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舊教育與新教育

2016/7/24 — 8:27

梁錦松 ( 圖片來源:高思研究 )

梁錦松 ( 圖片來源:高思研究 )

昨日(7月22日)我在書展的教育小講座的內容總結。舊教育與新教育。舊教育是假定人類有本來的感官認識和技藝鍛煉的能力,也假定家庭雜務和親友鄰舍交往可以訓練小孩的處事能力,故此學校只是輔助性質,給予基本的學術知識和品德培養。舊派的教育,學生是不三不四的,教師也是不三不四的,家長也是不三不四的,但三方面都是互相信任的。

學生學不好,就去讀工業或學師,學得好的學生,也不一定從課堂那位古怪老師那裡學,而是自己背書和考會考。舊派教育是從小學三年級開始教的,因為假定不需要讀幼稚園的,讀幼稚園也是玩的。(我九十年代去了德國遊學,見到當地仍是用香港在七十年代的教育模式。現在也是。)

新派的教育,是假定人類的天生能力不行,家庭、鄰舍是偏差的,要及早在學校進行正規的教育,而且那種教育是最先進的,最配合科技、全球化同步上網操作、跨文化跨議題溝通,是訓練i banker和跨國企業高級經理那種教育。

廣告

「銀行家主理的香港新教育,是要將最好的知識,教給香港的平民子弟,使他們可以掌握最新趨勢,成為香港大地的主人?」香港在九十年代,就是從舊派教育改到新派教育,教育署的課程發展處的二十幾歲尾的教育學博士,用無數的研討會來說服五六十歲的校長、教師和校董,要他們接受教育改革。

然而,在九七之後掌握香港教育改革的跨國大財閥(美國大通銀行的banker梁錦松是其代理人),是否要教這些global management 給香港的平民子弟呢?當然不是。這些是留給banker的子弟自己的,而他們的子弟會送去英美學習。香港這些全球化高科技電腦跨學科開放世界公民的超級教育,是用來培養一大批失敗喪氣認命苦幹的辦公室低級中產和連鎖店服務業僱員,壯大香港的財閥集團的labour pool(勞動力供應),令中產的薪金長期處於低水平而用的。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