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舞台須落幕,棋局必終結,香港逆權運動到底點樣「收科」?!

2019/8/20 — 18:22

818遊行

818遊行

現實生活上,一齣舞台戲總會曲終人散,一盤棋局無論輸贏言和最終必須結束,那麼,持續逾兩個多月的香港人抗爭運動理應有必要「收科」!事實上,從戰略角度看,人倦馬累而師老無功,強如金屬也有疲勞的一日,抗爭者的意志備受過度考驗也容易脆弱崩解,不利長遠抗爭。或曰人生如戲,世事如棋,雖然遲早必須圓場了斷,可是,政局時情複雜凶險,豈會那麼容易「收科」?

日來筆者在社交群組或者與朋友閒談時,大家不期然提及當前特區政府和抗爭者對恃局面畢竟已曠日持久,到底該如何走下去,如何結局,以至如何有機會重新開始,都是絕大多數香港人所關心的。筆者不是論政人士,而且並無內幕消息,也不懂看透水晶球預知未來,只是老朽書生一名,那麼,撰文或許拾人牙慧,論斷內容且姑妄言之聽之可也。

首先,香港人必須承認一個殘酷事實,以此確立前提:無論修例一事的始作俑者是誰,事到如今,真正的操盤人是內地政權。而且,無論喜歡或者認同與否,香港人必須明白香港的政治命運最終都是內地政權的共產黨人掌握之中,是頗長遠預期內也不能擺脫的政治現實。香港人當然可以選擇順服屈從苟活,也可以選擇力圖反抗延續現存局面,甚至選擇不作瓦全的灰飛煙滅,不過無論如何,主動權終歸落在專制政權手上。明乎此,林鄭的特區政府只是傀儡,早前已聽命受制於西環中聯辦,發展至今的關鍵階段拆局和「收科」人,當然是內地政權的最高領導習近平。如果習近平獨攬黨政軍大權於一身是確定事實,那麼,「收科」一事只是取決於獨夫的一念之差 ; 如果習近平並非想像中的地位完全穩固,那麼,「收科」問題仍是黨內權爭的牽制和角力。

廣告

其次,中國共產黨是死要面子和絕不會認錯的「偉大、光榮、正確」政黨,因此,就算有意「收科」,也必須在有體面的原則下才會布置下台階。而且,中共近年亮相世界舞台上的一舉一動都備受矚目,厚顏無恥的關門放肆打仔也要顧及國際形象,強辭口硬和化解外圍壓力是必須兼顧的政治平衡術和化妝技巧。此外香港的抗爭運動至今經已或多或少的被牽進中美貿易的糾紛旋渦中,以及引起國際社會的關注和介入。所以不管是基於外交手段的陰柔還是鎮壓策略的暴戾,中央政府的計算和考量十分繁複,總不會輕率貿然行事。筆者至今還是不相信內地政權會動真格的出動解放軍,簡單道理就是因為從大局看,香港的獨特地位,以及在金融和貨幣方面的剩餘價值,仍然有利於黨國一專的中央和黨官商賈勾結集團,並不能輕易在短期內被替代,儘管這樣的「優勢」正在不斷下滑。

再者,從「收科」策略看,無論香港人怎樣自行解說和定義這一場抗爭運動,「反送中、抗惡法」也好、「制警暴、止黑亂」也好、「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也好,共產黨必然扣上諸如此類的反動大帽子:「港獨份子」、「反中亂港」,以至「顏色革命」等等,目的就是在後著拆局時合理化的採取強硬鎮壓手段。而且,對於共產黨人而言,最終的演釋只有一條:暴民挑戰中央威權,不知好歹和不識抬舉,必須在任何苗頭繼續滋長前拔掉,斬草除根!這是共產黨賴以崛起、求存和繼續執政掌權的金科玉律。明乎此,香港人應該聰明乖巧一點的避重就輕,在不放棄原則下迴避正面衝擊。如今中共高舉所謂「止暴制亂」旗幟下的「文攻武嚇」是新一輪的震懾浪潮,無論是港商賢達的整頁報章廣告,還是深圳武警的耀武揚威演練宣傳,以至藍絲散兵游勇的挑機和撐警大型集會,都是典型的中宣部慣用伎倆,不過,筆者以為對香港抗爭者不會奏效!

廣告

坦白說,筆者無法推算出中央政府策劃甚麼具體的「收科」方法,不過有必要指出共產黨極左路線的可怕。共產黨黨內「寧左勿右」的傾向往往影響大局而誤事貽害,黨史中不乏極左派興波作浪的惡行事例,這是共產黨坑民禍國的「死穴」,卻又是共產黨人必然擁抱的「政治正確」態度。所以,不管怎樣「收科」,極左路線的干預危機一直存在,誤判的可能性極高,而且就「收科」的結局來說,筆者始終是悲觀論者,因為從共產黨的本質看,中央政府必然用盡一切施壓的卑鄙惡毒手段,絕不會手軟和真正妥協,就算沒有血染斑斑的殘酷,也必定經過強力消毒的淘洗,「收科」後的香港未來「一國兩制」的修訂版必然是加辣版,香港人必須有最壞的心理準備和長遠打算!

筆者以為,無論「收科」的變化如何嚴峻險惡,香港人,在抗爭路上還是必須堅持到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