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良知視野

2016/5/27 — 11:28

資料圖片:中文大學

資料圖片:中文大學

中大學生會會長周竪峰近日就六四紀念說了很多說話,但當中有幾句話特別值得探討。為了解釋為何香港人沒有責任去擔起各種與六四有關的訴求時,他說:「正如無人反對世界和平,但是否代表每一個人有責任到非洲接濟難民?」他亦就此問,究竟大家又是否有責任調停以巴衝突。

就憑這些說話,周同學就展露了他的極度無知。

接濟難民、以巴衝突這兩個議題,就正正是歐美加澳紐等大學的學生會(甚至整體學生)十分關注的議題。個人來說,我在澳洲讀書時參與的示威亦不是什麼本土議題,而是與大學同學們去抗議印尼在東帝汶的暴政。學生們知道,以他們一己之力,是沒有可能改變現狀的。但他們亦知道,對於受難與受迫害的人,任何一小點的支持或諒解都可以是對這些人有重要的精神支持作用。就算學生們的關注訊息不能達到受難或受迫害的人士,這種關注仍能提醒學生們世界有多大,及讀書人怎樣應該運用自己有幸學回來的知識去擴闊視野、而不只是各家自掃門前雪。他們深知,他們的責任未必能昇華至解決問題的責任,但至少仍能擔起一股彰顯道德良知的責任。

廣告

當然,有人或許會說,我剛才提起的大學生是活在民主自由社會,當然有空閒時間去管世界事。就此,我希望大家看看2013年的香港碼頭工潮。當時,香港的碼頭工友得到歐美澳的碼頭工人與工會發聲明支持。這些海外碼頭工人絕大多都是頂多中學畢業、或者連中學都讀不完,而他們的工會亦自從上世紀八十年代的西方右翼經濟改革後在其本土影響力大不如前(澳洲的碼頭工會更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底被政府與碼頭營運商打壓到幾乎滅會)。這群人並不是能得閒、自由地去聲援世界各地區工友的人,因為他們現在都受碼頭營運商的很大壓力。再者,他們的聲援對於解決香港碼頭工潮亦沒有什麼大作用。但他們深知,他們的聲援對於在香港受極大壓力的罷工碼頭工友有很大的精神上支持作用,使他們感受到原來這個世界還有人關心他們的苦況,而各地碼頭工友的團結亦給香港工友一股道德力量去「撐到底」,繼續爭取應有的待遇。這種精神亦感染了不少當時罷工的碼頭工友,他們不少都從此以後活躍於社會運動,就社會的各種不義發聲。

從以上例子可見,對於一些我們未必能以一己之力改變的不義,我們仍有道德、良知責任去發聲、關注,以生命影響生命。海外的大學生甚至是勞動階層人士都領悟到這一點。就此,容許我不客氣地說這句話:

廣告

周同學,枉你及你的盟友讀那麼多書,你們的良知視野不但比不上外國的大學生,就連一群讀書不多、字都未必識多隻的碼頭大哥都不如,實屬可悲、可笑又可恥。
 

* 註:以上只代表筆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

作者 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