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英出版人:西方配合中共自我審查

2014/12/30 — 16:56

曾在中國經營雜誌業務的英國作家及出版人Mark Kitto,在《紐約時報》撰文〈向中國出版審查低頭的世界〉,批評西方國家為了經濟利益,一邊批評中國式審查,一邊配合,「就像幾個世紀前中國周邊的小國一樣,世界再次向中國進貢,希望獲得優待」。

Kitto指,現今不少外國政經領袖,均在一邊批評中方的政治審查,一邊默默接受,並為免損及利益進行自我審查。Kitto列舉出多個例子,包括南非拒發簽證予達賴喇嘛、倫敦書展只邀請中國新聞出版總署選定的出版社及作家等等。Kitto形容,「全世界都在爭先恐後地取悅於中國共產黨」;Kitto指出,西方對華實行雙重標準,「正中中共下懷…在這種規則中,虛偽就是最高原則,每個人都在一定程度上是有罪的,無論誰是負責人,只要他願意,就可追究任何人的責任。」西方國家對中共一再退讓,為的是獲准進入中國市場或引入中資;但Kitto暗示,這個做法未必明智。

共產黨有一種出類拔萃的能力,也是它最大的成就之一,那就是為一股看不見的巨大勢力製造出一種無形的駭人印象,就像是隔壁房間的一頭怪物。…這個機制的成功運轉依靠的是恐懼感。然而,共產黨本身就非常害怕民眾。因此,它會審查和處罰那些敢於站出來說話的人。現在,中共的怪物也將恐懼注入西方。

中共認為這種情況展示了其地位的提升,並把進貢視為理所當然,覺得進貢者軟弱可欺,雖然外國政府或公司很高興獲得了進入了中國市場的許可,或者拿到了中國的投資。他們忘記或忽略一個事實,即中國市場是為中國人服務的,利潤也是一樣。

廣告

應對中國審查當局富有經驗的Kitto亦指出,在中國國內,審查已經成為競爭對手互相攻擊的手段。

每次我陷入困境,都不是因為審查人員自己查看到什麼東西,發現了令他們不安的內容,而是因為我的商業對手幫他們找到了這些。審查是一種商業工具,是經營業務的一件武器。你用它來傷害別人。我們的個人分類廣告遭到了「性服務」投訴,導致雜誌失去了數千美元的收入。偷襲我們的競爭對手後來卻經營起了自己的分類廣告版塊,其中有好多頁的按摩服務廣告承諾「包您滿意」。

廣告

Kitto 1996年被派往中國工作,後於90年代末創辦That's 系列英文雜誌,在各主要城市出版That's Shanghai、That's Beijing、That's Guangzhou等,為居華外籍人士度身訂做各城消費指南,極受目標讀者歡迎;但在2004年,Kitto的雜誌被官員接管,被迫放棄其所擁有的That's Shanghai註冊商標,後遷至離上海約3小時車程的莫干山,經營咖啡店及民宿。

2012年,Kitto在英國雜誌發表文章You'll never be Chinese,透露在華經商的困難並批評中國政府;他指自己曾想在中國久居、創一番事業,但「我已自我的中國夢中醒過來」。文章刊出後,Kitto家人被省官員及警方查問。2013年,Kitto舉家遷回英國。

相關報道:
紐約時報
BBC中文網

發表意見