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若然港獨難行 最少民主自決

2016/11/6 — 11:20

林榮基周三參與民陣的反釋法遊行(資料圖片)

林榮基周三參與民陣的反釋法遊行(資料圖片)

(編按:本文為作者在美國人權筆會訪談的講稿)

我是 < 銅鑼灣書店 > 事件的受害人,非常樂意將我被關押在大陸八個月的經過講述出來。事實上在這次事件發生前,中國政府早已干預了香港事務。關於政改方面,前幾年政制改動上有831事件,接着是人大白皮書。隨後雨傘運動,再試圖收緊香港人的言論自由。如果說2002年的惡法23條及2011年的網絡23條,中國政府在推行時遇到阻力,始終無法實現,可以說後來在收緊香港人某些言論自由方面,他確實做到了。

最明顯的是香港出版商姚文田先生,由於出過幾本評論大陸領導人的書,最後被誘騙到中國栽贓嫁禍,告以走私化學品罪名,判刑11年 ; 後是 < 新維 >雜誌社老闆、編輯及員工,在深圳被拘捕,判二到五年監禁 ; 接着是 < 銅鑼灣書店 > 事件。事件接二連三,無疑說明中國政府正日漸收緊對香港的管治。也就是說,不但在政治上,也在言論自由上進一步限制了香港人。

廣告

香港近日發生的事,即梁頌恆和游蕙貞議員的宣誓事件,香港特首不止一次入稟司法覆核,急不及待地提請人大釋法,不但證明了香港政府,已經淪為中國的傀儡,也說明中國大陸想儘早操縱香港,公然破壞一國兩制、破壞香港的司法制度。

可以說,香港人面對目前的時局,越來越嚴峻。為甚麼這幾年時局會越來越惡劣呢 ? 追究起來,是由於所謂有管轄權的中國政府,是個專政集權,是個純粹的人治社會構成的制度 ; 每當執政者換了人,對香港政策的管治,也就不可避免起了變化。四年前中國換了領導人,也就是現在的習近平,我們從他的出身、背景、以及後來的言論,不難看出是個保守、頑固、閉塞的共產黨員。而上升為領導者後,正在用專制、傳統的管治方式統治中國。最典型的是他提出的七不講,否定普世價值、無視人權、法治社會等。為甚麼剛執政的時候他就首先否定呢?事實上他一開始就知道,他們的黨------即是共產黨,在普世價值下是不合法的,為了維持管治、維持執政,他亦惟有提出來,延續共產黨的管治。

廣告

剛結束的六中全會,提出了以習近平為首的 ' 核心 ' 論,不明白的人可能會覺得奇怪,現在大陸太平盛世,圍繞習近平的黨中央出了甚麼問題 ? 由於是人治制度,擁有權力的人無法制衡,權爭是在所不免,也可以說是正常。譬如周永康、令計劃、薄熙來等被拉下馬的權貴,最後被判刑,不過是浮出水面的權爭結果,而那些未公開的,更是數不勝數。從這方面來看,中國政局一向並不穩定。這是制度上而言。或者說,是從共產黨內部人事爭斗來看。至於說到經濟,也可以從近年的經濟下滑,引致中國不穩定的因素增加了。譬如前兩年的股市崩盤。稍為對股市投資有點認識的都知道,股票原先是作為集資工具,作為集資生產投資,到後來變成炒賣賺錢的一種方法。本來這些都不是問題,如果是自由買賣。但問題是中國政府,嚴重地干擾了市場運作,變相操縱了股市,最後導致無數股民虧本,甚至傾家蕩產,得益的盡歸官家。趁機中飽私囊的大有人在。

上述是從兩方面來說,一個是人治制度,另一個是經濟上。從經濟上還可以舉出產能過剩、出口負增長、人民幣不得不貶值試圖改善出口,以至目前瘋狂炒樓等例子,證明大陸低迷的經濟狀況。以上兩點,其實已經解釋了六中全會提出所謂的習 ' 核心 ' 加強管治的口號原因。

過去提出圍繞領導 ' 核心 ' 有三次。大家都知道是毛澤東、鄧小平和江澤民,他們都是在不同的政治環境下提出。毛和江不必說了,因為跟現在的習近平 ' 核心 ' 沒多大關係。也就是說,跟鄧小平的 ' 核心 ' 有關。我並非在賣關子,因為要講清楚兩者的關係,首先明白所謂 ' 核心 ' 是甚麼一回事。

大約四十年前,當鄧小平提出開放改革後的十年,即八十年代,中國整體經濟曾經停濟不前,仍然摸着石頭過河,當時許多有識之士,即是知識份子,提出過權威管治,而權威管治,正好是專制社會過渡到法治社會的其中一種形式。根據美國學者亨廷頓的權威主義理論 : 在經濟發展水平較低的國家,( 在某些情況下 ) 權威主義是促進經濟發展的最有效的政治制度。從而鼓吹中國實行權威主義,於是圍繞鄧小平 ' 核心 ' 領導出現。說白了,現在所謂的習 ' 核心 ' ,實際上是倒退到當年,由於經濟衰退、政治不穩定,才有 ' 核心 ' 論提出。反過來說,習 ' 核心 ' 的提出,正好反映了目前中國大陸面對政治和經濟的兩難困局。

這同時亦說明了,近年香港時局的動盪,實源於大陸政治和經濟不穩定所致。近來有人提出 '民主自決 ' 和 ' 香港獨立 ' ( 其他如 ' 城邦論 ' 、 ' 聯邦制 ' 等這裏就不說了 ) ,而這些主張,當然是歸究於中國政府嚴重干預香港事務的後果。但可行嗎 ? 看來不易,如果我們的政府的權力來源,歸根究柢是由中國政府施捨的話。

但話雖如此,香港人在抗拒強權侵犯的逆境中,也不應放棄。打個譬喻,倘若 '香港獨立 ' 要走100步,也許幾代人也走不到,不妨朝較近的50步行,也即是 ' 民主自決 ' 。儘管同樣地艱辛、同樣地異常困難。

最後,我再次感謝美國人權筆會對香港人的關注。香港人日後的人權狀況如得到改善,或多或少,無疑有賴你們的支持。

香港人 林榮基 2016年 11月5日

(原文無題,文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