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19/9/7 - 13:49

若要拉攏外國勢力,和理非才是正路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外國勢力想影響香港嗎?更貼切的講法應是,香港抗爭者想影響外國勢力;外國勢力也許會乘機把香港當作一隻好用的棋子,同樣地,香港抗爭者也把外國勢力當作棋盤上的一只棋。大家不用扮天真。

本文開宗明義要講一件事,若抗爭者想有外國勢力的助力,和理非是正路,放火燒嘢毀壞港鐵設施會有反效果,特別是這兩天,美國國會將商議〈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之時。

理由如下,大部分是近月來本人和外國朋友交流中的觀察:

廣告

不要以為外國人對放火或毀壞公物等抗議行為較接受,最近與外國朋友的對話,與後續交流中都很容易發現,他們受感動,是香港人把連儂牆發揚光大、百萬人遊行和平的隊伍與動人的手機燈光、貫穿城市的人鏈等等,每次與他們分享此類資訊,他們都反應甚大,想為香港做些事;一見到暴力的一面,普遍會皺起眉頭,默不作聲,沒有反應。一些外國朋友來到香港,他們家人都擔心親屬安危,其實人同此心,無論什麼膚色國籍,很多人見到暴力場面都怕怕,覺得暴力「不完美、可接受」的地球人,只佔少數。

外國媒體及政客的描繪下,香港乃強權之下的敢於站起來的弱者;縱使暴力抗爭者只佔和平抗議者的絕少數,但他們的行為往往吸引鏡頭,搶佔焦點,也令香港故事失焦。

至於旅居香港的外國人,並不見得很支持這場運動。得罪講句,他們大部分都會說支持自由民主,但他們都是經濟動物,來到香港,多是憧憬大陸生意機遇與發展機會,香港攬炒,影響他們的生涯與錢途規劃。我有一位住在香港的外國朋友,是熱血一族,很關心這場運動,但他告訴我,身邊外籍朋友幾乎全都很冷漠,甚至不支持。他說不明白為何如此,我說很理解,理由很簡單,他們都是過客。

前陣子,澳洲一份報章的編輯,寫了一篇文章給香港示威者,流傳甚廣。當中觀點值得參考,他叫香港人不要旨望最壞的情況來臨時,外國人會出手幫忙。一個簡單例子:新疆的維吾爾族集中營,上百萬人被威逼接受再教育,夠過分了吧,但外國政府幾近鴉雀無聲,就連世界各地的穆斯林兄弟們都視若無睹,金錢利益大過天,這是政治現實。

故此,寄望外國勢力的助力,並不實際,大部分外國勢力只着眼於自身的實利;香港人爭取,最終要靠香港人自己,無論時勢多艱難,民心要凝聚不散。少部分激進抗爭者的毀壞放火行為,極有可能傳遞了一些你未必想外國勢力聚焦的影像;特別是星期天為了游說美國國會的大集會,更要避免激烈衝突;縱使日後〈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通過,美國行政當局若要考慮落實某些條款,激烈的抗爭影像隨時會拖後腿,正是特區權貴所樂見。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