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與讀者分享兩點想法

2017/4/29 — 12:42

資料圖片:曾俊華 facebook

資料圖片:曾俊華 facebook

雖然特首選舉業己完結多時,卻還有兩個問題在筆者腦海中揮之不去,願與讀者商討。

一。「原則」為甚麼與「策略」對立起來?

在選戰中,民主派取得三百多選委資格,但就投票取向問題竟分裂成對立的「原則派」和「策略派」。筆者很不理解,覺問題嚴重,要問一個為甚麼。

廣告

十年前我己寫過文章《原則與策略》(拙著p。197,199),就民主派梁家傑應否參選特首,會否讓小圈子選舉得到合理性一事作出討論。想不到,十年後這個問題仍然存在未有共識,還相互唾罵破壞團結,是否反映香港人的理論水平原地踏步?

文章指:「現在一批民主派人士,在不合理的特首選舉制度下,設計出一個因勢利導,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突圍方案,提出一個卑微的,低層次的而又能讓大多數人所接受的口號:『要一個有競爭的特首選舉』,是對現實政治利害權衡的策略性考慮,以承認參與這個選舉遊戲來突破中共的封鎖。我們實在應該尊重和肯定這一非常巧妙的策略。」……「除了堅守原則亦能拿出可行的策略去推行民主進程的,才是值得尊敬的民主領袖。」

廣告

筆者粗淺地認為,原則與策略都是為目的服務。由於有目的,因而衍生原則和策略,兩者都是為達成目的的兩翼,缺一不可,絕對不會也不應對立起來。如果原則拒絶策略,則從何達成目的?而如果策略違反原則,即也失去目的。公平地說,這次選舉,原則派蔑視拒絶了策略,而策略派並沒有失去原則。總的而言,原則與策略是追求真普選這個目的不可或缺的兩手。

二。為甚麼「曾俊華現象」會變成「曾俊華成就」?

這其實是一個好朋友的說法,我完全同意。由「現象」轉變為「成就」是一種認識的提升。當然,這並不是曾俊華一個人的成就,而是他和他的團隊、家人、民主派選委以及廣大市民共同創造的成就。

程翔先生在文章《香港政治一國化成定局》中,分析是次特首選舉與大陸所見「有中國特色選舉」的異同。發現兩地的「候選人產生辦法」,「黨委操控方式」和「對當選者是否任命」三個方面均己本質相同,惟獨「候選人數目」和「競選過程」則有很大不同之處。香港在基本法保障下的「選舉過程」,有參選宣言、有政綱、有論壇、有網上及落區宣傳等慣例程序,當然與大陸有極大之區別,是反對小圈子假選舉的重要策略,是經過去四屆特首選舉爭取積累下來的成果,也就是中共不能阻擋,不能控制的唯一的部份。

這一次,曾俊華和市民一起,就是更有意識,更銳意地利用這個缺口,展開一場聲勢浩大,市民變相參與表達訴求的創造性選舉工程。其成就有三:其一,市民策略性地推舉了一位在一國兩制現實政治下的特首模特兒(model)曾俊華,表達了「我們要這樣的特首」的心聲。這個特首要有修養,有高尚情操,堅守普世價值。善於傾聽,能團結各方政治人物。懂得訂定一個策略性的政綱,與中共保持對話的空間。評論界稱之為「中間路線」或「溫和路線」,筆者認為這容易引起誤導,建議改稱「策略路線」。其二,曾俊華的形像和路線能動員廣大中間市民支持的原因,己有許多評論,這裏不贅。

其三,曾俊華強勢參選,得到各方人士的大力支持,令中聯辦無論抛出梁振英,葉劉淑儀,林鄭月娥或曾鈺成來對決,也不會勝選,被迫採取卑劣手法為林鄭拉票,在全港市民面前暴露其公然破壞一國兩制的醜惡面目。由於曾俊華的參選徹底地揭露中共的不可信,使更多市民丟掉幻想,參與到民主行列之中。這是最大的成就。

筆者曾在一篇文章《獨一無二的香港特首》中指:「中央與香港選民這兩個老闆在價值觀上南轅北轍,香港特首處在水火不容的民主與專制的夾縫間的確不容易。環視全球,你能看到一位這樣難當的特首嗎?爭取特首站在自由民主的一邊而不是專制的一邊,監督他,教育他,也是港人在特殊政情下的歷史使命。」而這就是策略。

2017年4月26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