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與段校長的一場對話會 — 由全場憤怒到流淚相擁,我們終於相信自己是有校長的

2019/10/17 — 18:51

【文:張紫敏】

從來未試過在中大參與這樣的對話會。憤怒、悲傷、絕望、堅忍、倔強、盼望的情緒濃縮在這樣的一場對話會。全場以抽號碼的形式發言,幸運地,是日抽出來發言的人遍及不同聲音,站在抗爭者一方的發言者佔多數,但同時也有和理非、內地生、藍絲等曾參與發言,人數眾多不是所有人也能發言,但所發言的人已代表著社會上不同群組的聲音,尚算讓校長在短時間內多面地接收資訊,以下數個情景特別想記錄:

有如新聞旁述員的段校長

廣告

一開始對話會,段校長宣讀了一則開場白,像新聞旁述員談了近日緊張的局勢,同學一如既往高呼訴求、中段唱願榮光歸香港、滿腔憤恨的情緒蔓延整個邵逸夫堂。首回讓在場同學傳出哭泣聲,是被抽中發言的同學提問校長我們的抗爭口號是甚麼,校長說知道但不回答,因為台下的人已經答了。同學逐說是「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同學追問知不知是誰發起的,沉默片刻,同學回應是本民前的發言人梁天琦提出的,當時曾考慮要世代定時代,最後是時代,因為希望這個時代每一個人都有份,保護著本土的獨特性,為時代的命運而出力,但後來梁已被捕,學生以生命換取自由,付上沉重代價,同學說話時聲線下沉,一時說不下,在場同學叫他不要哭。是的,我們沒有做錯,因為甚麼要哭?人傷心了就應該哭,痛心愛香港的人陸續被捕,受傷,可是,政權依舊視若無睹、置若罔聞的態度,讓學生覺得連哭都是罪過,發生任何事也毫無情緒,保持如常運作是政府先行教導我們的。

內地生:中大生活好難受

廣告

及至一名內地生發言,激起全場憤怒,她一發言首先指責學生不守規矩,不會尊重人,在校內塗鴉,自稱非常愛香港,想香港安寧。同時,她指內地生受情緒困擾,網絡欺凌,校長要怎樣援助他們。事實上,撩事鬥非、撕文宣、扯口罩、打人而不願負責的內地同學,在中大校園曾發生多次這樣的事件,也不了了之。當內地同學發表在中大生活好難受的言論,同學大叫:「那回大陸讀吧,我們不需要你來。」大家也不禁反問他們到底是沒有選擇權,還是甚麼原因要衝進來介入香港現在的事務,並破壞校園表達言論自由的地方,以武力來解決問題,卻反過來指責本地生網絡欺凌?而她即使如何愛香港也確實不屬於這裡,所以在公開會議上,透過發表愛的宣言來要求校長定規來處置土生土長的香港學生,是缺乏公信力的。當全場高呼:「平反六四」,以普粵並用的形式,希望發言者聽得到。也許聽眾深明,這一代的內地同胞被愛國思想改造運動所教育,不知道共產極權的恐怖,才會盲目的深信守規矩的皇道。也有同學提到近日新疆的報導,而發言者只一直重複現在發言不受尊重,要守規守法。但是偉大的毛主席卻教會我們:「革命無罪,造反有理」,破舊立新的行動,內地這一代人理應深深崇拜的。非本地生的同學現在表態,也只能反映當地人對民主自由的看法,但卻深化了本地和非本地生的深層次矛盾,形成一道無法跨越的圍牆。

後來因群情洶湧,也有一名紅衣內地學生被指不斷在同學發言時拍照,拍片,記錄後方發聲的同學。後來在場內呼聲不斷,紅衣同學急急腳離開,在敏感的時代也讓人不禁質疑是否心虛之嫌。眾人一同跑出禮堂,大家也高聲要求該人把照片刪走,也要求檢查有沒有把圖外流到微博、內地組群。事實上,本土同學如此激動,是因為羅湖口岸、落馬洲那邊有素描香港抗爭者的機器和組織,用以識別誰是革命人士,採手段對付、再教育他們。這如同辛亥革命被清朝搜出黨人名冊般恐慌,因為極權就是本著和諧的旗號,深信只要把所有異見人士清除,鞏固政權,就得以太平。所以在場同學情緒也異常緊張,不想任何在場發表異見的人被政治清算,特別是面對現在全世界最具影響力的極權主義。因為人多,也有新傳教授兼爲資深記者的人指紅衣同學是其學生,願意親自查看手機有沒有拍下大頭照,才平息小風波。那時人群陸續多,因同學見場內一直無起息。

段校長避重就輕,同學怨憤

回到現場,其實頭兩小時的對話都頗浪費時間,一來大家也沒有得到想要的答案,段校長擺出避重就輕的姿態回應問題,回應不到肉,憤怒聲不斷。二來有些問題,我深信很多同學都不知道答案,例如校徽上的鳳凰取意甚麼,大家也即時查查校網:「本校以中國神話中之「鳳」為校徽,蓋自漢代以來,鳳即被視為「南方之鳥」,且素為高貴、美麗、忠耿及莊嚴之象徵。以紫與金為校色,取意在紫色象徵熱誠與忠耿,金色象徵堅毅與果敢。」大家也應該深信校長作爲當代著名科學家,確實有驚人的學習能力,所以在此問這個問題,難免校長會生氣,像是否定其智慧的舉動。最後以「大家都需要補習達成不懂校徽的共識」大家都沒有問得出所以然來,校長也輕易閃過很多問題。

到大家慢慢把問題焦點放在近日警方接二連三進入中大校園,有人在大學站被打爆眼鏡,警方卻打蛇隨棍上,拘捕學生,種種情況也反映出中大確實沒有讓學生感到安全,而在位者也從來沒有發任何聲明的質問。也許校長長期接觸的並不是人,所以公關技巧和應對能力不足,在對話上難免有失言的情況,如大學站的範圍和中大的範圍要如何劃分警方可以拘捕的範圍;學生有破壞性的行動所以警方有責任要行動;大學環境是社會宿影,學生張貼文宣與持反對意見的非本地同學有矛盾,但不會發聲明解釋給非本地同學理解;學校要維持正常的運作,因為很多人很想學習,不會全面停課,但同學或因恐懼無法上課怎麼辦,校長一一無從回答。似乎種種陌生的言談與一家人的概念愈走愈遠,校長面對各方面的校政、社政提問也表現迷惘,而預期兩小時的對話也即將結束,於是學生陷入深深的絕望。

對話會的轉機

當有被捕同學、被性侵同學、蒙面跪地的同學站出來,成了整場對話會的轉機。被捕同學希望校長真真正正提供支援,與他們會面,若學生被告暴動罪是十年的罪名,學位還能否保住;受警暴、被性侵的同學以近乎赤裸、聲淚俱下地說出所受的委屈,換來全場聽者最安靜的時間,共同體的概念就是,感受他者悲傷的能力,並與哀哭的人同哭。他們說著自己劫後餘生的經歷,很痛苦也很真實。同樣地,這樣的對話,並不如在警署落口供般,要求證據證明,疑點利益歸於被告的概念,因為在一家人的前題下,不管他所說的是真相、被添加的真相,還是謊言,大家都在陪伴和聆聽著。

段校長流淚緊抱同學,學生道歉

最後,其中一名副校長抱著跪地痛哭的同學,一臉茫然不知所措,因為正常而言,校長、副校長,在大學職位較高的人根本不需要搭黨鐵,也從未像抗爭者般,吃過催淚彈、中椒、進新屋嶺、上法庭。同學情緒崩潰無助,校長和職員也軟弱無力,在場的同學都心碎。最後段校長從車上回到場內與學生閉門會議,段校長最終抱緊學生,流下眼淚,此時此刻,四個月的抗爭歲月,終於有一刻讓在場的學生深信自己是有校長的,就像孩子被欺負後父親憤怒要站出來出頭。其中一幕畫面帶著溫馨和苦澀,同學說若有人打校長會幫他擋,大家齊聲:「我也幫你擋!」校長說:「多謝你地。」同學那鼓正義之氣和赤子之心,每次想起都止不住淚水。革命時代,團結一致,由下而上,才有機會鬆動暴政和極權。校長也道出自己的委屈和憤怒,後來學生向校長道歉,而他也是新手校長,不懂處理。現在承諾譴責警暴、成立緊急小組、警察若強行入中大將與律師團24小時on call、陪學生上庭等,總算爲整晚對話帶來一個交代。

手無寸鐵的同學真的累了,而香港真的生病了,打從心底希望自今晚對話會後,由中大校長首先帶頭譴責警暴,聯同其他大學,一校之長站在正義的一方,爲被捕、被打、被性侵、被恐嚇的學生出頭。學生理應是受保護的群體,但願校長們願意像學生一樣,不畏強權,站出來向極權說不,勇敢地守護愛香港的學生。

作者自我簡介:靜靜地創作的人。

標題及小題為編輯所擬,原題為「這樣的一場對話會 一 寫於2019年10月10日宿舍凌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