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苦撐待變

2019/8/28 — 13:22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無言】

想和抗爭者對話,就要釋出最大的善意,但林鄭有嗎?「有心人」清一色擁護建制,八二五開真槍兼出水炮車,然後日日開記者會抹黑抗爭者為暴徒,對魔警的無恥惡行則隻字不提。善意何在?被問及會否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這已是最低消費,是抗爭者和「有心人」暫時比較清楚的共識,林鄭如何回應?一口拒絕,怕重挫警隊士氣,無助平息暴力示威。有消息指政府擬打「消耗戰」,「拉得幾多得幾多」,「拉到暴徒無人為止」,觀乎過去多次遊行尾聲魔警即實行大圍剿,這可能才是事實真相,對話不過是擺個姿態。

「拉得幾多得幾多」,「拉到暴徒無人為止」,實屬非常嚴重的警號!所謂暴徒是否真的暴徒,大家從片段、從相片可以看得一清二楚。他們只是一群捍衛香港自由、對抗極權的鬥士而已。況且,前線後面有好多是和理非遊行參與者,彼視其為暴徒,要一網打盡,這等於要將香港的異見聲音、對政府有不滿的市民盡數清除,完全違反自由社會容許多元意見表達的原則,使香港倒退為一「封閉社會」。

廣告

《星島日報》一篇專欄文章引述消息指,「港府經過研判,認為透過現行法例第二四一章《緊急情況規例條例》進行緊急立法是可行方法」、「如果沒有其他可行方案,推出《緊急法》就成為政府期望先治標的特效藥」。記者問林鄭意見,她竟說:「所有香港的法律,如果能夠提供一個法治的手段來止暴制亂,特區政府也有責任審視。」什麼意思?算不算默許?

「對刊物、文字、地圖、圖則、照片、通訊及通訊方法的檢查、管制及壓制」,即是禁連登禁 Telegram,禁面書 instagram 分享魔警濫用私刑的相片。「逮捕、羈留、驅逐及遞解離境」、「對財產及其使用作出的撥配、管制、沒收及處置」,即是隨時栽贓誣陷,羅織罪名,然後充公你財產,再趕你離開香港。林鄭心腸是何等惡毒!獻計者心腸是何等惡毒!這樣的香港,生存都難,遑論有生活!

廣告

面書專頁「可不可以」:「其實我哋而家唔做嘢,都係連鎖式慢性自殺緊。」說得很對,不反抗,到時魔性政權就會收拾我們,抗爭者哪有做錯?

因為上班的緣故,路經聯仁街、楊屋道一段,亦即八二五荃灣雨戰的戰場,當晚五十多位手足在該處被拘捕。他們被捕後遇到什麼對待?無從得知。可是,根據新屋嶺倖存者的憶述推測,撞擊頭部至重傷、嚴重虐打至骨折、疑似被魔警輪姦至天亮,恐怕少不免。他們被捕前一刻,留下塗鴉「一齊贏」、「時伐(疑是寫錯了字)革命,光復香港」、「被時代選中的我們」、「Liberty or Death」,這是何等的天真可愛!何等的稚氣!網上流傳一篇 15 歲前線抗爭者的自白,最希望做的事是:結識女朋友和喝酒。一條短片中,三位前線手足自扑頭盔測試硬度,外國人看後淚垂,因為如斯大好青年,卻要戴上重重裝備,跟世上最殘暴的極權作殊死戰。

執筆之際,窗外有人叫喊「時代革命」,鄰居們馬上開窗應和「光復香港」,接連數次不斷。或許,目前境況是艱難的,但人與人之間良知的交光互映亦因此越見璀璨耀眼。

「止暴制亂」本身是個偽命題。暴力要對他人身體構成嚴重傷害,才該被禁止。抗爭者就地取材,傷得魔警多少?反而魔警的山埃毒氣、橡膠子彈射盲人眼、濫用私刑甚至疑似發洩獸慾,對抗爭者身心造成極大傷害,波及各區無辜街坊,「止暴」該止魔警的暴力。至於「制亂」,「亂」未必不好呀,香港年青一代從未試過如此關心政治,年長一輩從未試過如此諒解及支持新生代,那些連儂牆、塗鴉,如果政府稍加留意,更是民意精華的反映,可用來改善施政,那麼有益的「亂」,何需制抑?

中文大學社會學系張德勝教授曾提出「秩序情結」一詞,中國人一看見「亂」就恐懼、害怕,汲汲於恢復秩序,他們偏偏不知「亂」方能成就文化多元、思想自由。春秋戰國、魏晉南北朝難道不「亂」嗎?

中共以無意義的「止暴制亂」吹大雞,一眾傀儡馬屁精立即依樣畫葫蘆,鸚鵡學舌,喪失最起碼的獨立思考能力。這群人若然全面控制香港,沒有反對勢力制衡,後果實在不堪設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