也無法在事前中選到「誰可拼」(註:「誰可拼」的賠率為14倍,在十匹參賽馬中僅排第五)。故此,如在賽前便進行了過於嚴格的篩選,只准賽前最具勝算的兩至三匹馬角逐大賽的話,我們便無法看到具驚喜的賽果。

近期每逢「步步友」出戰大賽,該賽的報名及參賽賽馬匹數目便傾向偏低,箇中關鍵是該駒的實力雄厚,令部分其他練馬師和馬主知難而退,當中的結果並非以制度進行篩選得出的。在卡兄心目中,「步步友」是一匹不折不扣的「星球馬」。在晚輩心目中,牠同樣是一匹「來自星星的馬」。

廣告

誠然,香港馬王選舉是在每項路程中先挑選兩至三匹候選馬出來然後進行複選,過程中全由專家和馬會高層操作。然而,在整季的賽事中,競逐過程是公開透明的,絕非由馬會高層一錘定音。若然在不同年代出現了「靚蝦王」、「精英大師」、「蓮華生輝」、「威爾頓」、「步步友」等眾望所歸的候選馬,即使多了幾匹其他候選馬的出現也不會影響大局,選舉過程亦不會浪費什麼資源。但若然同一屆出現數匹實力接近的馬匹,過早進行篩選並不代表入選馬匹的實力冠絕群雄。所以,在不同年份選出的各項途程的馬王,在客觀實力上仍有分野。況且,現時的制度亦會製造出令人非議的結果。 在去年的最佳一哩馬選舉中,便曾出現了「大運財」當選的荒謬結果。在上季中,「大運財」從未贏得一哩途程的一級賽,當中三仗均遲於「精彩日子」過終點。「大運財」出道至今,尚未能夠敗給「步步友」少於一個馬位,所謂的應屆最佳一哩馬,真是不知從何說起。另外,「將男」雖在去年的三冠長途大賽中贏了兩場,但仍無法當選應屆的最佳長途馬。若然「多名利」在上季只勝出一場國際一級賽便足以奪得應屆最佳長途馬,那麼很多馬迷便會質疑,為什麼「精彩日子」明刀明槍地三次撃敗「大運財」,其中一次更直接捧走國際一級賽獎盃,但牠仍在最佳一哩馬的選舉中落敗呢?

晚輩對卡兄的賽馬的比喻提出質疑,並不代表晚輩要立即跳到卡兄的對立面,晚輩亦不會因此在facebook中主動 unfriend卡兄。 晚輩只是認為,單憑片段中所提的理據,並不足以完全支持卡兄的觀點。或許是近日世界各地大賽連場,加上應屆香港馬王「威爾頓」連續兩場國際一級賽中跑獲「梗頸四」,才令卡兄對候選馬以至候選人有更嚴厲的要求。

不過,正如卡兄在平日的賽馬節目中所指,如果一場賽事中參賽馬少於五匹,香港賽馬會便會因參賽馬太少的緣故宣佈取消那場賽事。另外,如每場大賽都只是由賽前勝算最高的兩至三匹馬參賽的話,韋達或許已贏了很多大賽。當然,晚輩未敢忘記,卡兄最令人敬佩的地方,就是每當沙田馬場以至全港各投注站有不少馬迷聲嘶力竭地責罵韋達大熱倒灶時,卡兄總能冷靜地帶領眾人從巡邏影片中逐格分析韋達的敗因,風雨不改,過程中從不帶有任何個人的恩怨情仇。 單是具備這份專業精神,已是很多人有所不及的。望卡兄在賽馬評論的範疇上繼續為香港作出貢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