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與梁振英先生〈點收科?〉一文商榷

2019/9/1 — 11:32

筆者一向重視官方或半官方言論,閣下在 8 月 30 日一文,大概是閣下首次整體地評論反送中引來的反政府運動。我們今天看到林鄭政府調動新的鎮壓手段:包括公然使用卧底、武力升級等,可見「點收科?」一文,在某程度上反映中共的未來做法,值得留意。文章表示:「配合好中央的部署,堅定立場、堅定信心。」

一、閣下認為「運動的目標也已經不是『五大訴求』,而是……奪取香港政權……實行『去中央化」,將香港的『高度自治』篡改成『完全自治』,令中國對香港只有名義上的主權……進一步分裂中國。」

筆者並不同意,香港出現港獨思想並非始自今天,而是始於閣下管治時期,詳情可參考閣下在施政報告批評《學苑》一段。今天的龐大的巿民上街抗議並非以此為主體,因而不應混為一談。

廣告

況且,由香港巿民對政府施政的不滿和對中央不放手讓港人達致雙普選的合理訴求必須正視,但巿民看不到上屆政府在雨傘運動完結後有任何正面回應。

我們應該明白,香港沒有能力「去中央化」,「完全自治」,「分裂中國」。將這些完全脫離現實的想法,強加諸於廣大的香港人身上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我們不希望中央因為誤判而出現歷史悲劇。君不見台灣也有人立習近平像嗎?

廣告

二、香港是否中國一部份不需要以暴力鎮壓示威活動來體現,中國在各方的實力如何可以從中美貿易談判中看,在這裏不必詳談,但強大的政治、外交、軍事和經濟實力,必須表現在人民對這政府的接納程度,因而言論自由是它們四者的基石。

閣下提出的「不求一時的風平浪靜」,反映出路透社文章指中央不同意對巿民訴求有任何讓步的說法是確實的。這是可悲的,一個政府應以人民的生命和財產為依歸,服務於民,而不應將社會矛盾蓄意激化,草菅人命,製造悲劇。

閣下提出的「不能有行動禁區」,是否包括非法的半軍事化極右親政府組織,和政府施行法律容許的範圍之外,望閣下澄清。

三、六四悲劇是可以避免的,以殺戮換取和平是鄧小平那一輩的想法。當年能做到的,不表示今天能做到。中國現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系,目前碰到的問題不能簡單地以「被列強欺侮,國人漸已醒」來解釋。可是,閣下在這段落中表露的想法,可能正是中共中央的想法,這是可悲的。

四、閣下提出的從「政治、行政、財政、法律和武裝力量」的手段,似乎過於廣泛,尤其是在財政和法律的構想,可能抵觸了基本法賦予的一些獨特規定。

文章有一點特別觸目,何謂調動中國體制外的力量?這當然不是指解放軍、武警、大陸法院等,也大概不是指來港旅遊的大媽,可否指大陸黑幫呢?望閣下賜教。

五、你說「黑衣暴力運動」已經犯下戰略性錯誤,我是同意的,我的主體意見表達在我的網誌博文和臉書上。

你談到因此而可以「趁勢犁庭掃穴」,從而「裡裡外外全面治理、改革、整頓」似乎過於簡單化。閣下當年也做不到,林鄭政府可以在未來數年可預見的更頽敗的悲情城巿裏做到嗎?這點鼓勵接班人的說話可能還是留待閣下私下致電給她,給她點鼓勵和安慰吧!

最後,中國已發展為第二大經濟體,需要以高科技建國,必須遵守國際慣例,建立互信,無可避免地要接受一些共同價值觀。

中國正處於歷史的十字街頭,要麼閉關自守,要麼走向民主和文明。中國需要鴿派而不是鷹派。

閣下是中國領導層中少數的受西方教育,在西方生活過的人。我們看到西方制度也有極多缺陷,但它有不少好的東西,人道主義就是當中一點。

筆者在此多謝閣下透露了中央的想法,警醒港人,但希望閣下以香港人的身份,為香港進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