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芻狗難敵活喪屍

2017/7/29 — 18:45

《今晚打喪屍》電影劇照

《今晚打喪屍》電影劇照

講一個故事。

九七前,香港文壇冒出一個由大陸逃難香港的文人,名叫葉知秋,在「快報」寫政論文章,立場旗幟鮮明地反共,文釆斐然,水平遠在香港本土同輩之上。

原因很簡單,他屬於文革的一代,受過毛澤東思想的感召和迷惑,活在鬥爭無日無之的歲月,出生入死,最熟知共產黨蠱惑人心的地方,所以文章擲地有聲,每能擊中要害,一針見血。

廣告

有一天,新聞報道他在一幢唐樓梯間被人用鐵鎚扑破腦袋至死,血漿滿地,消息傳來,全城震動,在中英談判敏感時期,莫不以為是中共老羞成怒,狠下毒手。警方很快破案,原來致命的原因,是他老兄放蕩不羈,睡了同是天涯淪落香港的同路人之老婆,被人仇殺。

畢竟是名重一時的文化人,道德雖有缺陷,但小疵不掩大瑜,我在「明報」看到一篇悼念的文章,述說他在文革期間坐牢的遭遇。原來他坐的是水牢,下半身長期浸在水裏,只能臥在一塊斜倚在牆上的木板上,獄卒送來的白飯,飯面有一層屎水 ,要生存,難道可以不吃嗎?葉知秋真箇是一條好漢,二話不說,把飯面上的屎水剔去,然後吃飯。易地而處,這樣子屈辱自己,活得連一條狗也不如的人,死去活來,試問人生還有什麼可怕?他不理世俗,無視道德,任意妄為,從另一個角度看,其實是毛澤東思想病毒未清,不知不覺間,自己也變成了一個小毛澤東人魔,猶如活喪屍。人是社會歷史的產物,如果不高度自覺和自我批判,很難擺脫時代的烙印,所以出身中共系統的人,即使反共,也能醫不自醫,始終不能盡信,因為病毒早已入骨入髓,污點終生伴隨。

廣告

「香港人」(尤其是戰後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之所以不是「中國人」,因為我們沒有共同的社會歷史經驗,永遠也不可能成為「同種同類」(The same kind of species being ),命中注定「及身而絕」,若要成為歷史文化遺產,恐怕只能乘桴浮於海,靈根自植,花果飄零於海外。

文革的一代,正是中共現時執政的第五代領導人,個個都是活喪屍,心狠手辣,冷血無情。在心態上,完全不懂國情的香港人(所謂勇武本土派不少都是新移民第二代,嚴格而言,文化族裔上不能算是香港人,更難免基因上帶有毛澤東病毒,政治上絕不可靠),輸人又輸陣,根本冇得鬥,只能避之則吉,早走早著。

天地不仁,港人淪為芻狗,唯有好自為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