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與港學聯羅秘書長冠聰書

2015/4/9 — 14:07

【文:王統一】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羅秘書長冠聰,在下想與你公開言語一二。先提一人,與港島關系密切,不知你是否知曉,話題先從其說起。

在香江之畔曾經有那麼一位刻苦求學、奮鬥不止,胸中飽含大愛的青年學子,他的一生與這座城有著不解之緣。這片熱土讓他開闊了眼界、學到了新知、升華了志向,更可貴的是「革命思想係從香港得來」,他把這裏作為拼搏的基地之一,為肇建自由、平等、博愛之新中華不懈努力進前,終為古老的神州迎來亞洲第一縷民主共和的曙光。說到這裏,想必稍微知悉曆史的港人對這位先賢都不會感到陌生。他便是港大出類拔萃的校友,曆史巨人、民國國父孫中山先生。

廣告

多少年來,中山精神不知鼓舞了華夏多少有志之士為國族振興前赴後繼,單單一座獅子山下受激勵的人就不在少數:謝纘泰、黃詠襄、李紀堂……毀家紓難,一心一德投身革命,誠為香江港島之流芳前輩,後世學習之楷模典範!

羅秘書長,在下讀到過你在《香港專上學生聯會第五十八屆周年大會秘書處選舉職員候選人聯合政綱》(以下簡稱《政綱》)中的文字——「與香港共存、憂戚與共」、「勇往直前、忠於自己的精神」、「為這個城市,做些事情」等等,滿篇話語說的看上去都充滿了些許激揚之氣。你在《政綱》中口出如此滔滔豪言,看來似乎應是很想學習孫先生及港城志士們一般有所作為、做大事,躍躍欲試要成一位對家園充滿大愛的青年學子。

廣告

不過,你履新之後的種種言行,卻讓在下越來越不解,頗感撲朔迷離。你講「我覺得港獨是命運自主的一個方向」,「港獨絕非禁忌」,而且表示不否定與提倡港獨者有合作空間。還進一步以學聯平臺開放進步為由,說「任何思想都有可能落地生根」。

要是從你當下的這些表現看來,在下認為似乎與你可能會向往的個人未來目標還有不小的差距,也可以說是遙不可及甚至是背道而馳的,非但無法「為這個城市,做些事情」,還會為港城招致紛繁複雜的羈絆,因此「有大愛之青年學子」這一稱呼也許現在還不太適合你。

真正有大愛的人,如同中山先生,應是一個為所關愛的種種人、事、物等全方面著想的人。他的國民革命想到了民族振興、民權解放、民生幸福,沒有孤立地片面強調其中任何一方面而忽視其他,是兼顧三方的。

你在《政綱》中直言「爭取民主」,這是你為自身所設的要務,但在此同時,你是否有民族層面的深入考量?目前看不出。當然也不能說一點點也沒有涉及,《政綱》裏有一句「縈繞在香港上空的霧霾,也許比穹頂之下的中國,相差無幾」,你在受訪時也表示「重視中港關係」。不過,這些語句相反讓在下更加疑惑與擔憂。有意或無意把「香港」與「中國」並列,顯然已經在某種程度上把港島作為一個九州之外的實體來看。加之屢屢涉及「港獨」之相關言語,實在讓在下錯愕不止。

羅秘書長,無論你欲進行何種方式的作為,都要守住民族層面上的鮮明底線才是,采取模糊、漠視的態度都是不明智、不正確的。意圖用損失國族利益、分裂疆土來求得港學聯「爭取民主」鬥爭之成果的想法要不得。好比飲鴆止渴,為了獲得對港學聯的更多支持而擱置民族層面的底線,選擇與港獨派合流,博取他們的好感,也許一時能壯大港學聯的聲勢,但從長遠來看,則是有損於港島利益的,也是傷害炎黃子孫感情的。你現在對包括港獨在內的所有方案皆采取模棱兩可的態度,你是想從中得到最大公約數,盡可能地聚攏各派靠近港學聯。但這樣換來的只能是混沌。民族層面是一個容不下含糊的層面,現在不堅定立場,為了「解渴」不擇飲,等毒發再排毒可就難了。分離獨立建國思潮所起到的長遠影響是極為負面的,只會帶來更大的阻力而不是動力。披著爭取民權外衣行分裂民族之實的政治勢力古今中外不在少數,他們的重點不在於自由而在於分裂。對於錯誤的包容就是姑息。若放任分離獨立建國思潮在港學聯自流,真生了根的話,說不定哪一日獨派渾水摸魚,越俎代庖,自行其是,港學聯到時也許就得被稱作港獨聯了吧。港學聯一向不是要做的是一個維護學生乃至於民眾利益的組織嗎?而不是要變成一個頭頂施行分裂國疆行徑的千古罵名之團體吧。

政治理念上的不認同不能作為民族身份上的不認同以及分裂國土的借口。遷臺的蔣中正同樣不認同北京的毛潤之,在政治理念上與 之勢不兩立,但蔣在民族層面的立場是堅定的,沒做「我是臺灣人,不是中國人」的分離獨立建國之舉。孫中山先生講:「中國是一個統一的國家,這一點已牢牢地印在我國的歷史意識中,正是這種意識使我們能夠作為一個國家而被保存下」,「提倡中國分裂的人一定是野心家」。求自由解放不能以犧牲國格尊嚴為代價!孫先生作為世界傑出的自由先驅、民權鬥士,都十分看重國族一統。把要實現香港分離獨立建國的港獨作為方向之一的羅秘書長不該好好地對比思索一下嗎?

有人會說辛亥革命期間各地紛紛自立,那不是分裂嗎?請注意,各地自立是脫離專制清廷政權,而非分離於中華國土之外,他們告別滿清同時隨之打出的是中華民國的旗號,各省沒有去高舉「我不是中國人」而分離獨立成中華之外的異邦,這和分裂行徑是有著本質區別的。別有用心之分離獨立建國者把黨派、政權等同於國族,再把對黨派、政權的不認同移花接木為對國族的不認同,從而達到自己分裂國土的真實目的。五千年中華延續至今,每一寸土地都浸潤著前輩先賢的血汗,任何分裂之舉都是不可被曆史饒恕的。港人屬於華人,香港屬於神州。羅秘書長可千萬要保持一個清醒的頭腦,實際行動上別犯糊塗,莫可為了迫不及待地實現自己「爭取民主」的志向而輕率地在某時某刻孤注一擲地做出什麼分離獨立建國之舉。那樣不是一個真正對香港有大愛的青年學子應有之所為。

羅秘書長,在下覺得你還是早日放下不適當的模糊策略,遠離不正確的分離獨立建國思潮為好,在民族層面上的立場要鮮明,「交友」要慎重,道不同不相為謀!不光是為了你,也是為了你所代表的港學聯以及你想為之做事的港島和港人著想。若真大愛香港鄉土與鄉親,那麼就與港獨果斷切割吧!香港分離獨立建國是一個無法實現的不可能方向。分離獨立建國思潮是一個沉重的累贅,何必緊緊捆綁在身,及早甩掉為好。這是在下個人對你的一點兒建議。

以孫先生二語作結:「惟願諸君將振興中華之責任,置之於自身之肩上」「各位無論研究何種科學,學成之後,首先要以濟世為目的,為國家為民效力」。謹記中華在心間!

 

作者簡介:澳門城市大學商學院工商管理博士研究生、澳門城市大學工商管理碩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